后宫春色 第31章最撩拨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惜这个知情识趣的家伙,不过十五六岁,却这么令女人致命,天生的色胚啊。

  王芳也不躲闪,似乎觉得自己的柔情已经泛滥够了,一双眼眸狠狠地瞪着嬉皮笑脸的少年,似乎在告诉他:开玩笑是有底线的,你姐姐我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随便,额,昨天那一幕……不过是我一时失控罢了。

  韦小宇果然讪讪地收了手,尴尬地抓抓脑袋。

  王芳于心不忍,冲口而出:“我要你和钟敏模仿案情,模拟还原当时的情况,你愿不愿意?”

  韦小宇望着一脸凌然的芳姐,脑子里还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是我?而且,看钟姐姐那么……可怜,我下不了手啊?”

  见他一脸为难,不似作假,王芳心头不禁一阵欣慰:这家伙色是色一点,却并不是一个没有良知的少年,也不枉自己心旌对他摇曳过了。

  她顿时收敛了凌厉,淡淡的笑意浮现眼眸,柔声说道:“也不是完全还原,只是……只是……哎呀,怎么就这么难说出口啊,你这个小混蛋是不是故意装啊你?”

  “我为什么要装啊,能帮助钟姐姐洗刷冤情,我恨不得化身佐罗呢。”

  听这家伙说话,也真是种奇妙的享受,他总有那么多奇思妙想来逗人开心,还说的那么正气凛然。

  “还不是……还不是因为你有……你有……”

  王芳几乎要抓狂了,干脆用手中的包包朝韦小宇的裤裆甩了一下,“这个东西啊?”

  她甚至有点怀疑了,这家伙是不是依仗自己有根硕大无旁的东西,故意有恃无恐地调戏自己了。若真是这样,这家伙可就难缠了,不知道他还会玩出什么令人难堪的事情来呢。

  “姐姐,你调戏我。”

  韦小宇捂着裤裆,可怜巴巴地说,但一双眼睛里放射出的色迷迷,哪里是被调戏的委屈啊。

  “你……不帮拉倒,又不是找不到人来帮。”

  王芳说完,就朝自己门口走去。

  “别呀姐姐,我愿意,我愿意还不成啊。”

  韦小宇伸手拉住了王芳的手臂,纤细如无骨,别提有多舒服了。

  “放手呢,小坏蛋,钟敏在里面等着呢。”

  王芳扭头来小声告诫他。

  “可我们要把事情安排好啊,我可下不了手逼钟姐姐暴力就范啊。”

  “额……”

  王芳真怀疑这家伙故意找茬了,“谁让你暴力啦小混蛋,你别故意气你姐姐好不好,不就是借用一下你那个丑东西吗,简直笨的像猪一样。”

  韦小宇似笑非笑地盯着女律师不说话。

  王芳立刻反应过来了,似乎当姐姐跟弟弟谈论口交这样的羞事真的太荒唐了。

  “别得意,我们可是谈的正经严肃的事情,别思想这么龌龊好不好?”

  王芳说这话时,自己都认为强人所难,他可还是个孩子呢。

  “姐姐,凭良心说,你叫弟弟我怎么能

  严肃起来,不胡思乱想啊?”

  韦着,拉着王芳的柔臂,将她充满诱惑的娇躯朝自己的怀中拉来。

  “别……别这样啊小混蛋……”

  王芳听见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媚无力,娇躯也跟着半推半就地坠进了少年的怀中,但一只手臂护着酥胸,可不能给他太多便宜呢。

  扑鼻的少妇体香,熟媚动人,弹软销魂的娇躯,成熟丰满,尤其是她半推半就的姿态,证明了她少妇的芳心之中,已经有了少年的一席之地,这给了韦小宇太多幸福的理由。

  “姐姐,”

  他将嘴巴凑到少妇娇嫩的耳垂边,喷着滚烫的热气,,“那个家伙的鸡鸡有十九厘米呢,你怎么知道弟弟的就一定会有那么粗大啊?”

  耳垂是多么敏感的区域,被他吹着的热气烫着,王芳不禁缩了缩脖子,感觉自己肌肤上都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

  王芳轻轻地倚在少年的怀中,还略略比他高一些,他的浓眉大眼尽落眼底,特别是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狡黠的精光,令她一阵阵心悸的情动:“你又要作弄姐姐不是,姐姐不生气,你不舒服啊……嗯……别……”

  韦小宇猛地将王芳丰润弹软的娇躯搂进了怀中,她躲之不及,本能地抽出了手臂,那对坚挺挺拔的酥胸便压在了他结实的胸口,加之一阵阵似若男人的体味丝丝缕缕地混进她的呼吸,久旷的少妇感到阵阵的迷醉,娇躯更加酥软无力了,半倚在了韦小宇的身上。

  “姐,你真香,我好迷恋啊。”

  韦小宇几乎是咬着美少妇的耳垂在说。

  如此动人的情话,钻进少妇的耳朵,令她恍若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情不自禁地,她也用一双柔臂,搂住了少年的身躯,用自己娇嫩滚烫的玉耳,去厮磨少年的鬓角,鼻息渐渐急促起来,嗓子里似乎还迸发出了一声销魂的低吟:“……嗯……”

  这一声若有若无的娇啼,有如天籁之音一般,又如处子小病的呻吟,刺激了两个人脆弱敏感的灵魂,都感觉到了对方身子的颤抖和震动,身理的原始反应,将暧昧的气氛渐渐推上了高峰。

  “姐,你呻吟的声音真好听……”

  韦小宇大胆地伸出舌头,在少妇的耳郭里搅了一下。

  “嗯……嗯……别……”

  女律师连连娇啼出声,似乎感觉自己被这个少年控制了心神的无措,丢了面子的羞愤之中,她奋力地要推开这个邪恶的少年,又担心久等的钟敏推门出来,真是又羞又气,又无可奈何。

  少年揶揄自己的那句话“姐,你真是我生命中的克星”这句话反过来送给他,才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吧?

  想到这里,少妇更加羞媚万端,想想自己一个高知识分子,知性端美,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出类拔萃,罕有匹敌,此刻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搂着怀中轻薄,自己还只是半推半就,让人知道了,她简直不要活了,被世俗的口水恐怕也淹死了。

  但自己越发的挣扎,胸前已经发胀膨胀的酥胸越是在他结实的胸口厮磨不已,水做的女人,和山一般的男人相遇,势必天雷勾地火,不但令少年人热血沸腾了,寂寞已久的她自己也是引发了久旷的欲念。

  被他一阵撩拨,丰美的少妇感觉自己的羞密之穴中,一丝丝羞耻的蜜液似乎顺着紧窄的羊肠小道,淌了出来,黏黏的液体,浸进了蕾丝之中,湿哒哒的好不羞人。

  “别这样,别呀,好弟弟,姐姐求你了……”

  王芳紧闭着自己的一双美眸,连连告饶,不敢与霸道的少年对视,生怕自己眼眸中掩饰不住的羞媚情欲被他看到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嗯……不要……”

  少妇的哀求几乎要变成呜咽的哭声了,因为少年突然挺动了一下腰,她平坦火热的小腹上立刻感应到了他胯间凶器的尖锐与坚挺,有如钢钎,似若投标,仅仅只这一下的侵犯,少妇就羞怯万端地感受到了自己之中,一股黏黏的洪流被“挤压”了出来,浸润了内裤的底襟,连紧紧并着的两条丰盈大腿根部,都感受到了那种湿腻的****……

  “姐姐,你偷偷地告诉我吧,弟弟的鸡鸡有没有那个禽兽强奸犯的大呀?”

  韦小宇密切地体会到了丰美少妇的情难自禁,心中的成就感剧烈上升的同时,不禁想要一层层地撕开端庄女律师威仪的外衣,展示出她丰富内涵的“胴体”挖掘出她万端无尽的羞媚与娇婉,甚至狂野与放荡——只对他一个人浪。

  “不知道……啊……”

  少妇不想被这个邪恶的少年魅惑了心神,就不想让他得到如愿的答案,但话刚出口,少年就报复性地挺了一下腰,那粗大的凶器立刻给了她严峻的警告,不管是胁迫也好,还是逗弄她也罢,少妇被自己中一股一股涌出的丰沛蜜汁羞的难以承受了。

  她几乎想放纵一次了,用自己久旷的疯狂来报复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郎,用自己寂寞多年的空虚来吞噬他耀武扬威的凶器,用自己久旱几乎干涸的枯井来汲干他傲慢无礼的张狂……让他见识狼虎之年的霸道,女律师的残忍。

  但她不能,此情此景之下不可为,她毕竟是端庄知性的女律师,独守空房多年也不曾放纵自己的好女人,贤淑谨守道德红线的女标兵,而且,谁知道钟敏会不会出来搅局,那她就不用活了。

  所以,她才被这个肆无忌惮的可恶少年要挟了,无耻地轻薄她的身子,冒犯她的灵魂,她羞愤万端,在心底滋生着报复的念头:臭小子,你千万别落到姐姐手里,哼……

  “这下知道了,是我的大还是他的大啊姐姐?”

  韦小宇得意非常,一个成熟丰美的女律师,可以在法庭上叱咤风云,此刻却也只能乖乖地受尽自己的“凌辱”她的高贵,她的清高和骄傲,都在自己硕大无旁的凶器逼迫之下,乖乖就范了,这么多么值得纪念和振奋人心的成就和胜利啊!

  “嗯……知道了……”

  王芳干脆不挣扎了,紧紧地搂住了少年,将自己丰满发胀的酥胸紧紧地压在他的胸口,以缓解那种酥涨却不能抓捏揉搓的心慌,“是弟弟的大……”

  说出这话,王芳感觉自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比出卖自己的身体更加可耻堕落,都是这个坏家伙害的,绝对不能饶了他。

  韦小宇听了这话后,感觉自己的小老弟又受到了刺激,长大了一分,但他还不满足,此刻已经够不着少妇的耳珠了,只能用舌头在她潮红润泽的脖子上舔了一下:“姐姐,你说弟弟的什么东西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