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30章说不出口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见芳姐暗含妩媚的笑声,韦小宇一阵激动,这风情多端的笑声,让他想起了堂嫂滕舒和表嫂滕潇两姐妹,滕家在天朝来说,绝对如雷贯耳,因为她们的祖爷爷腾帅,是开国十大元帅之一,而且还亲自与南巡伟人一起,挽救了风雨飘摇之中的共和国,可谓功高勋重。

  滕舒和滕潇,作为红四代的公主,而且还是据说心意相通的双胞胎姐妹,却并不幸福,韦小宇太知道自己堂兄和表兄的德行了。

  幸好,母亲新来西京,立足未稳之际,需要助力,昨晚上他亲耳听到母亲跟父亲通话中,提到是否有必要运作滕氏姐妹过来西京,以增强母亲与方晚秋以及本地势力博弈的砝码,父亲怎么回答的,他不知道,但既然母亲在提,父亲往往都会满足她的愿望的……

  “臭小子,又在想什么?”

  站在电梯门口,王芳取下墨镜,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盯着韦小宇,那眼眸里的溺爱和欣赏溢于表。

  想想昨天在事务所的休息室里,这个小混蛋撩拨的自己情潮涌动,几乎不能自己了的情形,王芳浑身就感到一阵莫名的躁动。

  但今天看他的举动,虽然眼中对自己的爱恋之情不曾减少,手脚却干净多了,不禁有一丝失落。

  韦小宇倍感自豪,如此高雅知性的美少妇,对自己爱护有加的垂青,而且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背景之下,还如此直率的信任,可见她的睿智以及不带一丝世俗的利益。

  也许,她是真的寂寞吧,韦小宇这样想着,为自己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美少妇的身子感到羞愧。

  “芳姐,你真美。”

  他由衷地说。

  王芳并没有因为他的赞美而脸红得意,倒认真地望着他的眉眼:“今天你怎么啦,不要跟姐说你知道姐叫你来的目的哦?”

  “我还真纳闷呢。”

  韦小宇一边礼貌地侧身让王芳先进电梯,一边深吸一口迷人的香味问她,“芳姐,究竟所为何事啊,该不是下水道不通了吧?”

  下水道?这个该死的小混蛋。

  王芳一愣,娇躯微颤,耳根泛起了一抹润红,拿秋水剪瞳瞪着他:“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突然之间,芳姐态度大变,而且明显不是假装生气,那高耸的酥胸一起一伏的剧烈程度,看得出是触动了她的底线。

  韦小宇抓抓头皮,莫名其妙:“芳姐,是不是我说下水道,勾起了你不堪回首的记忆啊?那我道歉,我真的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嘛,嘿嘿。”

  额,看来是冤枉这家伙了,也是啊,他还这么小,哪里懂得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胡话,反而显得自己思想不纯了。

  “嘿嘿,嘿嘿你个头啊。”

  王芳挽救自己的尴尬,伸出嫩长的指头,在韦小宇额头上点了一下,给他一个白眼,其状十分的妩媚,说不出的风情。

  “真香……”

  “你……再说一遍?”

  “#¥@%……哈哈哈……”

  真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望着逃出电梯的韦小宇,王芳心中叹道,一颗芳心柔软得紧,好几年,没有这么开心了吧……

  韦小宇不知道身后的芳姐都想了些什么,但他却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怯生生的女子站在二号门门口,他记得,这就是昨天在芳姐的事务所擦肩而过的女孩子。结合强奸案的卷宗,和芳姐昨天的叮嘱,他立刻猜到了这就是那个命运悲惨的苦主,钟敏。<

  p>

  “小敏,等久了吧?”

  王芳走过来,掏出钥匙开了门。

  “也才刚到。”

  钟敏的声音异常的小,低垂着螓首,十分局促不安。

  王芳自然看到了,一阵难过,当先让她进去了,又掩上门,拉着韦小宇到楼梯间的落地透气窗边小声问他:“她就是钟敏,小宇,你愿意帮她吗?”

  韦小宇疑惑地望着王芳:芳姐难道查到了自己的身份?

  “芳姐,你认为我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么?”

  韦小宇反问,密切观察王芳的眼神。

  见韦小宇还是一副审慎的态度,王芳倒不好开口了,一向勇往直前大气蓬勃的她,此刻娇美的脸蛋越来越红殷欲滴了。

  韦小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算请自己帮助一个可怜的人儿,芳姐也不用这么难为情的啊。

  王芳毕竟见多识广,身为律师,时刻准备着会面对最难堪的场面。所以她很快做出了决定,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临门一脚还不能踢出去吗?

  “昨天你看了卷宗,小宇,你认为现在钟敏胜诉的关键在哪里?”

  韦小宇抓抓脑袋,接收到王芳眼中期许的光芒,睿智超群的男人,才是女人的亲睐对象,他怎么也不能让芳姐失望啊。

  “我想想,我想想,”

  他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无耻地要求,“就差一点点就想出来了,芳姐,要不,你给点鼓励好吧?”

  看他色迷迷的眼睛,舌头撩动的放荡不羁,王芳立刻羞涩不已,又好气又好笑,还感到一丝丝甜蜜的纠结。

  “没有,小混蛋,你赶快想。”

  王芳伸手揪着韦小宇手臂上的肉皮,恨恨地瞪着他,却抵挡不住他热火的目光,腾地红了脸蛋,连耳根也热了起来。

  “咝咝,轻点呀芳姐,人家还是个孩子呢,骨肉都还稚嫩,经不起你这么揪啊。”

  “真不要脸,昨天你抱着人家……”

  王芳说不下去了,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感到羞愤,手上不禁更加用劲了。

  同时,她寂寞已久的身子,随着自己荡漾的心绪,也渐渐舒张开来,热血在涌动,酥胸在发胀。

  “抱着姐姐怎么啦?”

  韦小宇激动起来,追着芳姐的眸子看。

  美妙少妇羞涩不禁的姿态,实在是羡煞神仙也。

  风情的发髻,端的是高傲端庄,细长红润的脖子,殷红欲滴,特别是眼眸里羞意浓浓的韵味,只有知情识趣的少妇才能具有,青涩的大姑娘也不能媲美。

  美妙的锁骨窝,不知道隐藏了多少敏感又销魂的故事,那一起一伏的挺拔酥胸,更给了他无限幻想的空间。

  多么诱人的少妇啊,就在自己的眼前,伸手可及,却又不忍心碰触,破坏了这美妙无匹的画卷。

  “你说怎么啦,小混蛋我警告你,”

  王芳躲闪不过他的调侃,干脆“撒泼”了,“昨天姐姐心情不好,被你乘虚而入了一回,以后你再敢对姐姐有着非分之想的话,当心我给你好看。”

  “怎么个好看法呢?”

  韦小宇望着眼前前一刻才羞涩不禁的模样儿,转眼间又横眉冷对

  狠话跌出的智慧少妇,给他的冲击力实在是难以承受,勾起的欲望难以熄灭,索性放手一搏了,“你总要说个程度吧,我也好计算一下风险收入有多高,值不值得我冒险尝试啊……哎哟……”

  王芳被这家伙调侃的面子上过不去了,高跟凉鞋直接在他的皮鞋上踩了下去。

  看他痛的龇牙咧嘴,王芳正要同情一下,没想到他说出的话几乎让她抓狂。

  “姐,就是这样好看的啊,我喜欢,来嘛,踩的更猛烈些吧。”

  王芳没辙了,望着嬉皮笑脸的家伙,她气极之下,反倒有些沉迷这样的打情骂俏的暧昧了,连忙抛弃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收敛了羞愤,认真地说:“说吧,案子的关键点在哪里?如果你猜到了的话,姐姐……姐姐就依你一个无理的要求好了。”

  “真的啊?”

  “对你这样无耻之极的小流氓,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王芳睥睨他一眼,很是不屑他的无耻行径般。

  人要脸,树要皮,女律师深谙其道,正中了少年的弱点。

  望着凌然不可侵犯的美少妇,韦小宇气结,跟这样聪明的女人斗,真废脑细胞啊。

  “姐,你狠,简直就是我命中的克星。”

  他还想斗一斗。

  “我克,我就克死你。”

  王芳两片润红娇艳的樱唇恨恨地说道,同时,那双洞察一切的眸子闪烁着狡猾的光芒,好不妖艳。

  这样妩媚万端的模样,而且还是个威严的律师,让初出茅庐的韦小宇热血沸腾不已,喘着粗气“求饶”“baby, ,来克死我吧,我等不及了……”

  “要死了要死了……我克不死你,我踹死你这个小混蛋……”

  王芳抓狂不已,裙摆翻飞,一脚一脚地踢过去。

  能把一个威仪睿智的女律师挑逗成这般模样,实在是让韦小宇颇有成就感,一边看着羞媚娇嗔的女律师花拳绣腿朝自己招呼,一边感叹自己裤裆里的小兄弟真是心意相通,剑拔弩张,跃跃欲试了。

  “芳姐。”

  突然,两人听见掩着的门里,钟敏的声音似乎在叫。

  “马上来,你稍等一下。”

  王芳朝门里回答,然后狠狠地瞪了韦小宇一眼,用雪白修长的手指撩了撩耳边垂下来的鬓发,妩媚风情,殷红着脸蛋跟韦,“不跟你废话了,我直说了吧,额……”

  话到嘴边,却真的难以出口,该死的证据,该死的法律啊!

  韦小宇见芳姐几次都欲又止,确实为难的表情,他也开动脑筋,仔细想了想,毕竟他不是律师,而且年岁太小,也并不知道法庭上的辩论以及案件的进度,总觉得灵光在闪现,却抓不住关键。

  “说吧,芳姐,再难堪的事,只要是你说出来的,弟弟我绝对不传二耳。”

  “别打岔,人家在鼓足勇气呢。”

  王芳一双小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深深滴吸气。

  “要不,我帮你按着,你下决心吧。”

  韦着,邪恶地伸出了贼手,朝王芳高耸坚挺的酥胸按过去。

  也只有这个出这样无耻邪恶的话了,王芳气苦又芳心跳动,要是自己心仪的男人,也能有如此情趣的话,该是一个女人多么幸福的际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