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二十四章纠结的律师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宇,在忙什么呢?”王芳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快。

  抽眼望向钟敏,看见本来病态恹恹的钟敏此刻居然双颊布满了红晕,两只雪bai纤细的小手夹在双腿.之间,半垂着羞意浓浓的眼帘,似乎换了个人似的,惹人疼爱,更多了几分婉约恬静的羞媚。

  “没忙什么呀,硬要说在干吗的话,可以说是在想姐姐你了……”

  因为钟敏在侧,王芳保持着她知性的端庄,但被邪恶少年的一句话撩bo了心扉,不禁站起身来,背对着钟敏走向阳台,压低了声音:“睡不着觉了?”

  说出此话,王芳感觉自己的耳根都火辣辣的了,自己怎么这么轻浮了的?是不是下午在办公室被他挑do的,还是因为一会自己将要现场观摩一场别开生面的香yan大戏?

  韦小宇万万没有料到王芳会跟他说出这样暧昧的话来,本来在徐逸秋身上被撩拨起来的欲o顿时熊熊燃烧起来:“芳……姐,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呢。”

  王芳怎么可能再说一次,刚才的轻浮已经让她鄙视自己了:“能出来吗,姐姐找你有重要的事?”

  “能,能啊,”韦小宇喜出望外,“别说重要的事了,就是轻如鸿毛……”

  “你打车过来吧,青山北苑……”王芳挂了电话,装着自然地转身过来,对钟敏说,“小敏,我们准备一下吧……”

  这句话就像点着了炸药包一样,客厅里的气氛瞬间趋于凝滞。因为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将是任何一个思想和道德良好的人都难以接受的,可偏偏此事的本质并不邪恶,更不污浊。

  却能轻易地让任何一个成年人浮想翩翩,热血皑皑。

  “芳姐……”尽管被一个恶棍坏了身子和清白,但钟敏的心灵终究是个处子。

  看着犹如回光返照的娇美姑娘,此刻绯红的脸蛋,流转的眼眸,以及她畏首畏足的窘态,是那样的惹人疼爱,不忍亵d,王芳也不禁纠结:“小敏,对方无耻到这般地步,除了给他们铁证,我们实在也别无办法的。”

  其实,作为一个相对资深的律师,她深深地知道,庄严的法庭上审判席上正襟危坐貌似青天的法官和陪审员们,也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甚至借助职务之便,做些下作不堪的丑事。

  而她曾经的小姑子许莹莹无疑正是把握了那些衣冠禽o的心态,将案件引到了如今这样尴尬的境地,甚至还找来了两个从事性.交易的风尘女子现身说法,像嫌疑犯那样粗da的yang物,充分勃i之后是没有一个女人能全根进入嘴里的,箫功再厉害的女人也做不到深喉而不发生创伤。

  可钟敏这样纤弱娇小的处子承认,当时确实全根进入过她的嘴,伸进了喉咙。

  现在唯有做实验了。

  该死的法律,该死的证据!

  “嗯,芳姐,我

  明白了。”钟敏一双手压在自己隆起的胸上,似乎下定了决心,抛弃了一切杂念,转眼似乎求教似的望着王芳,“可,芳姐,我们需要准备什么呀?是不是,我要去刷个牙……”

  王芳瞪大了眼睛望着纯真无暇的姑娘,扑哧一口笑出来。

  钟敏被王芳的笑弄的不自在了,绞着手指低声抗辩:“除了被那个恶棍强迫,我,我又没有做过……”

  “你这个死妮子,你这么是说芳姐很有经验咯?”王芳挨着钟敏坐下,“不满”地说。

  “可,可我听那个许莹莹说,现在大部分的家庭都有……”

  “那个小蹄子不知道有没有过男朋友,就瞎说,不过是从一些性学研究的杂志什么的上摘录来的,至少你芳姐跟逸秋姐就没有做过那种事……”

  “可好像男人都喜欢的呀。”

  王芳红着脸,似笑非笑地望着钟敏:“有些事还我们女人喜不喜欢啊,舒服的都是他们,你对他的爱达不到那种付出的程度,你当然会拒绝的嘛。”

  钟敏似懂非懂。

  “要说男人都是畜生,除了喜欢女人的小嘴,还有很多还喜欢女人的……后面呢,你说,我们女人哪里有乐趣可?”王芳似乎有些义愤,想到一会就要到达的邪恶少年,他那条巨无霸估计此生是不可能有女人能容许他进入后面的了,不禁生出一阵心悸的好笑:活该你这个小e鬼遗憾一生,咯咯咯……

  钟敏毕竟云英未嫁,性格又温婉内向,对于夫妻夜事也仅仅了解一些皮毛,更多的是留下了许多悲惨的记忆,毫无“乐趣”可。

  听到王芳说“后面”,她也并非啥事不懂的女孩子,更认为男人实在太凶残无道了,身为女人都是苦。一时间,神色颓然落寞起来。

  **************************************

  韦小宇出了檀香苑,此时已晚,没看到出租车,便顺着街道朝西走,王芳所住的青山北苑离此并不远,约莫五公里路程,与西山公园脚下的中北师邻,那一片有好几所大学,称之为大学城。

  与大学城配套的,自然有一条娱乐街了,什么k歌房,酒吧,迪吧,电子游戏城应有尽有。

  韦小宇一路看到好几辆出租车,但招手都不停,载有客人,他不得不跟王芳打电话说需要一点时间才过得去了。

  王芳本有心接他的,无奈车子还在保修。

  韦爵爷郁闷不已,堂堂大少,居然无车可乘。只能当锻炼了,他跑起来,一直跑到了娱乐街,浑身已是一通毛毛汗。

  问了路人,青山北苑不过几百米路了,左拐向南过一个红绿灯的路程。

  “啊,放开我!”

  突然一声女子的尖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