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二十二章死不要面皮的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门开了,徐逸秋脸蛋上明显点缀着红晕。

  “拿来。”她伸出一只的玉手。

  “秋姐,什么拿来呀?”韦小宇还气息不匀,装着糊涂,心里却在打鼓。

  徐逸秋似乎发现了这个少年双颊潮红,喘着粗气,目光闪烁游离不定,作为一个知情识趣的少f,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羞愤不已。

  一把推开做贼心虚的少年,徐逸秋成熟幽香的娇刮过一道香风,她进了客厅,左右打量了一下,直奔卫生间。

  “不要啊秋姐……”韦小宇急了,阻拦已经来不及,他只好去拉少f的手臂。

  徐逸秋也不硬闯了,她虽然羞愤交加,但也意识到进去后就算找到赃物,似乎自己也没有讨到便宜,眼睛狠狠滴瞪着他,等待解释。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凶他了,似乎一切都是徒劳,遇上他,就是个错误。

  “秋姐,你,你要喝点什么,第一次来做客,我总要招待你的嘛。”

  没想到这厮居然这么说话,徐逸秋挣脱了自己的手臂,进入了卫生间,心里却也犹豫不定,真找到了自己的内k,恐怕也……

  他什么丑事干不出来的?

  想到这里,风情少f就感觉似乎自己正挣扎在饿狼的血盆大口中一般,危险,又充满了刺ji……

  浴缸里,没有;各种盆和桶里,也没有……她信手拉开了一扇储物柜的拉门。

  “秋姐啊……”韦小宇挤开徐逸秋,率先伸手抢了过来,入手里有滑腻,连忙背到背后。

  “死不要面皮的,你还给我呢……”徐逸秋似乎也被少年人赃俱获后的垂死挣扎所影响了,似乎忘掉了尴尬和羞怯,只想拿回自己的小内k。

  气氛暧昧又诱ren,情况紧急又尴尬,于是风情少f失去了端庄和知性,扑到了少年身上去抢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

  人,对于自己的东西,天生就有强烈的保护意识,这真不能怪徐逸秋,她甚至在这样纠结的时刻,将自己那对高耸丰man的弹软胸都压在了少年的胸口上,伸手到他背后去要夺回小内k,可见她对自己财物的保护y望有多强烈。

  韦小宇简直感觉就像在做梦,性福来得太突然了,又太猛烈了,他年轻的心灵是无法承受的,他甚至都忘掉了躲闪,任由一具丰y柔软的娇,散发着销n的幽香,趴在他身上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ro躏”。

  他可耻地又硬了,少年童真的情y从来都是毫无理由的,也锐不可当,他也无法管束裤dang里那只大鸟了,疯狂地翘了起来,透过裤子,顶在了少f柔软的小腹上。

  胸,是丰man的,柔软的,浑圆的,难以抗拒的,她们那么残忍地折磨着他的神经,考验着他的意志,瓦解了他无力的抵抗。

  空气在凝结,时光彷佛停止,卫生间里两具躯体紧密地贴在一起,摩擦,揉蹭,无形的火焰在燃烧。

  十秒钟,犹如过了一年那么漫长,徐逸秋夺回了属于她羞处的遮羞之物,她认为她胜利了。

  韦小宇做那丑事的赃物被搜走,似乎他失败了,不然,他认为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他认为他被撩bo了,被挑do了,被一个端庄的知性少f,被一个共和国的女官员,被一具成熟丰韵的娇诱o了。

  一时间他几乎停止了思维能力,喘着粗气愣愣地盯着近在咫尺散发着诱ren体香的丰美少f。

  “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哎呀……”徐逸秋尖叫起来,声音不大,并不是完全出乎意料的惊诧,反而是印证了自己猜想的娇羞。

  徐逸秋摸到了自己小内k上面黏黏的稠液,滑滑的,本能地展示到眼前摊开,一大滩乳白色的液体在小内k和她纤细的手指之间,牵出了一根丑陋不堪的丝线。

  说真的,韦小宇也觉得自己太禽o了,做出如此亵d美人的丑事来,跟佬又有何异?

  但此情此景之下,他非但不思悔改引颈自刎,居然目露“凶”光,喘息如牛,蓄势待发了。

  徐逸秋绯红了脸,芳心难以平静,丰man的胸剧烈地起伏着,敏gan到危险的临近,她倒退一步背靠到了墙上,积蓄出严厉无比的勇气:“韦小宇!”

  韦小宇看得出徐逸秋是真生气了,自己这么无耻下流不堪,人家如果再不生气,岂不就是一个放ng的女人了么?

  他不想失去这个漂亮风情的姐姐,尽管自己都觉得太奢望了,他还是连忙熄灭了眼中的欲o,双手似遮似挡地放在裤dang上,垂头低声道:“秋姐,你骂我吧……我太过分了……”

  望着这个半大的男孩子,一脸羞愧和落寞,战战兢兢的小心翼翼,徐逸秋感觉自己满腔的怒火无处。

  对成熟的女人充满好奇,是他这个年龄应该干的事情,不好好引导,一味的凶他,甚至羞辱他的话,对他实在并不好。

  可吃亏的是自己啊,徐逸秋气的用手中肮脏不堪的小内k砸在了韦小宇的脸上:“你这个恶心鬼,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别走啊姐姐,别……”韦小宇一把从后面抱住了转身欲走的羞美少f。

  有力的搂抱,丰n被顶,无法承受这样的羞愤交加,少f抽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放……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