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二十一章驱赶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啊,脏,恶心,恶心死了,”徐逸秋瞪他一眼,打开红药水瓶盖,开始取棉签,“哪里伤了?”

  这一眼瞪的,韦小宇感觉自己的魂都飞了,大鸟也感到了挑do,乐呵呵地站了起来。

  我擦,这样也能可耻地硬了,知情识趣的少f,实在是普通人无法抗拒的yo惑啊。

  “这里。”韦小宇强压住心中的躁动,看腿上实在没有伤痕,甚至一点受伤的迹象都看不到,在徐逸秋质问的目光中,他伸手在腿上摸来摸去,终于摸到了一块感觉微痛,“就是这里了,应该是内伤……”

  “内伤你个魂啊!”徐逸秋丢下药水和棉签,腾地站起了身,“你好自为之,自己弄,弄好了后我有几个问题要拷问你。”

  说完,狠狠地白了韦小宇一眼,穿着拖鞋,踢踏踢踏地走向了阳台,那凉薄的睡裙里面,两瓣丰厚结实的美n扭来扭去,几乎要闪瞎了韦小宇的眼睛。

  韦小宇胡乱地涂着药水,猜测着徐逸秋会拷问他什么问题,难道是关于家庭的?

  啪!阳台上的灯光突然亮了,他循声望去,口水差点掉出来。

  碎花睡裙,十分单薄,堪堪遮住美少f妙曼的身躯,膝盖以下露出来的两段小腿已经让韦小宇垂涎三尺了,何况灯光的映射穿透了她的睡裙呢?

  只见阳台上晾晒衣服的徐逸秋背对着他,手中正用衣架在挂衣服,两腿微微分开站立,裙内两条丰y滚圆的大i轮廓完美地映照了出来。随着她不时踮脚,移步,大i紧绷有力,带着两瓣丰圆的臀扭来挤去。

  天啦,此刻丰美的少f踮着一条腿,双臂高举,她的睡裙裙摆急剧提升,白xi丰y的大i迅速地曝l,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咕噜……韦小宇情不自禁地伸手按在了裤dang上,压制住那只剑拔弩张的大鸟。

  只见两条的大i几乎完全展露了出来,与美n臀瓣相接的地方,两道诱ren魂魄的皱折,时隐时现地招摇着诱o着他。

  韦小宇一颗少年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了,他看到过太多艺术作品中女人的lo体,却绝对没有一次能具有夺人魂魄的震撼。

  此刻他震精了,感觉浑身突然之间像被抽空了力量一般,想要瘫软。

  何其丰美的两瓣香n,若隐若现的诱o如此致命,给人无限的遐想与憧憬。

  这是一个直辖市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女官员,端庄,高雅,知性,气质,而且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遥不可及,本来只属于一个男人。

  而此刻,自己在无意之中,饱览了她珍藏的美好春gang,成就感撩bo的他想大喊大叫……如此丰y性gan的紧绷大i,夺目,修cang完美,不知道架到自己略显稚嫩的双肩上,或者夹住自己还不够强硬的腰,该会是一种怎样的性福无边啊?

  &n

  bsp; 他浑身颤抖着,多想冲上去,将她按趴到阳台扶栏上,说服她撅起这丰美浑圆的屁g,在她羞愤不堪之下撩起她的裙摆,在她欲拒还迎的娇yin声中,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拉下她的小内k……

  “韦小宇!”突然一声惊羞不禁的尖叫声响起。

  韦小宇就看见一团黑影朝自己飞来,隐约辨认出绝对是好东西,他也不躲,甚至用脸去迎接。

  “唔——”略带湿气的芳香钻进了他的鼻子,渗入了他的七脏六腑,双手将这香yan的暗器捂在了脸上。

  “滚,我不到你这么丑陋的面孔啦!”徐逸秋跑过来,手中是一件准备晾晒的恤,劈头盖脸就朝韦小宇抽打。

  “姐姐,秋姐姐啊,情不自禁,情不自禁而已啊……”韦小宇躲闪着,见徐逸秋似乎确实被他气的够呛的样子,想趁乱浑水摸鱼的想法肯定是不智的,于是落荒而逃。

  出了门,又有些不甘心,回头真意切地强调:“秋姐姐,我真的不是坏孩子,不过……不过是好奇……”

  “滚!”徐逸秋嘭地关上了门,背靠在墙上,她长长舒气:自己怎么就招惹到了这么个小混蛋了呢,难道自己有行为不端的地方吗……

  ******************************************

  回到家,韦小宇摊开手中的小玩意儿,哇塞,黑色的蕾丝内k。

  小内k很小很轻,薄如蝉翼,包住女人羞处的底襟是一片二指宽布片,其余地方都被漂亮的蕾丝镂空了。他热血沸腾,凑到水晶灯下面仔细查看与美艳秋姐身上最神秘的幽谷亲密接触的部分,可惜已经被洗涤干净了,完全看不到一丝残留的痕迹,不禁微微有些失望。

  他将精美性gan的情内k凑到鼻子下面用心地嗅了嗅,只有洗衣液的清香,但他固执地认为,这就是秋姐那神秘三角区的味道。

  他按捺不住激动亢fen的心情,进了卫生间,一边幻想着秋姐穿着这条情的玩意儿含羞带愤的嗔态,丰man的屁g,修cang丰y的大i,黑的蕾丝与白的娇互相衬托,销n的性gan,让他。

  他一边鄙视自己的无耻下流,一边脱下裤子,用秋姐穿过的迷人小内k,包住了已经雄赳赳的大鸟,然后轻轻的套动起来,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在当面亵d端庄高雅的秋姐一般,令他气喘如牛,幻想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在他身下娇哼承喘,风情万千……

  很快,剧烈的快gan就奔腾而至,他的手撸动得越来越快,柔软的小内k如同女人幽处的肉壁一样……十多分钟后,他感觉尾椎处一麻,喷射的时刻到了。

  叮铃叮铃……外面防盗门,突然响起来,还似乎伴随着徐逸秋的叫喊声,咚咚咚……

  “啊,秋姐,我射了……”韦小宇一边沉声嘶吼,一面用小内k包住gi头,疯狂地一泄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