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伏妖录 131.虚空符文

小说:天宝伏妖录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时间:2020-02-05 16:23: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獬狱呢?!”

  “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进塔里——!”

  李景珑与阿史那琼飞速躲避天空中咆哮着冲来的蛟龙,每一条都足有獬狱个头般大小,它们疯狂嘶喊,朝着地面喷出烈焰与寒冰,追着两人一路扫过。半空中还有蛟龙不时彼此撞上,便开始互相撕咬。大蓬大蓬的带着刺鼻气味的蛟血从空中飞洒而下。

  李景珑临危不乱,只是匆匆一瞥便窥见此处唯一安全的区域——这座耸立云端,被荆棘所簇拥的塔中之塔!先前蛟龙横飞,雷霆四散,然则各处蛟焰却始终无法靠近那塔中塔半分。

  李景珑冲在前,阿史那琼跑在后,两人冲往塔前的刹那,阿史那琼背后蛟龙已追上,李景珑猛地一转身,剑交左手,右手凝聚心灯光芒,蓦然射出一枚巨大的流星!

  流星爆发开去的瞬间,平地升空,只是那么一闪,强光掀起一刻,蛟龙群便四处飞起,躲避。一道蛟焰射偏了方位,擦着阿史那琼身侧堪堪过去,阿史那琼一招滚地翻,从李景珑身边滑了过去。

  李景珑马上抓住他手臂,快步冲向塔中塔台阶,两人一口气冲上塔门外。

  “入口在哪儿?!”阿史那琼喊道。

  “快开门!”李景珑猛力捶背后的高塔,更多蛟龙遭到李景珑的一式挑衅,不断往塔下沉降,朝着他们虎视眈眈地嘶吼。

  “开门啊——!”阿史那琼怒吼道。

  “没有门!”李景珑大声道。

  “这……”阿史那琼辨认出塔下一面墙上,现出了一个隐约发着光的符号,与驱魔司的守门符文几乎一模一样,“这不是驱魔司门外的……”

  “自己开!”李景珑挥起智慧剑,剑上白光四射,驱逐冲来的蛟龙。

  又一条浑身闪烁蓝光的蛟龙冲下之时,两人背后塔门终于“嗡”一声消失,李景珑连着阿史那琼冷不防朝后一倒,摔了进去。

  紧接着只见那塔中塔的大门并拢,门上浮现符文,再一收,“嗡”一声绽放光芒,将冲门的蛟龙群弹向外围。蛟龙围攻无果,再次升上空中,飞往塔顶。

  四处落针可闻,李景珑提着剑,剑上发着光,照亮了附近的一小片区域。所幸他们没有再碰上塔里出现的另一个空间——塔就是塔。底层的地面上十分空旷,以石砖铺就。中央现出另一符文,仿佛塔下还有别的出口。

  侧旁则是通往塔上的台阶,两人抬头看。阿史那琼说:“这地上法阵,应当是通往镇龙塔的第八层。”

  阿史那琼端详塔内中央符文,说:“当真奇了怪了,怎么这儿的符阵跟咱们家的这么像?”

  那法阵来历久远,与“须弥山纳于芥子”颇有渊源。李景珑稍一想便即隐约捕捉到了线索:整座镇龙宝塔,不知是何人所建。当年关押了獬狱等一众凶蛟,而獬狱长期住在塔中,自然知道这符号。

  逃出塔后,獬狱使用这传送法术,教授了九尾天狐,九尾天狐更用它开出一块虚空,制造出了血池。裘永思本就大致了解这虚空符文的运作原理,是以在击败九尾狐后,依样画葫芦也将驱魔司隔了起来。

  但那时阿史那琼还没有来,自然不知其中就里。

  李景珑稍作解释,阿史那琼又到台阶前往上看。

  “懂了,下还是上?”

  顶上似乎有什么发着光,李景珑沉吟片刻,说:“反正进来了,时间想必已同步,先上塔顶看看。”

  阿史那琼说:“就怕外头等了太久。”

  “看看时间。”李景珑吩咐道。

  进塔前裘虬交给他们一个日月星辰盘,说是日月星辰,内里却根据机括的弹力缓慢旋转,每十二个时辰须得重新旋转机括一次,驱动内里内外刻度盘持续运转,此物乃是匠师手工所打造,内一圈为天,外一圈为年,是为历代降龙仙尊出入塔时所持的法宝。

  但如今塔内外时间已不等同,只能用于简单计时。阿史那琼掏出那盘看了一眼,说:“已过一刻钟。”

  李景珑心道得抓紧时间,便往上拾级登去。

  这塔中塔第二层竟是一个宽阔的房间,房中摆放着不少木马木人,还有婴儿所用的肚兜、被褥等物,室内摆设散发着一股潮气,仿佛此处的主人离开还不到一个月。除婴儿床榻,角落里更有一方梳妆台,摆放着脂粉盒与木梳。

  李景珑看了眼,见盒内脂粉尚未干,说:“这儿应当是永思小时候所住之处。再往上走。”

  第三层往上依次是餐厅、客房等地,看来当年瑶姬在此处还住了不少时候。直到永思满百日后方离塔而去。阿史那琼不知其中就里,却也不多问。越往上走,光线便越来越亮。

  “回来了?”

  踏上第九层时,一个男子的虚影面朝光球,喃喃道:“已剩下不到四十天。”

  那男子头现龙角,全身衣袍飞扬,正如鲲神幻化出灵体般的形象,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全身发出光芒,犹如正燃烧着自我,面前则是阴阳相嵌的太极球,正在他的法力之中缓慢滚动。

  此处已是塔顶,四面环空,唯独九具柱子支撑着平台的顶端,太极球散发出光粉圈环,一圈接一圈地洒出去。而距离他们不到五丈远处,便是成群结队的蛟龙,它们绕着塔顶旋转,嘶喊,释放出雷电,不住攻击这高塔,等待着囚禁它们的阵眼坍塌。

  李景珑走到那男子对面,稍一躬身。

  “我看不见。”男子说道,“你不是永思,你是谁?”

  “噎鸣大人?”李景珑深吸一口气,说道。

  四周霹雳与雷鸣越来越强,太极球旋转之中发生了阵阵震颤,仿佛遭到蛟龙攻击而开始变得不稳定。李景珑一手按剑,缓缓拔出了智慧剑,智慧剑上,心灯光芒绽放,巨响声中,蛟龙们疯狂的攻击被阻得一阻,各自缓慢退却。

  “不动明王?”那男子说,“怎么是你?”

  李景珑闻蓦然转头。

  蛟龙群一退,太极球上压力顿解,男子释放出一股法力,绽为光风,包裹住李景珑身躯,李景珑欲又止,那男子却说道:“我都明白了。”

  李景珑说:“您是……”

  “噎鸣。”男子答道,“上下虚空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你也可唤我作宙龙。本以为回来的是永思,没想到却是不动明王的后人……感谢您特地前来,弥补我犯下的这个错误。”

  “獬狱呢?”李景珑说。

  “再次逃跑了。”噎鸣答道,“趁你们进塔内时,借助法阵未关闭的通道,它从再次回来便已料到,你们将有第二批人进来。”

  李景珑:“……”

  再输一场,李景珑强烈地想抽自己俩耳光,实在是太轻敌了。

  “告诉我这一切的经过。”李景珑说,“否则我恐怕将无从下手。”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噎鸣平静地说道,“就连我的最后一点龙魂也将消散,告诉你也无妨……”

  第二层中,风雪稍停,世间变得无比安静。

  裘永思与鸿俊背靠那置放着凤羽的石头打瞌睡,突如其来地,鸿俊醒了,裘永思也跟着醒了。

  “做梦了?”裘永思问。

  鸿俊摇摇头。

  裘永思:“你有段时日常做噩梦。”

  “你怎么知道?”

  “半夜听见了,陆许给你看过,好些了?”

  鸿俊“嗯”了声,事实上自己与李景珑在一起后,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心灯压制住了他体内的梦魇之力,让他觉得无比地安全。眼下他已经能感觉到,正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李景珑释放出了心灯的法力。

  他进来救自己了。

  “其实我是饿了……”鸿俊说。

  “回头给你找点儿吃的。”裘永思说,“这儿我也没来过。”

  “现在去做什么?”

  “找这一层的龙,请它送咱们上去。”裘永思解释道,“除塔底外,每一层都有至少一位龙王在看管着蛟们,维持此地的结界。”

  鸿俊想起裘永思提过,除了蛟们,还有龙犯过天条,便被关在塔里,忍不住问:“它们犯了什么错?”

  “杀人。”裘永思整理甲胄,说,“走吧,抓紧时间。”

  鸿俊打了个哈欠,起身跟在裘永思身后,又问:“那么噎鸣呢?”

  “它?它没有犯罪。”裘永思说,“只是遵循了承诺,答应将蛟们关起来,免得它们在神州兴风作浪。”

  鸿俊又问:“谁建的这座塔?”

  “我不知道。”裘永思说,“记忆里我只见过噎鸣短短几面,小时候还不懂事,长大以后,每次进来都在请教问题,很少问长问短。”

  鸿俊又问:“所以我们只要将骨灰送上去就行了对吧?”

  裘永思解释道:“趁着它的魂魄还在,让它的骨灰与龙魂相融,再将时间扭转回去……还好咱们没有掉进最后一层里。”

  “最后一层又是什么?”鸿俊好奇问道。

  “深渊。”裘永思说,“那里头没有光,也没有时间,实际上,蛟们应该去的地方是最底下,一旦掉进去,就出不来了。”

  两人穿过森林,倏见一巨大的墓园,风雪忽然又吹了起来,那风雪扑面而来,狂风之中,犹如阵阵龙吟。

  “谁在惊扰吾之安眠——!”

  “不是早就醒了嘛。”鸿俊抬头道,“好久以前就听见你在喊了。”

  裘永思忙道:“嘘、嘘……”

  “禽族子孙,口出妄,给我滚出塔去——!”

  紧接着一口冰寒龙息轰然涌来,裘永思忙道:“龙王!息怒!”

  鸿俊见风雪涌来,马上撑起五色神光,凤羽仿佛感受到威胁,刹那绽放出火红色光芒,释放火圈守卫在鸿俊身畔。裘永思顾不得求情,手指间山河笔旋转,席天盖地地随之一扯,刹那鸿俊、裘永思与那风雪中的龙咆哮全被扯进了一张水墨画里。

  距离敦煌的《鹿王本生图》,这是鸿俊第二次被抓进画中,那感觉无比诡异,原本上方有左右两方包围过来的暴风雪已变成了自上而下,却也简单了许多。当即以五色神光一抵,双方碰撞,裘永思那笔再挥,喝道:“开!”

  画面顿时散开,两人又回到了现世,只见墓园之中现出一条巨大的蓝色龙王,仰天咆哮,带得整个世界都在震荡。

  “它……它……”鸿俊发现那龙魂眼中,竟是出现了两道黑色火焰!

  裘永思这一惊非同小可,喝道:“龙王!”

  龙王再次转头朝两人撞来,鸿俊以五色神光一掀,掀起高达近丈的雪墙,迎着那冰雪龙息一挡,雪墙瞬息成冰,裘永思四处看,鸿俊喊道:“它入魔了!快想办法!”

  裘永思道:“看它的逆鳞!”

  鸿俊百忙之中转头一瞥,只见那龙王脖颈下,本是逆鳞之处竟是布满了黑气,如同长出了寄生的怪物。裘永思喊道:“你能飞吗?”

  龙王朝两人冲来,鸿俊与裘永思朝着两边奔跑,逃开,墓园中被绞得天翻地覆,鸿俊喊道:“我不会飞——!”

  “我送你上去!”裘永思喊道。

  鸿俊:“当心!”

  只见龙头撞向裘永思,鸿俊情急大喊,裘永思却不避不让,一笔挥去,两人瞬间再次入画,旋即裘永思喊道:“起——!”紧接着他展开手臂,整个人在空中旋转,带着整幅乱糟糟的泼墨山水一旋,鸿俊顿觉全身被调转了过来,朝着画的边缘飞快坠落下去!

  “开——!”

  又是一声大喊,画面散去,鸿俊感觉到自己再次出画,先前天地调转时,他已坠到空中,此刻坠势不减,飞上最高处,开始朝地面射下!裘永思则与那龙王纠缠在一处,飞上了半空。

  鸿俊将飞刀一并,化作陌刀,借着下坠之力射去,刷然掠过龙王脖颈。

  “好机会!”裘永思喊道。

  龙王已转头,喷出冰寒烈焰朝裘永思扫来,裘永思竟是以自己为诱饵,不顾安危。而就在那最后一刻,鸿俊唰地绕过它的脖颈,朝它的心脏处挥下了一刀!

  那一刀带着劲气划过,瞬间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被斩了下来,龙王喷出的冰寒龙息戛然而止,双目失去光芒,朝一侧轰然坠下。

  那黑色怪物脱离龙王身躯,朝鸿俊冲来,裘永思一脚踏上坠落的龙王头颅,朝鸿俊冲去,半空中抓住他一个转身,以笔一挥,喝道:“收!”

  画面“嗡”一声荡开,怪物扑过来的刹那,结结实实地被裘永思一圈,随即撞进了画卷里。

  “哇啊啊啊——”裘永思与鸿俊两人飞速下坠,“砰砰”两声摔进了漫天雪地。

  鸿俊喷出一嘴雪,不住咳嗽,裘永思艰难挣扎着起身,跑向侧躺在地上的龙王。

  “龙王!”裘永思跑到那龙身畔,鸿俊跟了过来,好奇地端详那龙。这是鸿俊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真的龙。常听重明说,凤族与龙族曾是不共戴天之敌,多年前龙与凤还展开过惊天动地的一场大战。

  但鸿俊这么看来,龙似乎没有身为凤凰的重明般强大才对……才喷了几口龙息就这么倒下了。而两百年前,重明居然又被獬狱重伤,按理说獬狱只是一只蛟,而这龙王的战斗力明显应高于獬狱,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