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瓯春 第89章第89章

小说:一瓯春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01-28 18:3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

  雪下到今早四更天的时候,终于停了。

  打起门上厚厚的绵帘,因屋里燃着炭盆,迎面冷冽的空气,叫人生生噎了好大一口。

  伙房里养着的鸡亮了嗓,然后整片坊院乃至整个幽州的公鸡都开始打鸣,此起彼伏的声浪在城池上空回荡。院子里的炉子点起来,引火的木屑和着煤球燃烧的气味,组成一个浩大的烟火人间。

  有人淘米,有人磨刀,有人擦牙漱口招惹了嗓子,咳得几欲呕吐。崔婆子站在炉子边上等铜吊子里的水烧热,好拎到上房伺候二太太洗漱。天实在太冷了,尽可能地挨近炉口,煤球泛起的气味有点呛人,但好过受冻。

  “周妈妈来了?”小丫头子瞧见门上身影,热闹地招呼了一声。

  周嬷嬷嗳了声,“我找崔嬷嬷。”

  崔婆子直起身笑道:“一大早过我们院子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吩咐?”

  周嬷嬷嘴上只应着:“我来瞧瞧你。”一壁吩咐边上丫头,“你替崔妈妈看着火。”

  崔婆子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要问,周嬷嬷压声道:“你跟我来,东府夫人有话吩咐你。”

  崔婆子一听,忙在围裙上擦了手,疾步跟着周嬷嬷过去。那条分隔两府的木长廊旁,树都掉光了枝叶,有风吹过,没遮没挡的,寒气直往领子里灌。

  崔婆子对插着袖子缩了脖儿,一路跟着周嬷嬷进了东府的院门。这是大老爷新婚妆点的院落,和别处大为不同,喜庆的气氛还是热腾腾的,迈进来,仿佛迈进了一个安乐窝。

  崔婆子不由伤感,原先他们西府里也是这样儿的,主子夫妻和顺,她们姑娘是个懂得享福的,她在的地方必是热热闹闹的。可如今和姑爷闹了生分,门庭显得格外冷清,连她们这些做下人的,都是憋着一口气在当差。

  听说新进门的夫人是个厉害主儿,三两下就叫东府那些作威作福的婆子煞了性子,自己虽是二太太的陪房,毕竟也受当家的管束,因此崔婆子战战兢兢的,抚鬓抻衣,垂着手站在台阶前候命。

  上房檐下的竹帘半垂半卷,从底下能看见婢女来往的身影,崔婆子偷眼觑,忽然听见有人叫了声“嬷嬷”,吓得她打了个寒噤。

  她匆忙应了,见一个打扮光鲜的大丫头走到门前,掖着手说:“嬷嬷进来吧。”

  周嬷嬷冲她递眼色,崔婆子忙捋了衣角进上房,见正座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姑娘,穿蹙金妆缎狐肷褃袄,底下一条木兰青的瑞锦襦裙,手里捧着南瓜鎏金手炉,雪白的狐毛领褖衬着雪白的脸,精致的模样,像个瓷做的美人一般。

  周嬷嬷笑着向上回禀,“夫人,崔婆子到了。”

  这位正头夫人抬起眼来,脸上神情和软,温声说:“嬷嬷,我今儿叫你来,是有件事想托付你。”

  崔婆子诚惶诚恐说不敢,“夫人只管吩咐,奴婢没有不从命的。”

  这夫人年纪不大,但话里那种不疾不徐的端稳,却是一般人学不来的。她曼声道:“我今儿要回门,原想和你们太太说话的,也不得闲。这程子你们西府不太平,我和老爷心里也着急,想着嬷嬷是二太太陪房,必定向着她,所以一早就把你请了来,我人不在府里,务请你寸步不离在二太太跟前。要是有人借着由头拜访二太太,等我回来,劳你把来人说的话一句不差告诉我。”

  崔婆子是出了名的老实头儿,云中跟来的陪房,到了幽州天子脚下,不比这府里老人儿地位高半分。但她一心为着二太太,那倒是没得说的,只是二太太性子耿,有时候她们规劝了,她也不往心里去,这让边上伺候的人实在束手无策。

  如今夫人要过问,再好不过。崔婆子忙道是,“请夫人放心,这事就交给奴婢吧。不瞒夫人说,我们太太耳根子太软,那起子小人总说我们二老爷不好,咱们做下人的听了都堵心。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也不知调唆着我们太太这么闹,于她有什么好处。”

  可见底下人对皓雪也是大大的不满,心正些的都能察觉她的用意,唯有芳纯当局者迷罢了。

  座上的人点点头,“那一切就拜托嬷嬷了,将来你们太太醒过味儿来,自会感激你的。”

  崔婆子诺诺应了,回到西府,便依着夫人的吩咐处处留意。一个早上倒是风平浪静,二老爷上卢龙军巡视去了,二太太独自歪在榻上看书。本以为今天不会有人来了,没想到将至巳时前后,姚九姑娘没来,表姑太太竟驾到了。

  这位表姑太太姓汪,二太太自小受她照顾,在二太太眼里能顶半个娘。

  听说表姑母来了,芳纯忙翻身起来迎接,嘴里说着:“大冷的天儿,姑母怎么来了?”一面吩咐人加炭取手炉来,上热热的茶,给姑母暖身子。

  汪氏笑着打量她,“早就想来瞧你了,可惜家里头人口多,日日有事,耽搁到今儿。我看你气色不大好,可是昨儿没睡踏实?”

  芳纯勉强笑了笑,“这阵子梦多得很,鲜少有睡得踏实的时候。”从丫头的茶盘上接了茶盏,亲自交到汪氏手里。

  汪氏道:“先前府里都是你操劳,如今你那新嫂子进了门,也该替你分担才好,你怎么反倒睡得不踏实?我也是为着这个来瞧你,毕竟一个府里住着,也不知你们妯娌处得怎么样。她进门那么大的排场,圣人亲自下旨封了二品诰命,我只担心你……回头闹得不好,受人欺凌。”

  芳纯对清圆倒是很实心的,也知道清圆一向为她好,便道:“姑母别担心,她的为人我最明白,不是那样的人……”

  “你呀……”汪氏摇头,“她刚进门,这才哪儿到哪儿!人不经历三个寒冬四个夏,能瞧出什么来?时候且长着呢,世上一条心的妯娌可不多。”说罢又一笑,“倘或你们真和睦,那最好不过,可要是人家欺你一头,你是个厚道人,只怕在这家里不好立足。”

  芳纯听在耳里,心情更觉得沉重,颇有雪上加霜之感。

  总有人在你耳边念叨,这世上人心多险恶,高门大户里过日子多艰难,男人眼里女人多不值一提,时候久了,便让人厌世。自从孩子没了,她愈发像被砌进了墙里,自己听得见外面人说话,却没人听得见她的呐喊。

  不过娘家人,总是为你好的。她恹恹坐在那里,垂着头道:“我比她早进门两年多呢,姑母就放心吧。”

  汪氏见她不以为意,便不再多说了,喝了口茶,转头四下瞧了瞧,“姑爷不在么?”

  芳纯道:“他有公务出去了,一时半刻回不来。姑母难得上我们家,留在这里吃个便饭,我这就吩咐人预备去。”

  汪氏说不忙,“吃饭不是什么要紧事,我昨日听皓雪说,你精神头不好,所以今日赶来瞧瞧你。”一面说一面叹息,“可怜见的,你娘早早病故了,跟前也没个贴心的人,怎么不叫我悬心!前几日皓雪回来告诉我,说你一心要和离,这和离可是大事,不能随便挂在嘴上,你当真打定主意了?”

  芳纯想起答应清圆的话,蔫头耷脑道:“再说吧,我近日脑子乱得很,不想提这个。”

  汪氏哦了声,“是该好好斟酌才是。”脸上笑着,那笑容却在唇角慢慢凝固成了冰。

  世上并非个个人道心如恒,面对弱小时出于怜悯诚心相帮,但若干年后那个不起眼的孩子出人头地,成就超过自己每一个亲生骨肉,那么心境就变了。不服、不甘,甚至感到被愚弄被辜负,毕竟优越感大打折扣,是件令人不愉快的事。

  让她和离,把她打回原形,其实就算芳纯回云中去,也不至于过得太难,毕竟她父亲还算宠爱她,家里那个继母也不敢多说半句。但不知为什么,原本板上钉钉的事,这会儿又绝口不提了。皓雪回来同她商议,这么耽搁下去八成要生变故,莫如换个法子,至多费些手脚,最后也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汪氏搁下茶盏道:“你原说和离,其实我心里头是极不赞同的,成个婚多不容易,半道上回了娘家,难免叫人戳脊梁骨。这程子我仔细思量了,你和姑爷之间的岔子,还是出在孩子上头。你成亲快三年了,好容易怀上一个又掉了,难怪姑爷第二日就撇下你回值上去了。沈家子嗣不健旺,他嘴上不说,心里不知什么想头,要是哪天领了外头女人,带个孩子回来认祖归宗,到时候只怕有你哭的。”复牵了她的手,语重心长道,“姑娘,咱们是至亲无尽的骨肉,你母亲不在了,我少不得事事为你着想。像才刚我说的变故,你可有什么应对的好手段?”

  芳纯被她说得发怔,她从没想过沈澈会在外头有女人,甚至在外头养儿子。她觉得恐惧,心底最深处疯长出无数的手来,紧紧攥住她的命脉,她惶然说:“姑母,你说我该怎么办?”

  汪氏看着她,深深叹了口气,“我只当你心里有算计,谁知你压根就没思量过!这年头,哪里有不纳妾的男人,你进门三年无所出,这是偏巧沈家老夫人不在了,倘或上头有婆婆盯着,只怕早就往姑爷房里添人了。依我说,与其他外头带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倒不如你自己挑个知根知底的,没的将来弄出宠妾灭妻的笑话,白费了这场心血。”

  芳纯脑子都木了,“纳妾……知根知底的……”

  汪氏看准了道:“小门小户的姑娘自然是纳妾,要是大家子正经的小姐,只要知书达理,能和你一心,也不能亏待人家,给个平妻的位分就是了。”说罢话锋一转,笑道,“虽说是平妻,到底地位还是不及你。你也不必怕,不过是放了恩典不叫人家行妾礼罢了,说到根儿上照旧低你一头。”

  不知二太太怎么打算,边上的崔婆子算是听出来了,这位表姑太太只差没把人选递到二太太嘴里去。又是大家子小姐,又是知根知底,又是和你一心,这说的不是他们九姑娘是谁?

  崔婆子直撇嘴,真真其心可诛,这是哪路娘家好亲戚!要是二太太松了这个口,可真是挖了坑,要把自己活埋了。

  芳纯那头呢,不是听不出姑母的意思,可是当初成亲时沈澈就和她许诺过的,一辈子不会纳妾,自己怎么能上赶着往丈夫床上塞人?她对沈澈的感情从来没有减淡,她闹,只是发泄自己的郁塞不满,一旦想起沈澈身边有了别人,她心里头又像刀绞似的,着实比死还难过。

  再说皓雪那样清清白白的姑娘,怎么能委屈人家来共侍一夫!表姑母大约是想着皓雪能和她作伴,遇着难事的时候让她有个商量的人,可这全是表姑母的意思,皓雪自己必定是不愿意的,毕竟她那么反感沈澈。

  芳纯只好推说要再想想,含糊敷衍过去了,总不能让长辈下不来台。崔婆子长出了一口气,心道还好,她们姑娘尚未糊涂得那样。

  汪氏后来便没再细说下去,芳纯的性子她知道,说她守旧,她大胆得很,说她要强,又似个面人儿,紧要关头没有自己的主张。

  “我的话,你再琢磨琢磨吧,姑母总不会害了你。”汪氏走前这么交代了一句,“这事也别同东府的商量,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人家存着什么心思。”

  丫头前脚把汪氏送出了府,崔婆子后脚便扒心扒肺说:“姑娘,皓雪姑娘这是想跟咱们姑爷呢,你瞧出来没有?”

  芳纯迟迟的,还是摇头,“这是她母亲的意思,她自己未必知道。”

  崔婆子只剩叹气的份儿,心里焦灼,便上东府垂花门上等着,等到将入夜,大老爷和夫人才回来。

  清圆同沈润有说有笑走在长廊上,想起先头蒋氏的嘱托,清圆道:“难为二婶子,瞧准了我今天回门,特特儿赶到陈府上。今年武举,谢家三位爷都算有了功名,她哪能不急呢。早前就和我说过,想替两个哥儿谋份差事,只是她那两个儿子都不长进,怕是栽培不起来,略提拔一回,尽了意思就成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润忖了忖道:“谢家那三个也算正经武举出身,上军中拜了校尉,谢训家的既托了我,总不能差得太远。殿前司骑胄案缺两个押班,让他们上库里管军械去,要是干得好,再在班直里头替他们谋两个位置。”

  清圆不大放心,“管军械的可要紧?我怕他们出了差池殃及你。”

  沈润笑道:“不是什么要紧的差事,再说还有底下人核实。”

  清圆点点头,才下台阶,便听红棉道:“夫人,崔嬷嬷来了。”手机端sm..

  她哦了声,“先让她在偏厅等一等。”自己照旧陪沈润回房。

  沈润到了天黑就要找床,有些撒娇似的拽住她道:“娘子,你要保重自己的身子,府里的杂事太多,交给底下人去办,事事亲力亲为,没的累坏了自己。”

  清圆枯着眉冲他笑,“殿帅,我在这屋子里难道不是更累吗?”

  他怔了怔,“这种累你不喜欢吗?”

  清圆细想想,脸上又红起来,扭捏一下道:“其实还是喜欢的,我只怕你亏了身子。”

  她哪里知道,在迎娶她之前,他足足大补了一个月,那些鹿茸鹿血岂是白吃的。不过不好意思说,毕竟谁还没点秘密呢。

  “事情留到明天再办成不成?让那婆子明早来。”

  她推他坐在床上,含笑说不成,“既然等到这么晚,必是有要事。你先洗漱,洗干净在床上等我,我办完了事就回来。”说罢在他额上亲了一口,这才脱身往外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