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瓯春 第74章第74章

小说:一瓯春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01-28 18:3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抱一抱,软玉温香,她在他怀里停靠,虽然只有谨守分寸的那么一点接触,他也觉得此生无憾了。

  若说礼数,大大的不合,清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儿。也许因为这个人是他,曾经在她最委屈的时候提供胸膛让她倚靠,别人看来坏得入骨的人,于她来说却是这寒凉人世间唯一的温暖。

  他心跳得隆隆,她听见了,沈指挥使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了吧!她靠着他的颈窝,黑暗里谁也看不见谁,只觉一蓬蓬的热浪翻滚起来,这屋子变成一口大锅,人在里头蒸煮,慢慢脑子就木了,四肢百骸也要融化了。

  他低下头,脸颊轻触她的额,一手搭上她的肩,向下去,找见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到这刻时可以确定了,她心里也有他,只是太守信用太自矜,周身便壁垒高起,让人亲近不得。她不知道,十五六岁,正是姑娘最有权出尔反尔的年纪,那天只要她来说,说不想嫁给李从心,说让他想想办法,他当夜就会预备好大雁,往谢府去提亲。可她偏不说,她以为夫妻不过如此,就算不喜欢李从心,她也必须履行承诺。

  何必呢,其实她不明白,夫妻未必全是她看见的怨偶,还有一种蜜里调油一辈子的,将来他自然让她知道。

  他曾听他父亲说过,妻子像一面镜子,会反射不一样的光。如果你挚爱她,那么她便会光华灿烂,如果你轻贱她,她便蒙尘,不管怎么拂拭,也亮不起来了。他见过三十来岁愁容满面的贵妇,也见过荆钗布衣鲜焕柔软的农妇,他那时想,将来就算再大的风浪,也要保他的妻子安然无虞,这个念头在见到清圆后,愈发强烈。

  青面獠牙,一往情深,他的种种只有沈澈和圣人知道,他们不约而同地,都觉得他吃错了药。疯了就疯了吧,当他怀里抱着她的时候,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清圆轻轻摇了摇他的手,“咱们认识很久了吧?”

  他嗯了声,外头暴雨如注,他在雨声里闭上了眼睛,“可能上辈子就认识。”

  “咱们不谈上辈子,只谈今生,既然认识了那么久,有什么不能直呢。”她的嗓音像糊了一层蜜,紧紧包裹上他,“有个词儿很好,叫过犹不及,你说呢?”

  他心里明白,以她今天这一连串的奇怪举动看来,她八成已经知道内情了。

  沈澈房里的人来找过她,还有什么可说的,芳纯那鱼脑子,只怕没两句话就被她探出底细来了。只是彼此都硬撑着,仿佛谁先开口谁就败了,低低的轻笑在他鼻腔里震荡,“姑娘有什么话,想同我说么?”

  清圆有些气恼,勉强耐住了性子道:“我想听你说,不拘什么都可以说。”又撼了撼他,“说呀。”

  他沉吟了下,微醺般嘟囔,“你很香,腰也很软。”

  这是赤裸裸的轻薄,清圆气得咬牙,又不好打他,只能继续诱哄:“别在我身上打转,说点别的,还有么?”

  他又想了想,“圣人已经下旨,命我调拨驻扎在剑南道的禁军了。这一仗只能赢,不能输,倘或攻不下来,少不得要我亲自出马。”

  清圆吃了一惊,“你要亲去么?”

  他说是啊,揽住她肩背的手缓缓滑下来,轨迹旖旎,口中曼应着:“我在军营里呆了十年,多少大小战役都参加过,对吐蕃人的用兵也熟悉。”

  清圆只管发怔,打仗事关生死,她以前觉得征战沙场离她很远,但上回碧痕寺回来的路上遇了那伙强梁,眼睁睁看着那个小厮死在她面前,她就知道这事有多可怖。

  “战场上刀剑无眼……”她嗫嚅着,“你不是掌管殿前司的么,怎么也要打仗?”

  “殿前司麾下禁军,不单负责帝王仪仗警跸,紧要关头也是要上战场的。”他笑了笑,“你以为我们这些人全是花架子,穿着漂亮的公服和甲胄,就是为了好看?”

  清圆被他带偏了,等醒一醒神,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长满了沈润的手,便红着脸把他推开了。

  脑子里有点乱,他要出征让她悬心,但更可气的是他老奸巨猾,就算拿美色相诱也不顶用。她泄了气,站起身道:“你真的没有旁的和我说了么?”

  外面闪电划过,他支着头,神情惬意,作势想了想,还是说没有。

  清圆点了点头,“那就当我没来过吧。”手机端sm..

  他嗳了声,“要走么?来都来了,还是留下过夜吧。”

  清圆负气说不了,“将来殿帅身边自有佳人相伴,我就不凑这个趣儿了。”罢循着门上的光,从槛内迈了出去。

  白天的燥热因这一场豪雨消弭了,扑面全是清冽的空气。清圆在廊下站了站,看雨打蕉叶簌簌作响,虽没能诈出他的实话来,但心里却是安定的。推荐阅读sm..s..

  明天的好消息,想来必是陈家祖父母入幽州了。谢家如今对她不闻不问,总算她可以大大方方同二老团聚,再也不必担心谢家诬告祖父诱拐了。至于沈润,这会子不承认不打紧,来日且有时间和他慢慢清算。

  不过这府里终究还是沈润的天下,唯一能帮上忙的只有芳纯了。次日延捱到辰时往西苑去,芳纯才起来,脸也只洗了一半,见她来了大觉意外,意有所指地取笑着:“到底年轻人,身子骨就是强健。这么一大清早便赶到我这里来,怎么不多睡会子?可是大哥哥又往上京去了?”边调侃边擦牙,口齿不清地说,“我早前还感慨大哥哥端稳,原来却错看了,瞧瞧这两地奔波,和我们二爷当初一样……大嫂子,不知大驾光临,有何吩咐呀?”

  近前侍奉的婢女只是笑,清圆也老大的不好意思,“姐姐快别笑话我了,这话屋里说说犹可,没的让别人听见。我这回来,是有事请你相帮。”

  芳纯扭头看她,“什么事?只要不是让我给你预备车马出府,一切都好商量。”

  清圆笑道:“你多虑了,我不过想问姐姐借两个人,替我打探外头的情况。今儿我祖父和祖母应当要入幽州了,他们早前一直在横塘,我不放心,就算殿帅有安排,也唯恐老人家不习惯。他们奔波千里,全是为了我,我想早早得了消息,好去迎一迎他们。”

  芳纯有些迟疑,“你何不去问殿帅?”

  清圆慢吞吞冲她一笑,“你忘了,这事还是你透露给我的,我怎么去问殿帅?问了岂不是告诉他,是你泄了密?”

  芳纯被揪住了小辫子,一时大呼倒灶,无奈之下只能答应她,悄悄打发两个小子在门外候着,一有消息即刻往二门内禀报。

  清圆坐立不安,勉强喝了两盏茶,便起身在廊下等消息。雨后初晴,空气里已经隐约起了凉意,幽州的气候总比横塘快一步,横塘的这个时节,大雨过后仍是骄阳似火呢。

  她心里急,不免来回踱步,芳纯被她转得眼晕,撑着下巴道:“且坐会儿吧,人一到,还怕他们不进来报信儿?”相比迎接陈家二老,她更好奇的是清圆在东苑这两夜是怎么过的,便靦脸打探,“你和大哥哥两个人,到底怎么样了?”

  清圆明白她想问的是什么,园子里值夜的人都给打发了,怎么能不引人遐想。她尴尬道:“殿帅是守礼守节的人,对我很客气。”然而想起这两夜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又觉得心虚,怏怏红了脸。

  芳纯仔细审视她,越是盯着她瞧,她的脸就越红,顿时捂住了嘴哑笑,“我可是过来人,还瞒我?”

  清圆百口莫辩,“我说的都是实话……”

  “知道、知道……孤男寡女同住在一个院子里,姑娘豆蔻年华,大哥哥虎狼年纪……”

  说完彼此都讶然,芳纯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罪过,我一向敬重大哥哥,怎么拿他打起趣来!”

  清圆叹了口气苦笑,“原也不能怪你,好好的一个姑娘,不明不白叫人送进别人府里,不说住在一个园子里,单是在沈府过了夜,我这辈子就抬不起头来。至亲骨肉这么算计我,多叫人寒心,我们老太太是冲着把我送给指挥使做妾的……真是半点脸面都不顾,枉我叫了她这么长时候的祖母。”

  芳纯只好安慰她,“你不必想那么多,这件事谢家不会说出去,咱们府里更不会往外宣扬。你入府当天,东苑里头就传令出来,叫个个管住了自己的嘴,咱们家主是干什么吃的,要是连府里下人都约束不了,白担了这朝中重任了。”

  才说完,就见一个婆子匆匆从抄手游廊上过来,到了槛外一纳福道:“回二太太话,小子听了门房上的壁角,说往横塘去的人回来了。马车进了东平门,可要接的人没往府里来,往钦安街去了。”

  芳纯大惑不解,“去钦安街做什么?陈家在幽州也有产业?”

  清圆摇了摇头,“这我倒没听说过……”顿了顿问那婆子,“能摸准是进了哪一户吗?”

  婆子面露难色,“这却不知道。要不姑娘且等等,我出去和外头小子说,让他们再去探探,等探明了就来回姑娘。”

  清圆道好,看人又快步去了,略思量了下,回身对芳纯道:“我得想法子出去一趟,殿帅这会子往卢龙军大营去了,我悄悄出去,再悄悄回来,成不成?”

  芳纯大摇其头,“快别打这个主意,各处府门上都接了令儿的,哪个敢随意放你出去?再说我也没这个胆子,要是让大哥哥知道了,只怕连沈澈都救不了我——你现在可是人家的心肝肉,眼珠子!”

  清圆知道,要想出去简直是痴心妄想,只得暂且按捺,先打听清了消息再说。将要到午间的时候,东苑里的管事婆子过来了,纳了个福笑道:“姑娘,老爷回来了,正找姑娘一道用饭呢,姑娘快回去吧。”

  芳纯朝清圆吐了吐舌头,老房子着火真是了不得,如今沈指挥使是一刻也离不开心上人了。以前瞧他,心狠手黑人人都怕他,没想到冷漠的皮囊下藏着一颗嗷嗷待哺的心啊,要是外面死对头知道他在家这么粘人,怕是笑得肠子都要断了吧!

  芳纯暧昧地递递眼色,“快回去吧,没的人家亲自杀来,白费脚程。”

  清圆也没辙了,一面叮嘱:“万一探明了是哪一家,一定打发人来告诉我。”一面下了回廊,往东苑去了。

  丫头在前面引路,引进了花厅里,进门就见他一身锦衣站在鱼缸前,正往里头撒鱼食儿。

  “又去陪芳纯解闷?”他笑着问。

  窗外的一束阳光照在水面上,金鱼在水里游曳,粼粼的波光倒映在他眼眸,他含着那微光,眼里有风烟俱静的美好。

  清圆嗳了声,“我闲着也是闲着。”

  她在白天倒是一副端方的模样,很难同昨晚上大胆的她联系起来,横竖哪样的她他都喜欢,在他看来只有这样的姑娘才惹人爱,人前一张主母脸,人后软糯得团子一样,可以任他揉搓,任他予取予求。

  然而算盘打得好,人家却有自己的主张,清圆道:“昨儿你说的好事,现在能告诉我了吧?”

  其实她应该已经料到了,但比预计的提前了几天,一定让她惊喜。他对插着袖子得意道:“你猜猜,我把谁接到幽州来了?”

  清圆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人有些幼稚,为了给他留点脸面,装模作样道:“猜不着,谁呀?”

  “是养大你的陈家二老。”他哈哈一笑,“如今人已经到幽州了,我原想先把他们接到府里来同你见面,再去另安置一个府邸,没想到他们竟先一步差人打点好了。”

  果真这样有谋划的人,才能教养出面面俱到的姑娘来。陈家早前也不是寻常人家,祖父仕途虽平平,但祖上却是经商的大户,人脉必定不窄。老人家不愿仰仗他人,这点是令人敬重的,让清圆回陈家出嫁,并不辱没了她。

  于是他眼巴巴看着她,等她来夸他,结果等了半天,等来清圆微微一笑,“这件事我是要多谢殿帅。”

  沈润迟疑了,昨晚上要套他的话,一口一个哥哥叫得热闹,今天家里人来了,就管他叫殿帅,难道是要划清界限吗?

  他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姑娘,你不高兴吗?”

  清圆说高兴,弯弯的眉眼,看上去真是欢喜的。她攥紧了团扇的象牙柄,攥得用力,手也微微颤抖,抬眼问他:“我现在能去见他们吗?”

  沈润道:“他们才到,也要安顿一下,咱们先吃饭,吃了饭我就带你去……”

  但话音未落,周嬷嬷进了园子,站在滴水下回禀:“老爷,陈家二老到了,求见老爷及四姑娘呢。”

  清圆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她正.念着盼着,不想他们就来了。

  所以哪里还等沈润答应,她提裙便跑了出去。一气儿跑到前院,远远见年迈的祖父和祖母风尘仆仆的样子,她进门便跪下了,嚎啕大哭:“孙女太不孝了,让二老这么大年纪还要受颠踬之苦,孙女万死不能赎其罪。”

  旁观的沈润长叹了口气,这才是骨肉相见的样子,不是谢家老太太那样,牵一牵手,摸一摸脸颊就作罢的。

  陈家老太太和清圆抱头痛哭,老太爷在一旁看着,眼里也浮出泪光来,但因在别人府上,不能失了体统,便向沈润拱手,“沈指挥使,家下姑娘多蒙沈指挥使照顾,老朽感激不尽。原先我们在横塘,鞭长莫及,如今人来了,不便再叨扰殿帅,我们这就接姑娘回去了。”

  沈润略怔了下,发现事态的发展和他想象的大不一样,不过也因清圆,愈发敬重陈家二老,叉手长揖道:“沈润与姑娘很有些交情,姑娘既遇了难,沈润自当全力相助,陈老不必客气。只是……”他望了望清圆,“只是我与姑娘……”

  陈老太太掖了泪,向沈润行了一礼,复笑道:“多谢殿帅思虑周全,把我们接到幽州来。我们这一路上听见些传闻,说殿帅要与穆府尹家姑娘定亲了,真是恭喜殿帅。”

  这个时候要是再不说清,后果就会很严重了,沈润忙回了一礼,正色道:“都是坊间传闻,沈润和穆府尹家往来甚少,定亲一事更是无从谈起。”

  陈老太太听了,长长哦了声,“竟是一场误会,既这么,我们陈家原也是横塘的好人家,好人家的姑娘,当以好人家的规矩来办。人我们先带回去,殿帅若有什么打算,还请依礼行事。今日之后我们姑娘仍是深闺中的姑娘,殿帅若要求亲,三书六礼一样不可欠缺,一样不可怠慢。诚意到了,还需我们姑娘考量,若姑娘点了头,到时候咱们请期定黄道吉日,殿帅再来迎人,如何?”

  沈润摸了摸额角,汗都出来了,忽然发现和那样上规矩的人家打交道,远比和谢家打交道更难,但他不敢怒也不敢,俯首道是,“沈润听老夫人教诲。”说完看看清圆,清圆对他简直满脸鄙夷,他讪笑了下,尴尬地问,“姑娘,你喜欢养猫么?我的通引官家里才生了一窝猫,过两日我带你去聘狸奴,好么?”,,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