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瓯春 第38章第38章

小说:一瓯春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01-28 18:3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迈出谢家的门槛时,正碰上一场急晴,洗刷一新的天宇上云层还未散去,忽然从云翳边缘投下一排光瀑,那光瀑流淌过青黑的屋脊,从蛰伏的每一片瓦楞上倾泻而下,支起无数光的韵脚。

  李从心站在檐下,见过牵挂已久的姑娘,那种纷乱的心情并未有任何平定。然而这清透的、鲜亮的世界,忽然让他振奋起来,他吸了口气,轻快地走下台阶,走向他的马车。

  赶车的小厮怀抱鞭子,正坐在车辕上看远处的风景,眼梢瞥见有人来了,忙跳下地,快步上来接应,“三爷,咱们现在往哪里去?”

  丹阳侯府在幽州是有别业的,他登上马车放下了垂帘,说:“回去。”

  先把一切安顿好,就开始着手预备设宴的事。如果先前无法和清圆私下说话,让他感到有些遗憾,那么即将开设的筵宴又让他看到了希望。他知道清圆的难处,她在谢家地位尴尬,那些长辈也好,兄弟姐妹也好,真正爱护她的寥寥无几,她必须寸步留心,才能在那宅门里勉强存活。如果说感情,在她静得如同深潭的外表下,未必没有汹涌的巨浪。只要让她走出那个深宅,脱离长辈虎视眈眈的监视,他就能仔细同她说一说他的想法,也许她听过,会对他有改观也不一定。

  为了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小侯爷真算煞费苦心。也巧得很,本以为沈澈休沐还需等上几天,没曾想第三天门上就有人进来通禀,说才刚接了消息,沈指挥使和沈都使都已经回幽州来了。

  李从心没有耽搁,即刻直奔沈府。马驾得急,到了府门前才拽住缰绳勒停,那玉花骢扬起前蹄发出一声嘶鸣,沈澈恰好从门上出来,见他这样吃了一惊,笑道:“这是谁?不过半年没见,想我想得这样?”

  男人的友谊,是大刀阔斧的豪迈。李从心跳下马,沈澈便迎出来,两个人击掌撞肩一通亲近,最后勾肩搭背走进了门庭。

  “这半年过得怎么样?”沈澈笑着,亲手给他沏茶,“你不在幽州,我们这帮兄弟聚得也少了。徐引上月刚升了轻车都尉,原想设宴庆贺的,知道你要回来,特意往后推了推。”

  李从心端起茶碗,两个人以茶代酒碰了一杯。他们是多少年的老友了,私事也不忌讳说,李从心喝了口茶,只管摇头,“我在幽州一久,家里老太太坐卧不宁。上回借着身子不豫,八百里加急招我回去,我到家一看,不过是头风犯了,信上说得那么唬人,险些没把我吓死。反正人到家后,无论如何不肯叫我再回幽州了,这回是家父在尚书省替我谋了个都事,我借着到任的名头,才从家里脱身的。”

  沈澈倒很觉得羡慕,“家里一应都为你安排妥当了,你还有什么不足?”说罢朝他拱手,“还未恭喜你呢,如今也是有公职的人了,李都事。”

  李从心大笑,“一个八品的衔儿,恭喜什么!倒是徐引,这回升了正四品,是该好好庆贺才是。不过咱们兄弟相聚有的是时候,我今儿是受人之托来见你。谢节使已经回剑南道述职了,他家老太君想答谢你们,又怕正主不在慢待了贵客,请我代为筹办宴席,邀你和殿帅赏光。”

  沈澈哦了声,“你这是女婿抵半子么,这种事也要你代劳?”推荐阅读sm..s..

  要是换做平时,小侯爷很享受这种美丽的误会,但今日不一样,他对清圆愈是真心,就愈忌讳那种不清不楚的传闻。于是笑着解释,“什么女婿抵半子,我和节使的三位公子有些交情罢了,既然老太君托付,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也不能推脱。”

  然而沈澈不信,笑问:“上回谢家的四姑娘拿着名刺来找我,说是你举荐的,你和这位四姑娘之间是什么关系?”

  他如今好像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只要有人提及清圆,他的心上便能感受到一种极细微的牵扯。但鉴于上次他的莽撞,给她招去了那么多的烦恼,如今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对旖旎传闻习惯式的默认了。

  “也没什么关系,只是一次在春日宴上偶遇,因为她哥哥们的缘故,略走得近些而已。”

  沈澈愈发不信了,“只是略走得近些?谢家好几位姑娘,怎么没见你把名册交给旁的姑娘,偏交给她?”

  李从心果然沉默下来,垂着眼,纤长的眼睫覆盖住眸子,半晌才道:“不瞒你说,我对她确实有些意思,在横塘时也同家里要求过,打算托人登门提亲,可是……”他慢慢摇头,“殿前司既然承办过看管谢家的差事,必定对四姑娘的身世了如指掌,家里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并不十分赞同。”

  “那四姑娘对你呢?”沈澈是有心探听,笑着说,“恐怕也指着小侯爷救她出虎狼窝吧?”

  李从心说不,万分遗憾地嗟叹:“倘或她有这份心,我倒敢大胆施为了。上回央我母亲托媒人登门,结果我母亲反把人家羞辱了一通,害得四姑娘挨了训斥,我到今儿还觉得很对不起她。她那个性子,受了委屈也不说的,就是远着你。我前两天见了她,她像是比以前更自省了,不知是碍于家里长辈都在场,还是对我从未上心……”

  沈澈简直要发笑,“小侯爷可是脂粉堆里混惯了的,如今这是怎么了?为一个小小的庶女愁眉苦脸,叫我拿哪只眼睛瞧你?”

  李从心想了想,也自嘲地发笑,“风流债欠得多了,少不得要偿还。她确实和我以前认识的姑娘不一样,若说勾人,她行端坐正,半点也不越雷池,可不知怎么,偏能叫我念念不忘。我想了想,家里将来确实缺这样一位当家主母,要是有她管着,或许我能长进些。”

  沈澈惊诧之余不由哑笑,原来不止一个人这么想,难道这位四姑娘有“主母相”么?这种事,说到底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也见过谢清圆,却从不认为这么一个小姑娘,能担负起一家子的琐碎来。

  闲谈了半天,终究要归正传,李从心道:“我定了初六日在我别业备宴,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谢家兄妹也会一并到场。”

  沈澈刚要开口应承,却听隔扇门那头有个嗓音传过来,“初六正好休沐,上头体恤殿前司这段时间辛苦,多赏了两日填补先前的亏空。”

  沈澈和李从心都站了起来,那厢话音才落,人就到了门上。沈润一副温和洁净的面貌,寻常燕居时也没有逼人的气焰,反倒闲适优雅,很有读书人的秀色。他含着笑,边走边道:“上回咱们赴了谢家的宴,一直也没有还礼的机会,我看这样吧,这次就设在咱们府上,没的叫人笑话咱们武将人家,不懂礼数。”

  李从心有些迟疑,他结识沈澈,和沈润当然也有过交集,往常竟没发现他是个这样周全的人。

  沈澈顿时意会了,笑道:“也好,芳纯同我说过,很喜欢谢家四姑娘,要是把宴设在咱们府上,她知道了定然高兴。”

  他们这样热络,反让李从心意外。沈家当初满门入罪,沈润兄弟忍辱负重才有今天的地位。沈澈倒还好些,在哥哥的庇佑下没有吃太多的苦,沈润则不同,重振家业的担子全在他身上,多年下来看透了人世间的冷暖,不喜欢热闹的场合,也不与人有过于密切的往来。沈家除了沈澈大婚,从未设过任何筵宴,如今居然要破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初六日,就这么定了。”沈润并不理会李从心的犹豫,“一应都由我们府里预备,届时你与谢家诸位准时赴宴就是了。”

  指挥使毕竟是指挥使,话里总有不容质疑的强硬,李从心蹙眉微笑,心里虽存疑,但也不好与人硬争,便道:“既是殿帅的心意,我一定代殿帅转告谢家。怕只怕老太君怪罪,原说谢家做东道的,如今竟要你们破费。”

  沈澈只管打哈哈,“芳纯近来身上不大好,想出门也不能够。倒是在家里设宴款待,一则让她热闹热闹,二则免了你的麻烦。”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从心也只得妥协,从指挥使府出来,便打发人去谢家传话。眼下虽不明白沈润的用意,但能同清圆在谢府以外的地方共处上半日,已然达到他的目的了。

  那厢老太太头天得了李从心的消息,第二日就有请帖送到门上,于是招了清和姊妹过荟芳园来,仔细叮嘱着:“原是想偏劳三公子代咱们设宴的,可如今计划有变,初六日改由指挥使府做东道了。这件事于咱们来说虽脸上有光,但你们的一一行都要千万留神才好。上回老爷的事,耗费了多少银子钱,你们心里有数,那位沈指挥使存了什么心思,到底谁也不知道。横竖你们记好了,咱们一日和他们只有银钱往来,一日就要提防,就算极寻常的闲谈都要留一份心,没的说漏了一句半句,叫人拿住把柄,回头又生事端。”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清如的脑子一向简单,她听了老太太的吩咐,暗里便不大称意,小声嗫嚅着:“又要赴宴,又怕说错话,那还去做什么!倒不如我们自己办了席,请淳之哥哥过府来,沈家那头咱们托病敷衍过去就是了,免得提心吊胆,连大气也不敢喘。”

  老太太虽六十岁的人了,耳朵却很好,清如那些不识抬举的话被她听见了,顿时虎起了脸斥道:“人家下了帖子相邀,你说不去便不去,是打量人家收拾不了你?别以为老爷如今的难关迈过了,往后就一帆风顺了,人家是天子近臣,老爷是外放的官员,里头亲疏,拿你的脑子好好想想!之乎者也几时比得过枕头风?但凡你多读点书,也不至于说出今天这么不知轻重的话来。”

  老太太这一通数落,把清如唬住了,她怔着一双大眼睛,惶恐地看向扈夫人,扈夫人只好打圆场,和声道:“母亲消消气,二丫头也是心直口快,怕过了府不留神犯忌讳,反给家里添麻烦。”

  说实话,老太太有时候很嫌弃清如的一根筋,她是托生得好,投进了正头太太的肚子里,要是没人处处点拨,处处护着,早就被人算计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女孩儿怀春,就像春天来了花开,秋天来了结果一样,都是人之常情,但脑子里也不能一味只算计着成全自己。能攀上丹阳侯府固然不错,朝中炙手可热的新贵就不用巴结?沈府既然设宴,总不是平白无故的,退一万步当真没有图谋,她们姊妹过去走动走动也是好的。

  清圆从上房退出来,什么也没说,不过轻轻叹了口气。

  抱弦道:“姑娘可是不想赴那个宴?”

  清圆眯着眼睛看向远处的树,喃喃道:“只怕是场鸿门宴啊。”

  抱弦怔了怔,“那姑娘预备怎么处置呢?或者就像二姑娘说的那样,越性儿装病吧,只要不去,有什么变故也怨不上姑娘。”

  可是人家既然设了局,你不去,岂不愈发叫人针对你?清圆蹙眉摇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宴咱们只管赴,到时候你寸步不离跟着我就是了。倘或麻烦还找上门来……索性把话摊开了说,人家是见过世面的,总不能为难我一个小丫头。”

  抱定了主意,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那天没能还掉的玉佩重新翻找出来,趁着沈润在府里,搁在他能看见的地方就成。都是聪明人,她原物奉还,他就没什么可做文章的了。

  第二日便是初六,大家收拾停当了,辞别老太太准备出门。一场前途未卜的宴,远没有赴春日宴那样的好心情,清如因前一天挨了老太太的训斥,把气全撒到了清圆身上。阴阳怪气的挤兑是每日必须,擦身而过时一唱三叹般调侃:“四妹妹这回是真攀上沈指挥使兄弟了,今儿借着你的东风,咱们也上沈府开开眼界。”

  谢家的家风就是如此,即便你肝脑涂地,也得不着一声好。清圆听清如绵里藏针,心头反倒踏实下来,看她们各自登了车,抱弦待要搀她上脚踏,她把手撤了回来,转身往清如的车走去。

  清如原要放帘,眼见她来了,登时有些慌,往后挪了挪身子道:“你要干什么?”

  清圆永远是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探进手来,悄声说:“二姐姐快接着。”

  清如不知她是什么用意,见她手里抓着一个镜花绫做成的荷包,犹豫着不敢去接。

  清圆硬塞进了她手里,细声道:“二姐姐知道这是什么?”

  清如摇摇头。

  “是三公子先前送我的。”清圆脸上露出了一点忧伤的神情,落寞道,“我和他终究是不能成事的,可姐姐也瞧出来了,他对我还有牵挂。我思来想去,这么下去对彼此都不好,今儿就借着这场宴做个了断吧,这物件转赠二姐姐,二姐姐一定要收好。”

  清如和绿缀面面相觑,虽然不信她有那么好心,但也挡不住对淳之哥哥的向往。于是扯开荷包的扎口看,一面不忘警告她,“你最好别想戏弄我……”结果倒出的竟是一块兽面佩。

  清如愣了一回,这种东西一看就是男人的物件。她们平时是恨清圆恨得咬牙,却也知道除了李从心,她与外男没有交集,所以几乎可以断定这东西就是李从心的了。

  “为什么要给我?”清如侧目乜着她,“你按的什么心?”

  清圆眨了眨那双鹿般纯质的眼睛,“二姐姐对三公子不是有情么……还是我会错意了?二姐姐若不要,那就还给我吧,只当我没来过。”

  她作势要拿回来,清如自然不肯,她见状也不计较,轻声叮嘱着:“想个法子让他看见,三公子是聪明人,一见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说完鼓励式的一笑,转身往自己的马车去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