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瓯春 第11章第11章

小说:一瓯春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01-28 18:3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和又连着好几日如坐针毡,最终迎来了好消息。

  那日上上大吉,正是提亲的绝佳日子,因前一日已有口信传到谢府,清和身边的丫头新雨漏夜赶了来,带着笑,欠身行礼说:“四姑娘,我们姑娘打发我来传个话,明儿请姑娘赶早,老太太跟前请了安略等片刻,我们姑娘请四姑娘作陪。”

  清圆正在屋里绕室背书,听了新雨的话,放下书哦了声,“这么说来,可是有好信儿了?”

  新雨说正是呢,“明儿知州夫人领开国伯家的人上门提亲,大公子也要一道来的。我们姑娘面嫩,不好意思独个儿见人,因请姑娘当陪客,好给我们姑娘壮壮胆儿。”

  其实这谢家上下,只有清和是最不知设防的。清圆刚回来的时候,她也跟着兄弟姊妹们一道针对她,后来清如和清容反了她,她就和清圆走得近了,且有越来越热络的势头。清圆有时候不免嗟叹,她在谢家一直是无人理睬的异类,如今这清和,倒给她带来了一点慰藉。

  她点头道好,“你替我带个话给大姐姐,就说我先给她道喜了。明儿我在荟芳门上等着她,咱们一道进园子。”

  第二日果真早早起来梳洗,挑了件如意云纹的窄袖衣穿了,便匆匆出门去。

  南方的早春总有薄雾缭绕,太阳将升不升的时候渐渐散去,便分成了两截,上半截澄明,下半截沉甸甸坠在台基下,花草底。人一路行来,恍惚有登云之感。

  谢家的晨昏定省尤其严苛,半点马虎不得,扈夫人连同东西府分了家的几个妯娌从老太太屋里退出来,便停在外间受儿辈的请安。

  清圆向来是最不起眼的,她挨在角落里,跟着姐姐们行礼,扈夫人和几位婶婶的视线都停在了清和身上。

  二叔谢训的夫人蒋氏,生了一张能善道的嘴,虽家里儿子狂嫖滥赌,也能从犄角旮旯里挖出一番道理来,“娶的媳妇不中用,日日病西施模样,过门一年了肚子也没个动静,哪里能怪正元”,这是她常说的话。今日清和要聘人家了,她首先对清和说了两句恭喜,复谆谆叮嘱她:“姑娘家过了门子,头一桩养好身子,先怀上一儿半女,将来在婆家的地位才牢靠。”

  这话说得太早太早,要是按理来断,是她这个做长辈的不尊重了。但自己家里关起门来说的私房话,不好那样顶真,清和便笑了笑,含糊地应了。

  三叔谢悯的夫人裴氏倒没有沾染太多市侩气,即便到了四十岁的年纪,面上还带着姑娘式的腼腆,对扈夫人笑道:“大嫂子近日可真辛苦了,三爷的婚事就在下月,如今又添了大姑娘,且要受阵子累呢。”

  扈夫人面上永远一团和气,怜爱地瞧了瞧清和道:“儿女是父母的债,只要他们都有了好姻缘,我还稀图什么呢。婚事虽凑到了一处,还有两位姨娘帮衬,老太太那里也多有操心,料着还是可以应付的。”手机端sm..

  裴氏很实心,殷勤道:“我近来不甚忙,倘或有搭得上手的地方,大嫂子只管差人来叫我。”

  扈夫人还没应,蒋氏便撂了挑子,“唉,我倒也有这个心呢,可惜这阵子一刻不得闲,府里的事,庄子上的事一大堆,可要把人拖累死了。”心里恨裴氏充好人,连累了她,便有意和稀泥,“三妹妹惯常是个好心的,哪一日也上我那里走走,帮衬帮衬我?”

  所以有的人就是这样,好听话最善于说,当真有事求上门,头一个往外推的也是她。自己站干岸,还不许人出头,只要不和她穿一条裤子,她就话里话外给人上足眼药。清圆在一旁看得饶有兴致,这高门大户里有形形色色的人,静下来分析,是极有意思的一件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裴氏笑得讪讪,“二嫂子玩笑了,你府上动辄都是银钱进出的买卖,我哪里帮得上什么忙!”

  扈夫人忙打圆场,笑道:“你们各自都好生歇着吧,等到了正日子,只管来吃现成的就是了。”

  那厢孙子辈的退出来,孙女辈的便整整冠服,鱼贯入内请安了。

  谢老太太坐在罗汉榻上,看着姑娘们福身下去,开口道:“你们渐渐也都大了,清和是姑娘里头最年长,今儿开国伯家下聘,你们借着姐姐的东风,都留下见见世面吧。”

  众人道是,复退了出来,清和嘴上不说,心里其实并不称意。清如和清容两个处处给她难堪,今天这样的日子,老太太却要她们一同留下,万一中途生出什么事端来,岂不连她也叫人看低了!

  她闪在边上,愤懑地撕扯手绢,清圆见了便上前宽慰,低声道:“大姐姐别担心,她们只和你过不去,总不能和自己的面子过不去。外头来人,到底还是要脸的。”

  清和听了,这才定下神来。

  两家结亲,过礼是有时间定规的,日头再爬上去一些,隐约听见前院人声沸腾起来。大家登时坐直了身子往前张望,月荃从门上进来,笑着给老太太纳福,“恭喜老太太,恭喜大姑娘,开国伯家的大礼抬进了门,太太并两府太太和三位爷在前头支应。知州夫人拜了大媒,过会子就领开国伯大公子进来,给老太太请安。”

  谢老太太说好,家里又添一桩喜事,自是值得欢喜的。大家都应景地笑着,丫头们站在门廊下等候,见前面有人来了,恭敬地把人往上房引。老太太也带着清和姊妹们迎出来,知州夫人远远见了便笑开了,扬声道:“给老太君道喜,我这回又保一桩大媒,老太君可怎么谢我才好?”

  谢老太太热络地上前牵了知州夫人的手,笑道:“还有什么说的,明儿自叫他们封了两个大肘子,送到贵府上谢媒。”

  清和不声不响,朝队伍后头看,一眼便在人堆里发现了李观灵。他收拾得体面又精神,迎上清和的目光,爽朗地笑了笑。

  清和红了脸,待嫁的姑娘脸皮薄,一低头间不胜娇羞。清圆上前搀她,忽然听见有人唤了声“四妹妹”,本以为是哪位哥哥,谁知一抬头,竟是丹阳侯家的公子。

  清圆有些意外,不明白他怎么会登门上户,转念想想他和李观灵交情颇深,想必是陪同前来下定的吧!

  她不便搭讪,客气地微笑,叠拳向他行礼。李从心是多情公子,忙拱起手,长长对她还了一礼。

  他们这里多礼,边上的人都看在眼里。这世上最叫人恼恨的,莫过于你素来瞧不起的人,一个个成就都高于你。清如瞧得酸风射眼,心里也愈发不是滋味,不过不平归不平,要说这位丹阳侯家的嫡子,人才相貌倒是万中无一的。他穿一件天水碧的圆领袍,腰上束白玉带,这样颜色于普通人来说不好驾驭,他却能穿得相得益彰。原本家里几个哥哥也算仪表堂堂,但在他跟前,还是彻底给比下去了。

  清如脸上颜色不好,一旁的正则看出来了,便咦了声道:“淳之,你们认得?”

  清圆已经转身进去了,李从心望了眼她的背影,笑道:“那天春日宴上见过一面,没想到是贵府的小姐。”

  清如腹诽不已,她算哪门子的小姐,得脸的丫头都比她强些!好在正则的胳膊肘往里拐,没忘了向他引荐,逐个地介绍着,“这是我妹妹清如,这是我三妹妹清容。”

  清如和清容忙敛神道万福,彼此让了礼进去,李观灵已经拜过谢老太太,在下首落了座。老太太的上房里还没撤下地毯,他和清和隔着金丝地衣对坐,偶尔视线交错,便是悠悠一莞尔。

  老太太那天在车里,对清圆说过和丹阳侯府不是一路人的话,但见了丹阳侯嫡子还是十分客气的,笑着说:“三公子前几年曾上咱们家玩过,后来想是课业繁重,倒不常来了。”

  李从心叉手行了一礼道:“上年往幽州去了,今年开春才回来的。早想着要给老太君请安,只是一直苦于寻不着由头。”

  谢老太太道:“三公子可是说笑了,咱们和侯府也算世交,只怕三公子不肯来,哪里要寻由头才好登门!”

  他们你来我往说得热闹,清圆只是含笑坐在一旁听他们寒暄。李从心有意挑她对面的位置落座,也没有什么话,手里盘弄着折扇,间或抬起眼来望望她。可她好像没有姑娘家羞赧的那根筋,即便视线交错,她也神色坦然。

  如今女孩子是时兴见客的,不像以前那样藏在深闺里,所以她落落大方。也或者实在太年轻,还没来得及开窍,读不懂男人的表情和目光。可惜这样场合找不到机会攀谈,越是远着,越叫人念念不忘。

  横竖这场下聘大礼走得很顺遂,那些人的眉眼官司也打得热闹。清如从荟芳园里出来,仿佛看了一场和自己无关的戏,对老太太让她们作陪愈发不满。

  “大姐姐定亲,叫我们戳在那里做什么!”她回来同她母亲抱怨,“我看祖母是愈发糊涂了,姨娘养的,倒叫我这正头嫡女做陪衬,不怕自贬了身价。”

  扈夫人坐在桌前瞧礼单,指了指托盘里的璎珞项圈道:“你不赏清和的脸,总不好不赏开国伯家的脸。他家的礼算是做足了,几个妹妹都预备了见面礼,可见是有心抬举清和的。”

  说起这个便生气,清如愤然道:“那些小娘养的,天生会讨男人的喜欢,开国伯家的就不去说他了,如今连丹阳侯家也上了套,一心盯着四丫头。我原说丹阳侯嫡子好歹是公侯子弟,谁知眼界竟这样低,清圆那丫头龙龙钟钟,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

  扈夫人看了她一眼,蹙眉道:“你是谢府嫡女,不端着自己的架子,倒去同她们比较?清和出身虽不高,到底她娘是立了文书抬进门的,配开国伯家确实高攀,却也不算太过。清圆呢,莫说她自己怎么样,有那样一个娘,丹阳侯府纳妾她都不称头,你急什么?”

  清如被她母亲戳中了心事,脸上顿时一红,讷讷道:“我有什么急的……”

  “当真不急?我可听你哥哥说了。”扈夫人调开视线道,“不过那丹阳侯嫡子,倒确实是个上佳的人选,家世好,模样也齐全。只有一点,这样的女婿,多少人家都眼巴巴瞧着呢,可供他挑选的贵女多了,只怕将来收不住心。”

  清如并不赞同她母亲的话,“世上也有专情的男人,潘安守了杨容姬一世,母亲不知道么?”

  扈夫人笑起来,“果真女大不中留了……”

  话还没说完,婢女彩练送了封书信到跟前,说:“外头不知谁接了,送到门房上的,说请太太亲启。”

  扈夫人疑惑地接过来,料着是老爷先遣回来的书信,谁知展开读后,陡然变了脸色。

  清如见母亲这样,有些惴惴的,“是父亲的信么?”

  扈夫人没有说话,将信倒扣下来,重重拍在了桌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