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性 第二八八章 又遇西湖道人

小说:偷性 作者:金萍梅 更新时间:2020-01-23 21:40: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第二八八章又遇西湖道人

  这一夜,让韦嘉难眠。那只放在茜茜胸脯上的手几乎都麻木了,韦嘉都不敢动一下。直到茜茜熟睡了,韦嘉才缓缓将手抽离出来。

  此刻,韦嘉颇感欣喜,他经受了一番诱惑的考验。最让他动心的时刻,韦嘉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面对茜茜这样只能够去欣赏而不能去占有的女子,坚守住的底线,至关重要。

  韦嘉想着周末让茜茜提前回去。去把她的金毛猎犬带来,这样,自己就解放了。不然,日久生情,长时间这样相处下去,谁也难以保证不出轨。

  人毕竟都是肉身,不是泥塑的菩萨身子。丰富的情感藏匿在身体里面的,相遇着这等男欢女爱的好事情,岂能有不动心的?

  这个礼拜周末一到,韦嘉上午就用小车把茜茜送到火车站,让她乘坐动车回杭州了。送走了茜茜,韦嘉这才松了一口气。下午按计划,驱车跟着胡丽梅到了西湖别墅。

  韦嘉这次进别墅家门,不必担惊受怕了。里面空空的,椿香那小色女已经被胡丽梅安排妥当了,正在杭州某一处的房子里秘密养着胎气。

  椿香虽然不在了,韦嘉还是有些惭愧。毕竟是自己造的孽债,与椿香偷着了一回,结果让椿香怀孕了。韦嘉不知道这是胡丽梅事先预谋好的计划,却让他和椿香偷着提早实现了。而韦嘉心里一直在感激胡丽梅,关键时刻,为他解了难题。

  这下,胡丽梅的话韦嘉是当作圣旨来执行的,任何时候,都得百依百顺了。没有一点可以违背的。

  没有椿香在家里做饭,胡丽梅也懒得自己动手烧菜。于是,又开车带着韦嘉去了西湖边的望湖楼,吃了大餐西湖醋鱼。胡丽梅知道韦嘉喜欢吃这道菜肴,特意点单了一份四斤重的西湖醋鱼。

  晚餐韦嘉吃得美。那盘西湖醋鱼基本上是他一人吃完毕的。胡丽梅只吃了几样小菜。一般晚餐胡丽梅是不怎么多吃饭的。她要保持住身材,因而晚饭不会吃得太饱,而且要尽量少摄取脂肪和蛋白质。多吃点碳水化合物最好。

  吃过晚餐,胡丽梅和韦嘉没有忙着回别墅,他们照旧在西湖边散步了一会。胡丽梅还是穿着她那身莲花旗袍装,挽着韦嘉的手臂,悠闲地在西湖边漫步着。这仿佛是他们最惬意的时候。

  初秋的西湖,气候温凉。浮游在西湖水面的空气也是透色的、水亮亮的。西湖酝酿的秋声,是富有灵性的。这声音不是听到,而是凭着你神性感觉到的。

  傍晚,天色还亮着,西湖边散步的人还不少。胡丽梅和韦嘉正走着,忽然,曾经在吴山相遇到了那个衣衫褴褛的算命老者又出现了。

  老道人头发依然蓬乱着,拄着根拐杖,挑着黄色算命旗幡,腰间系着一只酒葫芦。老道人拦在胡丽梅面前,盯着胡丽梅看了好一会,说:姑娘,不认识我了吗?我可是在吴山给你算过命的。

  韦嘉拉着胡丽梅,悄声说:别搭理他了,这疯疯癫癫叫花子老头,不过想哄骗你几个钱罢了。

  老道人虽然看着邋遢,但精神矍烁,耳聪目明。他听得见韦嘉在说些什么话。

  老道人说:姑娘啊,我可不是想要你几个钱。我老道人算命,算得不准是不要钱的。怎么样,趁现在良辰吉日,再让我给你算上一卦,如何?

  胡丽梅对算命比较热爱。一听现在时辰是良辰吉日,便着意坐下来请老道长算命。韦嘉没有办法,胡丽梅喜欢算命,只得由她去了。

  胡丽梅在一条长椅子上坐下来。老道人坐在胡丽梅对面,说:不知姑娘今天要问哪一桩命理?

  胡丽梅看了一眼韦嘉,说:算一算我的姻缘如何?

  老道人端详了胡丽梅的面相,又瞧了一眼韦嘉的面容,点了点头,说:姑娘尊姓?

  胡丽梅说:胡丽梅。古月‘胡’,美丽的‘丽’,‘梅花’的‘梅’。

  老道人思忖一下,又问了胡丽梅的生辰八字,说:姑娘啊,你这辈子恐怕是有缘未果。

  胡丽梅问:此话怎讲?

  老道人说:单单从你的名字而。这梅花且属于隆冬盛开花朵,属于寒性之物。一般在隆冬开的花朵,很难结出果子来呀。花朵要在春天开发,万物生发,到了秋天才有结果。这是其一;其二你红颜美色,倒是吉人天相。可是感情上的事往往是一波三折。自古‘红颜女子多薄命’。如今看你脸面运势,事业正是顺意之时,但感情未必有真正的伴侣。在你的情感漩涡里,往往是朝秦暮楚的事情居多,始终如一相守的真爱很少。真如:不为桃花渐迷眼,却作流水还复来。此诗意可解其中奥妙也!

  胡丽梅说:听你这么说,我这一生,感情是不是飘零着,无所着落了?

  老道人捻动了一下乱糟糟花白的胡须,说:那也不一定的。感情还是要靠缘分来相守的。只要缘分到了,感情终会还原与你正果的。不过,你此生还有得子的缘分。当然并不一定为你自己亲生子嗣。未来若观音娘娘送子与你,这孩子必然是个神童无疑。你得好好相待他就是了。

  胡丽梅听到这,才面露喜色。掏出两百元钱,将老道人打发了。老道人笑眯眯地收了钱,起身飘忽着离去了。

  胡丽梅看着老道人消失的背影,不由得说了句:神。真是神人。

  韦嘉也佩服上了,说:这个老道人,最后这个观音娘娘送子的命,倒是被他给算准了。难道此人真是个神算子?

  胡丽梅说:那是当然的事。其它的命理也算得挺准的。比如说我的‘梅’字,冬天开的梅花,难有其果,正是如此啊!今生与这老道人相遇着两回,恐怕真是与他之间有段仙缘。好奇怪啊!真是奇怪的事情。

  韦嘉说:是啊,看着他穿着,像个要饭的叫花子似的。开口滔滔不绝算起命来,却是满腹经纶,头头是道的。

  胡丽梅说:这老道人,必定是仙者。或许我们还有第三次在西湖相遇着他的。瞧他刚才离去的瞬间,飘飘忽忽的,转眼间人就不在了。这不是仙,还是什么?

  韦嘉感叹,说:西湖边,是挺诡秘的。有灵气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就连我在此走一圈,浑身都像是沾染上了仙气一般。感觉飘飘忽忽的。

  胡丽梅说:那以后你就经常跟我回来在西湖边沾沾仙气,这样,也好消除你们男人身上泥性的浊气。

  胡丽梅和韦嘉在西湖边感叹一阵,见时辰不早了,便驾车回别墅去了。

  进了别墅,稍作休息,胡丽梅便整理好一背包东西从楼上提溜下来,让韦嘉带上,说:走,我这就带你去个幽静的地方,享受一番另样的自然景观……

  韦嘉想询问个仔细,要去什么地方?胡丽梅神秘地说:别问那么多细节。先保密。等去了你就知道了。这次,可是不比上次荷塘月色交欢的时辰逊色。保准你去浪漫过一回,永远就无法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