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晋渊温宁 第457章越来越没谱了

小说:陆晋渊温宁 作者:秋笙 更新时间:2020-01-22 20:18: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57章越来越没谱了

  温宁第一次在他这儿受到如此的冷遇,心里的难受几欲灭顶。

  他是不是,也相信,是自己推了宫沫,所以,才不愿意看她?

  温宁的心,此刻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凄苦,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些事情当中。

  “陆晋渊,我没有推她。”

  终究,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但旁边,却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温宁缓缓闭上了眼。

  医院很快就到了,陆晋渊抱着宫沫大步向里面跑去,早已联系好的医生护士在楼下等着,将人交出去后,他才狠狠的松了口气。

  宫沫在手术中,两人在外面等消息。

  陆晋渊去卫生间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出来后坐在温宁边上看着她,缓缓地道:“温宁,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要仔细的跟我说一遍。”

  温宁面无表情看着他严肃的眸子,忍不住冷笑出声,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你不是已经认定是我把人推下楼的么,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问的。”

  陆晋渊愣住了,神色莫名的看着她,他只有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才好对这件事进行处理。

  他不明白,为什么温宁会忽然变得跟刺猬一样,难道是吓到了?

  想到此,他忍不住有些愧疚,自己把人带来,结果却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样的事,真要算起来,他也是有责任的。

  “温宁,听话,这个时候别任性,告诉我详细经过。”

  “你要知道,在场那么多人都认为是你推了人,所以,宫沫这个时候不能出事,真出了事,对你的职业一定会有影响,我想这也不是你愿意看见的。”

  这下轮到温宁愣住了,她怔怔的看着他,呢喃般的开口:“你是为了我?”

  陆晋渊看着仿佛失了魂一样的女人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当然是为了你,除了你我还能为了谁?”

  “温宁,你这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被今晚吓到了?”

  他轻柔的将她搂进怀里,抚着她的肩,柔声道:“有我在,不用怕,至于宫沫,我相信,她跌下楼跟你没关系。”

  “换句话说,就算她跌下楼真的跟你有关系,那肯定也是她做了什么,那就是活该了,你不用有任何自责。”

  这番话一出,印象中,那个熟悉的霸道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护着她的陆晋渊又回来了,温宁靠在他怀里,忍不住闭上了眼。

  知道自己误会他了,温宁有些难为情,觉得自己简直就跟失心疯了一样。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慢慢地将今晚的事,仔细的叙述了出来。

  陆晋渊安静的听着,当听见宫沫对温宁说的那些话的时候,他眼里闪过一抹摄人的寒光,心里了然。

  果然,他就觉得今晚的事有些蹊跷,源头还真出现在宫沫那个女人身上。

  宫沫今晚一系列的举动漏洞百出,他就算没亲眼看见,也完全有理由推断,那个女人真可能是自己跌下去的。

  他不由得想到宫沫的样子,那么高的楼梯,脑袋直接开了瓢,流了那么多的血,太过真实,谁会想到,她会是自己故意摔成这样?

  那也有些太过骇人听闻了,对自己都能如此狠的女人,偏偏是老爷子故交的孙女,还真是有些麻烦。

  陆晋渊脸色有些阴沉,但对温宁说话的语气温柔依旧:“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现在很晚了,我先让司机把你送回去休息。”

  温宁摇摇头:“我还好,我想等等,看宫沫伤的如何了。”

  不管怎么样,宫沫到底是在她眼皮子底下摔下去的,不听到真实情况,她回去也睡不着。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手术结束,医生出来告诉他们,病人只是失血过多,没有生命危险,手术很成功,两人才打道回府。

  翌日,陆晋渊再次来到了医院,随行的还有叶婉静和陆老爷子。

  这已经是陆家上下出动,第二次在医院看望这个宫沫了,想想还真是挺能折腾的一女人。

  “小沫啊,我让厨房给你炖了补汤,等不烫了你再喝,这次流了这么多的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呢。”叶婉静看着她满是怜惜。

  宫沫乖顺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伯母。”

  陆老爷子见她身体无碍,关注的点就是另一方面:“小沫,你这次没事可是万幸,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叶婉静脸色顿时止不住的拉了下来:“还能怎么回事?这不明摆着的么,被人推下来了,要不是晋渊拦着,我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陆老爷子和陆晋渊脸色都不好看了。

  宫沫见此,立马放下汤碗道:“伯母,不是的,您误会了,其实那天晚上,我站在楼梯口,不是温小姐推的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她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陆晋渊一眼。

  后者面无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

  陆晋渊对她的说法一点都不意外,如果是聪明人,就会实话实说,毕竟,真要去认真计较起来,被人害被人推这种说词,是可以被推翻的。

  叶婉静脸色一僵,没想到宫沫会是这种说词,忍不住雏眉:“小沫,你会不会记错了,这么大的人怎么会好端端的摔下楼梯?那会儿就只有你们两人,怎么不是她推的?”

  “够了。”

  陆老爷子看孙子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忍不住开口训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小沫都说了不是温宁推的。”

  “当事人都这样说,你呢,身为陆家主母,凭借自己的私信和臆断凭空猜测,你是要把我陆家的脸都丢光么?”

  “婉静,这些年,你做事越发没谱了。”

  叶婉静到底是忌惮畏惧陆老爷子的,心里一紧,不敢在多说了,但心里对温宁的愤怒却更甚。

  认定自己三番两次丢脸都是她害的,她就是个狐狸精,是个祸害。

  坐了没一会儿,陆老爷子就将叶婉静强行带走了,从头到尾一直没说话的陆晋渊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