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87章第87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7章

  罗文茵是赵国第一美人,先是嫁与李汝安,育得两子两女,以三十多岁的年纪和离,和离后求亲者众,及后进宫封了皇贵妃,得皇帝宠爱。

  有关她的这些事,每一桩,都是令人啧啧称奇的。

  编戏的,已是据此编了好几个剧本。

  每回新剧本上演,场场爆红。

  各府夫人和姑娘每次看完新戏,必要回府讨论一番的。

  李飞凤和李飞灵跟姜氏赴宴时,自也悄悄去看了戏,看完回府却是黯然。

  这一天两姐妹坐着闲谈,各各唏嘘。

  李飞灵叹道:“姐姐,我今儿出府,去银楼看首饰,碰见方如心的庶妹方如芬,你道她怎么说?”

  李飞凤揉揉她的头发道:“她又说什么了?”

  李飞灵嘟嘴道:“她拿着钗子要插头上,我也拿钗子插头上,就同时去照了镜子,互相在镜中瞪了一眼。然后她就说,咱们两姐妹没一个长得像母亲,要不然,早嫁掉了什么的。又说罗府的罗心柔表妹因长得像母亲,上门提亲的快踏破了门槛。”

  李飞凤叹口气道:“她说的这些,不过表面上的事。母亲跟父亲和离了,现母亲是宫中皇贵妃,人人都要巴结皇贵妃,自也要巴结皇贵妃的娘家,这么着,就一窝蜂上罗府提亲了。至于咱们府,那些人只怕母亲跟父亲和离后,结着仇,就不大敢上咱们府说亲了。”

  李飞灵听着这话,气道:“可咱们是母亲亲生的孩子啊!母亲怎么一进宫,就像忘记了咱们呢?若她记挂一二,还有谁敢欺负咱们?咱们还用发愁婚事么?”

  李飞凤轻声道:“母亲从前在府中,你我一心只记挂着祖母,母亲有话训咱们,咱们还要抬祖母的话出来对扛母亲,那时便伤了她的心。后来这些事,是父亲伤了她的心。她不想管咱们,也情有可原。”

  两姐妹正说着,丫鬟进来跟她们禀报,说是姜氏来了,已进了厅堂,喊她们出去相见。

  李飞凤和李飞灵一听,忙忙整理衣裳,各各检看一遍,这才出去见姜氏。

  姜氏瞧她们一眼,有些感叹,果然还是罗心柔长得更像皇贵妃娘娘,这两姐妹,相貌在京城贵女中自是排得上号的,但跟罗心柔一比,却分明是比不上的。

  怪道那些人都跑罗府提亲去了。

  李飞凤和李飞灵却是忙忙行礼,问道:“二婶有什么吩咐?”

  姜氏回过神道:“我昨日进宫见了你们母亲,你们母亲搁了话,让我明儿带你们进宫一趟,我先来跟你们说一声。另外,把你们明儿要穿的衣裳拿出来,我先看一遍,进宫是大事,可不能乱穿衣,也不能让你们母亲看了碍眼。”

  李飞凤和李飞灵一听能进宫见罗文茵,却是惊喜异常,喃喃问姜氏道:“母亲还记着我们呀?”

  姜氏横她们一眼道:“这不是废话么?你们到底也是她生的,自然记着。只是你们也要记着,万不能像你们二哥那般,给她惹事。”

  李飞凤和李飞灵应了,一时忙带了姜氏进房,拿了近日新做的衣裳给她过目。

  姜氏查看一遍,帮着两姐妹挑定了进宫要穿的衣裳,又叮嘱几句道:“明儿早些起来打扮,晨时初,我便到将军府门前,带了你们一道进宫。”

  正说着,一个声音响起来道:“二婶,母亲可有提起我?”

  姜氏回头一看,见是李飞华,便答道:“未曾提起你。”

  李飞华伤心欲绝,之前在母亲跟前,她可是最孝顺那个,也是最听话那个。

  “二婶,你明儿带大姐和三妹进宫,可否把我也捎进去?我好久不见母亲了,甚是想念。”李飞华求着道:“我一定乖乖听话,绝不给二婶惹麻烦。”

  姜氏摇头道:“二姑娘,不是我不想捎你,是宫中规矩森严,皇贵妃娘娘说了带谁进去,就只能带谁进去,多一个也不行。”

  李飞华滴下泪来,“父亲不在府中,母亲进宫又忘了我,我可该如何是好?”

  姜氏一听,便喝斥道:“说什么话呢?没人管你,你能安生在将军府锦衣玉食么?你大哥大嫂不是管着,我不是管着?你若是忧心婚事,待办了大姑娘的婚事后,便轮到你了,也不用哭。”

  李飞华一听,止了泪,递过一套婴儿衣裳并虎头帽虎头鞋道:“这是我熬夜做的,二婶帮我捎进宫给母亲。”

  姜氏接过细看,见针脚细腻,确然用了心,便点头道:“你如此用心,你母亲见了,定会记得你。”

  第二日,姜氏便带了李飞凤和李飞灵进宫。

  一时进殿,李飞凤还好些,李飞灵却是扑到罗文茵跟前,哭着道:“母亲,女儿一直想着母亲,母亲怎么到现在才记起女儿呢”

  “起来罢!”罗文茵温声道:“宫中事多,之前又国丧,自不便召你们进宫的。”

  李飞凤也上前行礼,见罗文茵气色颇佳,便道:“母亲安好!”

  众人落座,吴妈妈诸人又上来见李飞凤和李飞灵,各各笑道:“姑娘都长开了呢,这越来越水灵了!”

  李飞凤和李飞灵进宫本来略略紧张,待见满殿全是旧日将军府的使唤人,一下又放松了。

  罗文茵问她们几句近况,便朝李飞凤道:“上次安王妃进宫,说是许翰林夫人想为二儿子向你提亲。我现下叫你进宫,是要亲自问问你意见,可中意这桩婚事?可喜欢许翰林二儿子?”

  李飞凤瞬间红了脸,低头道:“一切全凭母亲做主!”

  罗文茵道

  “也得你自己喜欢,我才好做主。”

  她说着,再看李飞凤的神色,不由摇头,之前都敢和叶正毅私相来往一年,又敢为了叶正毅跟长辈对抗,现下提起正经婚事,却又半天吭不出自己的意见来。

  “凤儿,你若喜欢,便点点头,若不喜欢,便不用动。”罗文茵到底想让李飞凤自己确认一下是不是喜欢许翰林之子。

  李飞凤一听,一抬眼见着众人全看着她,一下忙低头,又忙再点点头。

  罗文茵吁口气,好了,敲定一个了。

  她再转向李飞灵道:“灵儿,你也十四了,我会让你二婶帮着留意人家,若有好的,会给你也定下亲事。你若有喜欢的,也可告诉你二婶,让你二婶帮你掌眼。”

  李飞灵含羞应了一声。

  姜氏倒是记起李飞华交托自己的事,忙把婴儿衣裳诸物交给吴妈妈检看,又说是李飞华捎进来的。

  吴妈妈看过一遍,点头道:“是用心做的。”

  @.哒xs63点看

  罗文茵一时也想起李飞华来,便跟姜氏道:“华儿虽是庶出,先前养在我膝下,凡事还算有分寸。你出府后,也帮着掌眼,尽快给她找一门婚事罢!”

  姜氏忙应了,点头道:“娘娘,三位姑娘都到了说婚的年纪,若不是因为国丧,大姑娘早该出嫁了,二姑娘也早该定下婚事了。如今自然要抓紧。”

  罗文茵便道:“三位姑娘的婚事,你都帮着抓紧吧!”

  稍迟,姜氏便带着李飞凤和李飞灵告退出宫。

  傍晚时分,花大娘却从宫外进宫。

  她一见罗文茵,便禀道:“娘娘,崔将军这阵子,无论去那儿,都带着二爷。刚听崔将军说,二爷跟他一同去沈副将家中蹭了几顿饭,和沈副将家的姑娘比划功夫,被沈姑娘给打败了。二爷为了此事不甘心,天天跑沈副将家去缠着沈姑娘要重新比划。”

  “昨儿崔将军就跟沈副将说,若这样下去,没准二爷和沈姑娘就成一对了,沈副将说他家姑娘是一个粗笨的,二爷不嫌,就只管下手,听着是乐意的。”

  @.哒xs63点看

  “崔将军便让我回来问问娘娘的意思,若是不嫌武将家的姑娘不够文雅,他就要催着沈副将,让沈姑娘着速拿下二爷。”

  罗文茵一听,笑道:“你明儿出宫,去跟崔将军说,将军府也是武将之家,墨儿也不是什么文雅人,只要沈姑娘能管得住墨儿,不令他再惹事,那就是良配。”

  花大娘点头,另又压着声音再禀了一事道:“娘娘,崔将军还说,他听闻三殿下对柔姑娘有意,这几日出宫跑罗府,悄悄去约见柔姑娘了。崔将军的意思是,娘娘在宫中虽得皇上宠爱,可是根基太弱,一旦风雨飘摇,就怕被挖了根。若是三殿下真个看中柔姑娘,结了姻亲,他便成了娘娘的助力。”

  “崔将军还说,若是娘娘能生下皇子,也不用怕三殿下想谋夺太子之位,一来三殿下失了赵氏一族的扶持,二来三殿下不得皇上之意,并无竞争力。”

  罗文茵“唔”一声道:“今儿议的,全是各人的婚事了。只要他们自己看对眼,本宫不会拦着的。”

  至晚,张子畅进了明翠殿,把罗文茵抱到膝上,下巴去抵她额头,纳闷道:“朕听闻,外间有人开了赌盘,赌你这一胎是男是女,还有赌龙凤胎的。”

  罗文茵贴到他耳边道:“小桂子也悄悄告诉我,说宫中也开了赌盘,赌我这一胎是男是女,听说赔率是一比十。”@.哒xs63点看

  张子畅“哼”道:“待咱们生一对龙凤胎出来,让

  他们血本无归。”

  他说着,伸手去抚罗文茵的肚子,低下头做叮嘱状道:“孩儿们要争气,一出来就通杀!”

  罗文茵见得他的神情,不由笑得花枝乱颤。

  张子畅在灯下看着罗文茵的笑脸,早忍不住了,一把抱了起来,问道:“茵儿,朕一人抱三人,是不是很勇武?”

  罗文茵攀住他的脖子,娇娇道:“皇上太勇武了!”

  张子畅得了夸奖,这一晚,比别晚更加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