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74章第74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4章

  “什么,罗文茵跟着皇上同坐御车,一道进城,受万民瞩目?”

  罗文秀听到这个消息,一张脸变了颜色,气得捏紧椅手。

  罗嬷嬷又低声道:“不单如此,还有风风语,说皇上准备封罗夫人为皇贵妃,到时要骑在贵妃娘娘头上呢!”

  罗文秀一下拍着椅背,咬牙道:“她果然有野心呢!从前想让她进宫,她百般矫情推脱。原来是看不上普通嫔妃的位份。如今却让她谋了一个高的位份,越过本宫了,好得很啊!”

  罗嬷嬷见罗文秀气得不轻,忙劝道:“娘娘不要气坏了身子,罗夫人位份越高,皇后娘娘越容不得她。只怕很快就会动手了。娘娘且坐收渔翁之利。”

  罗文秀一听,火气渐渐熄了,点头道:“有道理。既这样,便要助高罗文茵的火焰,让她更风光一些。在皇上那儿,本宫也能讨个好。”

  她说着,吩咐罗嬷嬷道:“且备了礼物,待本宫先过去拜候这个‘皇贵妃娘娘’。”

  罗嬷嬷应了,忙喊进宫女,备了一份礼物。

  稍迟,罗文秀便坐了肩辇,带着罗嬷嬷诸人到养心殿门外。

  守在殿外的杨公公见她来了,笑道:“贵妃娘娘来迟了,皇上刚刚换了衣裳,已过去寿春宫见太后娘娘了。”

  罗文秀一笑道:“本宫是来见罗夫人的,不是见皇上。你且去通报!”

  杨公公一听,忙喊了小太监过来道:“进去跟娘娘禀报,说贵妃娘娘来了!”

  罗文秀一听杨公公一再称呼罗文茵为夫人,而是含糊称了娘娘,不由暗暗冷笑道:好呀,已经喊上娘娘了!也不知道沿途回来,诸人是不是早就改口了?罗文茵这个贱人,本宫倒要看看,你能在宫中活多久?”

  一会儿,小太监便出来跟罗文秀道:“贵妃娘娘,罗夫人请您进去!”

  罗文秀见罗文茵没有亲迎出来,脸色又是乍然一变,马上又恢复正常,带着嬷嬷和宫女进了养心殿偏殿。

  罗文茵听得脚步声,这才站起来相迎,一边道:“贵妃娘娘来了!我一路颠簸,刚刚又吐了,不及相迎娘娘,还请见谅!”

  罗文秀一笑道:“自家姐妹,何必见外?”

  她说着让人放下礼物,一一指给罗文茵看,笑道:“你这阵在外,餐风露宿,定然辛苦,这些给你补身体用的。”

  两人说着落座。

  早有宫女上了茶。

  罗文秀便问道:“你因何跟着皇上出征?却是不怕死。亏得好端端回来,若不然,岂不叫罗府诸人伤痛?”

  罗文茵含糊道:“实是那回宝珠在罗府被掳,吓怕了我,因想离京避一避,正好皇上要出征,就跟着御车出城了。”

  罗文秀拍拍她的手道:“你既跟着皇上出生入死,情份自与别人不同了,如今且在宫中安心住下,等着皇上策封你罢!”

  她说着,又指两个宫女道:“本宫看你这边殿中冷清

  怕没有趁手的使唤人,这两个宫女倒是伶俐,就让她们服侍你吧!”

  罗文茵笑道:“谢谢贵妃娘娘好意,皇上已令人出宫,去召吴妈妈诸人进来服侍我,待她们来了,人数都超额了,倒不须再借用娘娘的人。”

  罗文秀一听,便不再提这事,另笑问道:“上战场是何情状呢”

  罗文茵稍微说了几句,一时又跑进里间去呕吐。

  花大娘怕宫女不知道轻重,忙跑进去服侍。

  罗文茵出来时,便一脸歉意道:“贵妃娘娘,我这样子……”

  罗文秀忙问道:“可请了御医?”

  罗文茵答道:“御医适才诊了脉,我这里正让人煎药。”

  罗文秀见此,便站起来道:“你且好好休息,本宫明儿再来看你。”

  罗文秀回到朝霞殿内,一落座便疑惑道:“罗文茵一进宫便有人动手了不成?瞧她适才吐成那样,脸色也不好。皇后的手伸得这样快么?”

  罗嬷嬷在旁边低声道:“贵妃娘娘莫要忘记,罗夫人这年纪,也还是能生育的。”

  罗文秀闻悚然一惊,“什么,嬷嬷是说,她可能有喜了?”

  罗嬷嬷点头,蹙眉道:“瞧着,是有喜的模样。”

  罗文秀一下把背靠向椅子,闭着眼睛,心累得不行。

  怪不得皇上让她同坐御车呢!原来有喜了!

  有喜了啊!

  当祖母的人了,说有喜就有喜!

  皇上不宝贝她才怪!

  怪不得自己过去看她,杨公公一脸紧张,养心殿宫女一脸警惕。

  想来皇上是令人好好看顾着的。

  若让她生下龙子,哪……

  罗文秀抚着胸口,只觉一口气堵着,好一会出不来。

  养心殿中,罗文茵呕一阵,喝了药,却是感觉好多了。

  一时太监又报进来道:“娘娘,罗府嬷嬷等人来了。”

  很快的,吴妈妈和田妈妈诸人便进了殿内。

  她们一见着罗文茵,纷纷哭了。

  “夫人没事儿么?”

  “这一去几个月,可担心死我们了。”

  “战场刀枪无眼,夫人又一向体弱,且路途遥远,若有个什么,岂不让人痛心?”

  罗文茵忙安抚众人道:“我这不是没事么?好了,不要哭了,这番进宫,就要长住了。”

  吴妈妈小心翼翼道:“夫人,若在宫中长住,总要有一个名份。

  ”

  罗文茵笑道:“皇上拟封我为皇贵妃,待见过太后娘娘之后,便会召翰林学士起策封诏书。你们安心罢!”

  众人纷纷松口气,又纷纷恭喜。

  罗文茵笑向吴妈妈道:“可有带银锞子进宫,若有,拿出来打赏。”

  吴妈妈道:“宫中公公至罗府召我们进宫,也没细说什么,我们忙忙来了,便没有带什么银锞子。”

  众人笑道:“夫人的打赏且欠着便是,还怕夫人赖掉不

  成?”

  说笑着,罗文茵便又清清嗓子道:“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们。”

  众人忙做洗耳恭听状。

  罗文茵稍稍难为情,但怀孕这件事,总要跟身边人说清楚,她们也好有个防备。

  “进城之前,白御医给我诊脉,脉出有喜,已一月有余。”

  众人听着这话,全怔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夫人都三十几了,当了祖母的人了,还能怀孕?

  宝绿最先嚷起来道:“恭喜夫人,这番定是皇上太厉害,夫人才能怀上的。”

  她的话音一落,众人回过神,纷纷失笑,又忙着恭喜罗文茵。

  吴妈妈倒有些忧心,悄悄问道:“夫人体弱,这番怀孕,白御医如何说?”

  罗文茵道:“白御医说好好将养,无碍的。”

  吴妈妈一听,稍稍松口气,另又道:“夫人既怀孕,一切便不能大意,咱们住的殿中,不能让外人进来。殿内使唤诸人,也只能用自己人,宫中分配的,安排在殿外干些杂事便好。”

  罗文茵道:“这宫中,是比将军府要复杂许多的,一切要十分小心。你跟田妈妈分派人手,时时警醒着才好。”

  吴妈妈应下。

  说完自己这些事,罗文茵便问吴妈妈,她离开这段时间,京中有何新闻,罗府有何动静。

  吴妈妈道:“夫人离京,两位舅夫人过后悄悄欢庆呢!再至今日听得夫人跟皇上同坐御车,一道进宫,却又忙忙来跟我们说些讨巧的话,说夫人极可能要走运了什么的。”

  田妈妈却是说起将军府的事道:“夫人离京这些时候,将军府的几位爷和几位姑娘,常过来打听消息,怕深夫人有个不测。三姑娘有两次还哭了。”

  一提起将军府那些儿女,罗文茵不由沉默。

  到底是原主的儿女,异日有能力,自要帮着他们得一个好婚事,奔一个好前程。

  宝珠倒是说起乌兰的情况,道是乌兰听闻赵国打败了元国,巴昱新回国后昏迷不醒诸事,便从杨府逃脱,想要偷偷出城回元国,却被城守发现,扭住送回杨府。

  一会儿,林公公又来禀道:“皇贵妃娘娘,宫中设宴为皇上接风洗尘,皇上命奴才过来接娘娘去赴宴。”

  罗文茵摆手道:“一路奔波,现下却累了,不想动弹。”

  咳,封妃诏书还没下来,这会过去赴宴,也不知道如何跟众人行礼,若是席间皇后说重话,也不便回嘴,还是不去的好。

  林公公听着她的话,却是小心翼翼问道:“娘娘是不是又不适?若不适,可要再传御医?”

  罗文茵道:“御医已诊过,不须再诊了。”

  林公公见她脸色似乎比之前差点,马上道:“奴才马上去禀报皇上。”

  “嗯,去吧!”罗文茵懒懒的。

  待林公公下去了,吴妈妈诸人惊喜万分问道:“夫人,皇上要封你当皇贵妃?这封号听着怎么比贵妃还要高的样子?可是宫中有这个封

  号吗?”

  罗文茵手臂搁到椅背上,把脸伏在手臂间,笑跟吴妈妈诸人道:“是皇上新设的封号,在皇后之下,贵妃之上。以后见了贵妃,不须行礼。”

  众人又有点呆呆的,这么说,她们家夫人,不单怀了龙子,还得了一个比贵妃还要高的位份?

  罗家这回真是登天了!

  吴妈妈诸人又兴奋道:“夫人,看来宫中全知道您要封皇贵妃了,公公们都口称娘娘呢!”

  罗文茵笑一笑道:“你们且莫改口,待明儿诏书下来再改。”

  稍迟,御膳房又送了膳食过来。

  吴妈妈诸人揭开食盒,一一摆上膳食,看了看菜式,再数了数碟子等,互相对视一眼,这饭菜规格,是皇后的规格啊!

  她们忙忙服侍罗文茵进膳。

  罗文茵本来没有胃口,但一见呈上来的饭菜糕点等,极为精致,且全是她爱吃的,一下便有了食欲。

  @无限好文,尽在(97ks.)

  待用了膳,漱口毕,外间有公公报进来道:“娘娘,皇上来了!”

  罗文茵忙站起,领着众人相迎。

  张子畅进殿,早就扶住罗文茵道:“茵儿不要乱动,小心动了胎气。”

  说着扶她过去椅上坐下。

  吴妈妈诸人跪了一地,一抬头见皇上当他们不存在,忙互视一眼,悄悄退了下去。

  张子畅坐到罗文茵身边,问道:“还是不适么?”@无限好文,尽在(97ks.)

  罗文茵应道:“用过晚膳,好多了,就是有点累。”

  张子畅一听便道:“既如此,晚间早些安歇,朕给你揉肩膀。”

  罗文茵想到他每回说揉肩膀,其实揉着揉着就揉到别的地方去了,一时红了脸,轻“啐”一口道:“我叫吴妈妈揉一揉就好。”

  张子畅见着她这轻笑薄嗔,眸子汪着水的娇样,一下心头乱跳,恨不得马上就上手揉肩膀,一时凑近,低声道:“吴妈妈哪有朕手势好?朕每次帮茵儿揉,茵儿不是很……”

  罗文茵便伸手捂实他的嘴,嗔道:“还说?”

  张子畅一下轻吻罗文茵的手心,罗文茵忙又把手缩回。

  两人对看一眼,又齐齐笑了。

  张子畅又拉了罗文茵的手道:“茵儿,这段时间朕亲征,日夜与你一处,同行同止,像是已习惯如此了,适才去见母后,皇后又请宴,一时没见着你,却是坐立不安。”

  罗

  文茵听着这样的表白,心里酥酥麻麻的。

  之前,一心想要完成任务,却不想付出什么真心。

  但是现在好像陷入其中了。

  而且,这是她实际意义第一次谈恋爱。

  有时候,她也会突然警惕,告诫自己不要陷太深。

  但是张子畅以帝皇之尊,这般深情款款,温柔体贴,叫她如何抵得住?

  且不说现在腹内还怀了他的孩子。

  好像一怀上孩子

  一颗心便特别柔软,也想对张子畅好些。

  张子畅环视一遍殿内,却又道:“茵儿,你这偏殿有些冷,现下冬天,不若就跟朕住在正殿罢!”

  罗文茵低声道:“这不大好吧?怕人非议呢!”

  张子畅瞪眼道:“谁敢非议?不怕朕剪了他的舌头?”

  说着又是劝道:“现下你肚子月份还小,就怕有那个不长眼的,冲撞了你。还是跟朕住在正殿比较稳妥。”

  罗文茵也战战兢兢,怕这次任务有一个闪失,闻道:“那皇上得保证不乱来。”

  张子畅一下道:“茵儿,朕又不是柳下惠,保证不了。只能保证,会好好护着茵儿。”

  罗文茵一听,心头又一甜,不由抬眼看张子畅。@无限好文,尽在(97ks.)

  张子畅也正看她,两人视线胶在一处,难解难分。

  张子畅实实想不到一旦罗文茵回应自己,自己竟还有少年情怀,一颗心会如少年时期那样乱撞。

  罗文茵也有些感叹,原来谈恋爱是这样的。

  两人对视片刻,张子畅先忍不住,拥了罗文茵入怀,低声道:“茵儿,你叫朕如何疼你才好呢?”

  罗文茵在张子畅怀中扭了扭,用手在他胸口画一个圈圈道:“皇上以后,只能对茵儿这么好!”

  张子畅第一次听罗文茵在他跟前自称茵儿,且用这种娇娇的口吻,一时差点把控不住,搂实了罗文茵的腰道:“茵儿,茵儿……”

  罗文茵听着他的语调不对,忙轻轻一推道:“皇上不要走火入魔了。”

  张子畅捉实她的手道:“茵儿会帮朕度过难关的是吧?”

  罗文茵脸颊酡红,嗔道:“我可是累了呢!”

  张子畅便耳语一句,罗文茵一听,不由捶打他一下。

  隔一会,罗文茵终于答应暂跟张子畅住在正殿,待开了春,天气和暖了,再搬至偏殿。

  张子畅心满意足。

  这段时间出征,已习惯晚晚同房,一想到回宫反而要独宿,如何忍得住?

  现下好了,又能和茵儿晚晚在一处了。

  这段时间自要哄得茵儿离不开自己,待开了春,相信她就不舍得抛下自己搬去偏殿了。

  罗文茵见张子畅似乎满心满眼全是她,心下也极是甜蜜。

  完成任务之余,还谈个恋爱,挺好的嘛!

  作者有话要说:这么甜,宝贝们留个呗!感

  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610811924瓶;默恋-夕阳10瓶;晴晴啦啦啦啦9瓶;林兔兔2瓶;夏安、糖糖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