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45章第45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5章

  乌兰一时觉得闹心,不由自主又掩嘴咳了起来。

  李汝安见状,忙喊过李管家道:“你作速到白马观,跟飞尘子道长求一瓶止咳膏。”

  族中女眷听得飞尘子几个字,便插嘴道:“这位飞尘子道长不单私制的止咳膏灵效,所制的养血丸,也是特别有效果的。那回我母亲体弱,气血不继,大夫说只能慢慢养着,别无他法,转个头,有人介绍了飞尘子道长的养血丸,我便去求了几丸,母亲服用之后,竟是大好了。”

  李汝安听得这话,一时想及罗文茵体弱,气血不继,以致一亲热就会心悸晕倒的症状,便又喊住管家道:“你许飞尘子道长重金,请他带着止咳膏和养血丸,到将军府一趟,给夫人和兰儿瞧瞧病情。”

  李管家应了,领命出府。

  这里众女眷听得罗文茵体弱诸症状,便纷纷道:“将军回来了,夫人自能好好休养了。”

  李汝安眼看时辰不早了,便拱一拱手道:“诸位自便,我还得令人递折子进宫,此番回来,自要向皇上交代这些年经历的事。”

  众人见他忙碌,自觉不便再打扰,便纷纷起身告辞。

  待送走诸人,李汝安忙忙进书房拿了折子,派了一个妥当人递进宫中。

  厅中,乌兰已领了周姨娘回院子,脸上装出笑容,温柔道:“周姐姐比我早进府,又育得一双儿女,虽被夫人指派给我,但我如何敢让周姐姐服侍?周姐姐且与我做个伴,待将军来了,自要求情,让将军恢复你姨娘的名份才是。”

  周姨娘见她说得动听,暂且放下戒心,答道:“我从前也服侍过夫人,是夫人身边的丫头。这些服侍人的功夫,这些年虽不曾干过,但还是容易上手的。兰姨娘若有什么事,只管吩咐,自当尽心。”

  两人互说着动听的话,一路走到落梅院。

  周姨娘抬头见着落梅院的牌匾,眉头就皱起来了,叹息道:“兰姨娘,你怎么住这儿呢?这落梅院离正院并书房最远,冬天想让人传个水什么的,抬到这儿水都冷了,想洗个热水澡还得自己烧水。再有,落啊梅啊,意头就不好。住进这儿的,不是病就是灾。”

  乌兰一听,脸色也变了。

  孙嬷嬷却是嚷起来道:“果然夫人别有用心,特意叫人分了这院子给姑娘,这是想叫姑娘不好过。”

  乌兰喝止她道:“嬷嬷别胡说,或者只是管家娘子安排的,夫人并不知情呢!”

  孙嬷嬷冷笑道:“将军带姑娘进府,夫人若全部不过问,只交给管家娘子,那更加说不过去。”

  三人说着话,语间,有意无意,共同讨伐起罗文茵。

  待进了院子,乌兰便跟周姨娘道:“周姐姐,你坐,别提什么侍候不侍候的话,也别说生份的话。”

  周姨娘虽被指来当乌兰的使唤人,但心底里却认为自己育有一对儿女,身份是略高乌兰一些的。

  她听得乌兰的话,也不再客气,在乌兰身边

  坐了。

  乌兰心内暗骂道: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这么大刺刺就坐?

  她脸上却依然是温柔神色,喊丫头道:“快给周姐姐上茶!”

  待丫头沏了茶奉上,乌兰便道:“这里不须你们服侍,你们且下去罢!”

  丫头乐得清闲,福一福就下去了。

  乌兰又使一个眼色给孙嬷嬷,让孙嬷嬷去守在房门外,这才跟周姨娘道:“周姐姐,我虽昨天才进府,但却听了许多事儿,周姐姐被罚出府之事,也听了一个大概。”

  周姨娘一听,忙道:“那件事多有谬传,你别听那些人瞎说。”

  乌兰便叹息道:“那起人把周姐姐说成一个恶毒诋毁主母之人,我本来是信了的,可今儿一见周姐姐,便又不信了。人说相由心生,周姐姐一脸良善,怎么会无缘无故诋毁主母呢?当中定有内情。”

  周姨娘脱口道:“若没有一点凭证,我如何敢胡说?”

  乌兰接话道:“这么说,周姐姐是被冤枉了?”

  周姨娘惊觉自己说话太快,忙止了话,摇头道:“事情也过去了,不必再提。”

  乌兰却是拍了拍周姨娘的手背道:“周姐姐这样想那可就吃亏了。”

  周姨娘一怔,“怎么说?”

  乌兰笑一笑道:“那些人把周姐姐说得那样不堪,若传到将军耳中,岂不让将军生厌?若事情不尽不实,周姐姐当向将军实话实说,再行查证,还你清白。”

  周姨娘一听,不由沉思起来。

  自己在夫人那儿,已是一个做错事的人,再想博得信任,千难万难。

  但若是夫人被将军休出府去,不管将军再娶那一个,自己凭着一对儿女,在府中定然有一席之地。

  她心下不由犹豫起来。

  乌兰又轻声道:“周姐姐上回若是被冤枉的,这回自要再寻得新证据,到时在将军跟前呈上证据,将军自然会还你清白,恢复你姨娘身份。”

  周姨娘不再出声。

  乌兰见好就收,不再多说。

  罗文茵这会在房中,眼见案上堆了许多帖子,不由发呆道:“还道将军回来了,我就能轻省呢,谁知更忙了。看看,一大早上来一堆人,现下又一堆帖子,全是要进府拜见,又是邀请过府一见的。”@无限好文,尽在哒(xs63)小说网

  吴妈妈和田妈妈帮着拆帖子,不须马上理会的就堆向一边,重要的便马上呈给罗文茵。

  罗文茵正心烦,李汝安揭帘进来道:“茵儿,折子已令人递进宫去,料着明儿皇上就会召见,你给我准备一身衣裳。再有,后儿你得跟我去安王府上拜候,再后儿得一起去飞马侯府。”

  罗文茵听得头大,什么,这么快就要到处应酬了?就不能让我好好宅着吗?

  两人说着话,管家娘子进来禀道:“将军,夫人,飞尘子道长来了。”

  “快请!”李汝安说着,又转向罗文茵道:“茵儿,待会且让飞尘子

  道长给你把把脉。你这体虚之症,不能尽信白御医的,也要听听别人怎么说。”

  罗文茵:救命,若是飞尘子道长诊了脉,说我没事儿,哪今晚上……

  她忙推托道:“白御医的医术是皇上和贵妃都赞叹的,我只信他,并不想让别人再诊。”

  李汝安劝道:“飞尘子道长都来了,诊一诊何防?若是说得不妥当,也可以不听。”

  他说着,便吩咐吴妈妈和田妈妈道:“给夫人换衣,扶她出去。”

  罗文茵无奈,只能任由两位妈妈给她重新梳头,换了衣裳。

  李汝安待她换好衣裳,这才一道出厅。

  此时飞尘子道长手执拂尘,正坐在椅子上喝茶,他见得李汝安和罗文茵出来,便欠一欠身道:“将军金安,夫人金安!”

  “道长好!”罗文茵也打一个招呼。

  李汝安一落座便道:“道长,茵儿身虚体弱,昨晚还晕倒了,且给她瞧瞧,是何病症?”

  罗文茵见避无可避,只好伸手出去,让飞尘子道长把脉。

  飞尘子道长把完脉,沉吟道:“夫人是否常觉疲倦,常觉头晕?”

  罗文茵忙道:“是的。特别是昨晚,突然就晕倒了。后来白御医过来诊治,说我是气血不继,须得静养。而且……”

  她看一眼李汝安,脸带红霞道:“而且将军一旦想亲近,我便觉心悸,当即就头晕……”

  飞尘子道长,希望你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帮我一把!

  她看着飞尘子道长,恳切道:“道长可有药能解我之忧?”

  飞尘子手中拂尘一动,看着李汝安道:“将军,夫人这病症,分明是长年累月劳碌所致,当下也只能先服用养血丸,好好将养着。这期间,将军切勿打扰,以免病症加重。”

  他说着,再补充道:“顶好让府中其它人管起府务,夫人每日赏花看景,喝茶看戏,早睡晚起,如此,三五个月后,这病症便能不药而愈。”@无限好文,尽在哒(xs63)小说网

  罗文茵暗喜,听听,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哩!

  她当即看向李汝安道:“将军,你看谁人能接管府务?”@无限好文,尽在哒(xs63)小说网

  李汝安愣一愣,思想了一番,乌兰初进府,不熟府中事,且也体弱,咳疾未愈,自没法管理什么府务。至于大儿媳,管理着一个孩子,又大着肚子,也没法打理什么府务。大女儿飞凤么,一个待嫁姑娘,管理府务却镇服不了下人。

  这到哪儿找一个人来帮着茵儿管理府务?

  倒是吴妈妈提醒道:“赶紧给二爷娶一个媳妇,便有人帮夫人打理府务了。”

  李汝安一听,点头道:“如此,且着媒婆打听着,看看谁家姑娘擅长管家,又合适飞墨的。”

  飞尘子听着他们说话,趁李汝安不察,桃花眼朝罗文茵飞了一个眼风,笑着道:“待夫人脱却俗务,自百病全消。”

  罗文茵笑意盈盈,双手合什,看着飞尘子道:“谢谢道长!”

  飞尘子本也笑着,视线和罗文茵视线一触,一时脱口道:“要谢老道,便给老道绣一只荷包罢!夫人上回那只荷包,被皇上强索了,可惜!”

  罗文茵:老道,你在说什么?我全部不知道,娘的,全部不知道……

  李汝安:荷包……,皇上……,强索……

  这会儿,养心殿中,张子畅看完李汝安求见的折子后,把折子甩在案上,喊过林公公道:“林公公,你自掌嘴巴,朕没有喊停,不许停……”

  林公公:我这是犯了什么事吗?

  他不敢多问,只能“啪啪”赏自己嘴巴子。

  张子畅待他扇了好几下,这才喊停。

  林公公壮着胆子问道:“

  皇上,奴才犯了何事?”

  张子畅心头懊恼,瞪林公公道:“你犯了口疾之罪!”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590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汤圆小妹子15瓶;夏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