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42章第42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2章

  李飞白和李飞墨率先拍马到府门口,大喊道:“开门,快开大门,父亲回来了!”

  守门的本来只开着一扇中门,正坐在门内聊天,听得喊声,忙忙奔出来,问道:“大爷,二爷,谁回来了?”

  “父亲活着回来了!”李飞白激动得嗓音都变了,指着大门道:“赶紧开门!”

  将军府大开中门,李管家诸人听得动静,跑出来询问。

  待听得是李汝安回来了,先是不敢置信,接着回过神,全部狂喜,奔出大门外等候。

  李汝安的马车到了将军府大门外,才跳下马,就见府门口跪了一大片人。

  李管家涕泪交加道:“八年了,将军终于回来了,不枉主母苦苦等待!”

  李汝安先扶起李管家,感叹道:“你老了许多!”

  李管家泪眼看李汝安道:“将军却依然壮健!”

  一会儿,罗文茵所坐的马车也到了,婆子去撩车帘,准备扶罗文茵下来。

  李汝安回头一看,走了过去,伸出手给罗文茵。

  众目睽睽,又是将军府大门外,罗文茵到底还是把手搭在李汝安手臂上,轻巧下了马车。

  将军府诸人全部老泪纵横,将军回来了,一如往昔疼爱老夫人。

  正在此时,李汝安驾来的那辆马车的车帘一掀,露出一张俏脸,一个娇软的声音喊道:“安哥哥,这便是将军府么?”

  众人一愣,心下道:这是谁?

  罗文茵嘴角含笑,哟,小妾刷存在感了,将军还不赶紧过去?

  李汝安当下答乌兰道:“是的,这便是将军府。”

  他说着吩咐管家娘子道:“扶兰儿下来,给她安排厢房,拨两个丫头先侍候着。”

  李汝安说着话,已是反手轻轻搀扶住罗文茵,两人并肩跨门进府。

  其余诸人,纷纷跟进去。

  门口瞬间少了大半人,只余守门的并收拾搬抬马车内诸物的婆子丫头们。

  乌兰站在大门外,抬头看看门楣上挂着的牌匾,和跟自己来的乳母孙嬷嬷子道:“将军府好生威风!”

  孙嬷嬷压低声音道:“姑娘勿妄自菲薄,该姑娘得的,可要争取,不能奉手让人。”

  乌兰轻轻咳了一声,有点泪意,“嗯”一声道:“安哥哥到得府中,眼里就只有夫人了。看,把我抛在这儿,也不理一理。”

  孙嬷嬷极为气愤,“适才将军不是交代一个管家娘子,让她接待姑娘么?那个娘子哪儿去了?异日地位安定,倒要收拾她,叫她知道谁是主人。”

  乌兰忙做一个噤声的手势,孙婆子想着新来乍到,这儿不是她们的地盘,便赶紧收敛,闭了嘴,做出老实样。

  一会儿,管家娘子倒又出来招呼她们了,喊道:“姑娘和嬷嬷随我进来!”

  待进了将军府,管家娘子遂一跟她们介绍道:“那边是老夫人所住的正院,叫荣华阁,靠近园子左边,

  是大爷和大夫人住的院子,右边是几个姑娘住的院子……”

  管家娘子一路走一路介绍,又试探问道:“不知道姑娘是何方人氏?跟我们将军是……”

  乌兰含笑道:“我是浣月国人。”

  管家娘子也是有一点见识的,知道浣月国和南姜国一样,都是赵国的臣属国。

  当下笑道:“浣月国的国姓是乌氏,姑娘莫非是王族?”

  孙嬷嬷马上代为回答道:“我们姑娘的父亲是浣月国的国舅爷。”

  管家娘子肃然起敬道:“这么说,姑娘的姑母是浣月国的王后娘娘了?”

  孙嬷嬷骄傲点头道:“王后娘娘最是宠爱我们姑娘,常常召进宫中说话的。”

  管家娘子点头,暗道:怪不得将军亲自为她驾马车,呵护备至,一至府门前就先吩咐给她备厢房,原来大有来历。

  孙嬷嬷代乌兰表露了身份来历,又道:“我们姑娘在浣月国可是金尊玉贵的,为了将军,甘愿担了风霜,一路跟上京城。只是……”

  管家娘子见她说话留一半,便随口问道:“只是什么?”

  孙嬷嬷摇摇头,叹息道:“只是怕将军不珍惜我们姑娘。”

  管家娘子不作声,心道:怎么珍惜法?抛了老夫人,正式迎娶你们这个姑娘么?既甘愿跟上京,又亲眼见着老夫人诸人,自是甘愿为妾的,自己甘愿,怨得谁来?

  好好一个国舅爷家的姑娘,见着将军这样年纪的男子,当知道对方是有妻室的,何必缠上?

  自愿下贱,便不必装可怜!

  而且,我们将军府,难道是第一次见着权贵家的姑娘么?一听什么国舅爷的姑娘,就要跪下奉请为主子么?

  想多了!

  孙嬷嬷见管家娘子脸上露出恭敬的神情,说话也恭谨了许多,心下稍感满意。

  乌兰听孙嬷嬷代她表露身份,却略有点心虚,只装出云淡风轻的模样。

  说起来,她并不是国舅的亲生女儿,只是养女。

  这件事,浣月国大部分人都知晓,不过么,到了赵国,只要她自己不说,别人自会把她当成国舅爷的亲生女儿。

  也正因为身份之困扰,在浣月国,她没法像国舅爷亲生女儿那般张扬,喜欢谁就去嫁谁。

  且她深怕自己会被国舅献进宫中,与姑母一同服侍年老的国王。

  八年前,她满了十五岁,正日夜担忧自己的去处,将军出现了。

  乌兰回忆到这里,略为心

  酸。

  那时候国舅一行人出去打猎,救了将军回来,国舅府众人眼见得将军虽然失忆,但武艺超群,人才出众,便极尽厚待,一心笼络。

  将军既失忆,不知道自己姓名,便随口给自己安了一个姓氏,又起一个名字,叫顾复生。

  浣月国的国王年老昏聩,被宠妃牵着鼻子走,在立太子一事上,百般犹豫。

  国舅爷深怕国王听信宠妃之,不立皇后之子为太子,反立了宠妃之子,便做了好几

  手准备,其中一手准备,便是私蓄兵将,以备必要时,将带兵进宫拥立皇后之子为王。

  因此他一见顾复生这等人才,不顾他失忆,一心拉拢。

  乌兰眼见顾复生相貌俊美,气度不凡,能力超群,心底便猜测对方来历不凡,因心一横,扮成了府中侍女,时不时端了酒菜过去给顾复生,有意无意用仰慕的眼神看着顾复生。

  有一晚顾复生喝多了,乌兰在床边服侍了一晚,至天亮才出房。

  顾复生虽忆不起自己是否有妻儿,但想及乌兰不过一个侍女,若他向国舅爷讨要,度着国舅爷也不会推拒。

  因至晚上宴席,见得乌兰出现在国舅爷身边,他便借机向国舅爷道:“某身边缺少一个服侍之人,不知道国舅爷可否把身边这个丫头赐给某?”

  国舅爷当时愣一愣,随即又笑道:“顾兄弟,你真是好眼力啊,谁也不挑,一挑,却是挑中我的女儿。”

  顾复生一惊,忙请罪道:“某却不知道此女是国舅爷的女儿,恕罪恕罪!”

  国舅爷大笑道:“你既喜欢我的女儿,我自当给你们办婚事。”

  顾复生为难道:“国舅爷见爱,只是某忆不起从前之事,深怕家中还有妻儿,若如此,却是委屈了兰姑娘。”

  乌兰当即款款出席,行礼道:“顾大哥,兰儿愿跟随你一辈子,不管是为妻为妾。”

  顾复生闻大为感动,叹道:“若是将来忆得从前之事,再假使有妻儿,姑娘难道不后悔?”

  @无限好文,尽在哒(xs63)小说网

  乌兰坚定道:“绝不后悔。”

  席间众人见他们似乎早有情意,又这般当众各剖心迹,便起哄道:“好了,国舅爷,你便成全这对有情人罢!”

  国舅爷当即道:“如此,顾兄弟和小女成亲之日,各位当赏面来喝喜酒。”

  众人轰然答应。

  乌兰和顾复生成亲后,夫妻恩爱,十分甜蜜。

  这么八年间,顾复生帮着国舅爷练兵,国舅府权势日重。

  至去年,国舅爷终是把持了朝政。

  如今国王只在后宫和宠妃喝酒作乐,一切政事尽决于国舅爷之手。

  也正是去年,顾复生当街格杀两个欲行刺国舅爷的刺客,被其中一个刺客刺中腹部,回府时昏了过去,昏迷两日才醒来。

  待得醒来,却是忆起从前之事,知晓自己是赵国大将军李汝安。

  也忆起

  自己八年前策马追敌,坠崖昏迷,被国舅爷一行人相救。

  既忆起从前,便跟国舅爷直相告,准备回国。

  国舅爷眼见自己把持了朝政,大权在握,已不须依赖李汝安,便答应放他归国。

  乌兰一听夫婿是赵国大将军李汝安,自然誓死追随。

  李汝安感动乌兰的情意,便带她回京,一路上且想了许多说服罗文茵接受乌兰的辞。

  这当下,李汝安却是随罗文茵进了房,两

  人对案坐下。

  众儿女也跟进房中,再次请安问好,这才各各回房去换衣。

  吴妈妈和田妈妈则是上前拜见李汝安,涕泪交加道:“老夫人终于盼得将军回来了!这些年,老夫人晚晚思想将军,不得安眠,如今苦尽甘来了。”

  罗文茵:什么?我晚晚不得安眠,苦苦思想他?我不是事儿太多,晚晚不够睡么?你们怎么说话的?

  吴妈妈犹自抹泪道:“当时听得南姜王写了手书,道是寻着将军的骸骨,已运送京中,老夫人差点就……,也是上天保佑,老夫人才得康健,候得将军归来。”

  田妈妈补充道:“老夫人也思想着,今日为将军召魂,他日办完丧事,便要开始吃斋念佛,为将军府积福。现将军归来,老夫人总算是……”

  罗文茵再也听不下去了,打断田妈妈的话道:“你们起来罢!将军回来了,你们且去厨房处看看,今晚要如何整治酒席为将军接风洗尘?”

  吴妈妈和田妈妈眼见也为罗文茵表过功,表过痴心了,便双双站了起来,对视一眼,是该避一避,让老夫人和将军叙叙别后离情。

  两人又朝房内丫鬟们使眼色,一时间全退了下去。

  房内突然静下来,罗文茵心里很别扭,房中突然坐一个男人,没法马上更衣,也没法上床躺着,到底要怎么不着痕迹翻脸,让他出房呢?

  李汝安见罗文茵坐在对面,微微垂眼,睫毛一扇一扇,更衬得肤白如玉,一时间有些失神,忍不住就伸手过去,握住了罗文茵的手,低声道:“茵儿,这八年,苦了你。”

  罗文茵一惊,待要夺回手,却被对方紧紧握住,奋力也夺不回,不由蹙眉道:“你捏痛我了。”

  李汝安一向知道罗文茵娇皮细肉,稍一用力便会喊痛,当下松手,带笑道:“还和从前一样爱娇。”

  罗文茵:你才爱娇,你全家都爱娇!

  李汝安有些感慨,八年不见,他的娇妻,容貌胜往昔不说,这表情这眼神,犹若少女时,叫人心痒痒。

  罗文茵一抬头,见李汝安凝视她,一下暗暗叫苦,赶紧想话题,问道:“将军这八年,到底去了哪儿?因何一点消息也没有?还有,那兰姑娘,是何来路?”

  李汝安本也要告知这八年的去向,听得罗文茵询问,便详细说了起来。

  罗文茵听完,吃惊道:“你说,兰姑娘和你正式拜堂成亲的?”

  李汝安忙解释道:“虽如此,待我记起一切时,兰儿却说愿跟我回京,只要

  跟在身边足矣,并不计较名分。”

  罗文茵:“……”

  李汝安想着乌兰对自己的痴情,再看着眼前的罗文茵,少不得小声求恳道:“茵儿,兰儿父兄对我有恩,兰儿跟了我八年,对我一片真心,我实在不忍负她。她是一个良善的女子,与世无争,你便担待一下她罢!”

  罗文茵忍不住呛声道:“我在府中苦苦支撑八年,临了你带来一个美貌女子,还让我担待她?哪谁来担待我?”

  她说

  着,发现自己心头有火气,趁着火气赶紧再喷火道:“李将军,你既和什么兰姑娘那般深情相爱,便只管和她过日子去,何必回来呢?你既回来,还亲自为那个兰姑娘驾马车,那是打我的脸。你想娇妻美妾,两相圆满,若我不答应呢?”

  好了,火气喷出来了,李汝安也该发火了罢?只要发火,正好撕破脸,当场提出和离。

  李汝安脾气却比当年好了些,见罗文茵闹,并没有当场发火,犹自道:“茵儿,八年不见,咱们何必一见面就闹呢?兰儿的事且容后再说,你跟我说说将军府这些年的事。”

  罗文茵一拂袖道:“没什么好说的。”

  李汝安看着罗文茵,半晌不说话。

  罗文茵:好了,快走罢!老娘想睡一会!

  这会儿,房外却有脚步声,管家娘子的声音道:“将军,兰姑娘进了厢房,咳得厉害,让我过来禀一声,让将军莫忘给她请大夫之事。”

  李汝安忙吩咐道:“你让李管家去医馆请一个大夫进府给兰儿瞧瞧,先开药服下。”@无限好文,尽在哒(xs63)小说网

  管家娘子应了,另又道:“兰姑娘嫌住的院落有些偏远,想搬到离将军书房稍近那院子,可那院子本是张姨娘住过的,我可不敢代为答应。”

  李汝安道:“搬院子之事,过些时再论,先去请大夫。”

  罗文茵这会已想好赶人的说辞,见李汝安转过头来,便道:“将军,你这厢回来,总得赶紧告知亲友,也得写折子递进宫,奏报这些年失踪之事罢?”

  “嗯。”李汝安见罗文茵似乎又收起小性子,如从前一样识大体了,便站起来道:“我且去书房写折子,明早着人递进宫去。”

  待李汝安出房,罗文茵赶紧喊吴妈妈和田妈妈进房,吁口气道:“快传水给我沐浴,今儿召魂召得一身灰,浑身难受呢!”

  吴妈妈和田妈妈却是对视一笑,将军回来了,老夫人是该早些沐浴。

  罗文茵沐浴完,才要上床小睡,婆子却来禀报,说是酒席已整治好,待将军和老夫人入席。

  吴妈妈忙忙就喊丫头道:“快去书房请将军,说老夫人整治好酒席了,等将军入席呢!”

  丫头忙忙去了。@无限好文,尽在哒(xs63)小说网

  那一头,李汝安写好折子,便见管家进来禀道:“将军,已请了大夫给兰姑娘诊过脉,大夫说,兰姑娘这个咳疾,须得好好将养,不

  能劳心劳力。”

  李汝安点点头,又见丫头来禀报,说是罗文茵整治好了酒席,正在厅中等他,一时眉眼便有些笑意。

  吴妈妈和田妈妈早就推了罗文茵到厅中,又去请李飞白诸人。

  林修雅却是候着这个机会,让乳母抱着李宾进厅,待见李汝安进来,忙忙就上前行礼,口称见过父亲,又让李宾喊祖父。

  李汝安见着粉团团一个小娃儿,一下就俯身抱起,问道:“多大了?”

  李宾也不怕生,扳手指算自己年龄,很认真举着三只手指答道:“两岁!”

  李汝安“哈哈”笑了,按下李宾一只手指,只剩下两只,点了点道:“一,二,两岁。”

  厅中众人也跟着笑了,气氛一片和谐。

  待乳母过来抱了李宾,李汝安便带领众人入席。

  才一落座,他便吩咐管家娘子道:“去请兰儿过来一同用饭。”

  管家娘娘颇有些不愿意,不由看向罗文茵。

  兰姑娘算是妾罢?一家子吃饭,叫了妾过来一同入席?

  一般的府第里,妾过来了,可是要侍立旁边侍候主君和主母用饭的,哪有她一席之地?

  让这个兰姑娘和老夫人一同吃饭,置老夫人于何地?

  这不乱套吗?

  李飞凤代罗文茵抱不平了,出声道:“父亲,母亲为您接风洗尘,您叫了兰姑娘过来,这不妥当罢?”

  李汝安看罗文茵一眼,转而吩咐管家娘子道:“叫厨房给兰姑娘送饭菜过去。”

  管家娘子这才应了,退了下去。

  因着这个插曲,适才的好气氛便消散了,众人沉默吃饭。

  罗文茵更是懒待出声。

  一时饭毕,才漱了口,管家报进来道:“将军,二老爷听闻将军回来了,忙忙过来,已在大门外下马。”

  “汝定来了啊!”李汝安忙道:“请他到书房。”

  李汝定是跑着进将军府,跑着进书房的。

  他一进书房,见得李汝安立在案前,一时泪水横流,喊道:“大哥!”

  李汝安指指椅子道:“坐下再说罢!”

  李汝定犹自激动万分,“大哥总算回来了!”

  李汝安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这八年你们过得好么?”

  李汝定抬袖擦掉眼泪,红着眼眶道:“大哥不归,我们哪儿能好?特别是大嫂,这些年过得可苦了。”

  “哦?”李汝安一听,忙问道:“如何苦法?”

  李汝定道:“大哥不归,大嫂闭门谢客,苦等大哥。那时节母亲又去世,全是大嫂一手操办丧事,府中儿女皆年小,皆要操心,拉扯了这些年,好容易拉扯大了,还给飞白娶了亲。”

  “至前些时日,见得南姜王手书,说是寻着大哥的骸骨,皇上便下口谕,着礼部协助将军府给大哥办理丧事,这便坐实了大哥的死讯。一时间,各府纷纷欺上门来。”

  李汝安说到这里,顿一顿,重点描

  述那日众人请媒婆上将军府提亲,被罗文茵喝退的情景。

  他再模仿罗文茵的口吻,抖着手说:“各位嬷嬷,请回去告诉你们大人,我家将军骸骨尚在路上,未到京中,你们便上门逼亲,于人伦于天理,都太过分。且我对将军一心一意,不管他是生是死,从未变心。他生,我守着他,他死,我守着府。”

  李汝安听得荡气回肠,犹自问道:“茵儿真这样说?”

  李汝定答道:“大哥,大嫂这番话,我无一

  字添补,当时在场的,还有唐夫人等人,大哥可问唐夫人。”

  李汝安心内早信了,不过多问一句而已,当下吁口气道:“这些年确是苦了她。”

  李汝定道:“大哥,大嫂苦等你八件,你既回来,自要好好待大嫂,莫和从前一样只顾置气。”

  李汝安点头,又伸手拍拍李汝定的肩膀。

  李汝定说完,又再看李汝安,问道:“大哥这八年因何没有消息?”

  李汝安便说了自己的经历。

  李汝定听得李汝安还带来一位姑娘,一怔道:“大哥,这位兰姑娘既和你正式拜过堂,又是国舅爷女儿,岂甘愿为妾?”

  李汝安道:“兰儿与世无争,只唯愿与我相守,名份之事,并不计较。”

  李汝定闻道:“既如此,大哥便让兰姑娘奉茶与大嫂,行一个妾侍礼,正一正府中名次。”

  李汝安愣一下道:“倒也不必这样,茵儿认了兰儿身份便好。”

  李汝定坚持道:“必须这样,若不然就乱了套。赶明儿,我带亲眷过来观礼,也好认认人,给兰姑娘一份见面礼。”

  他说着,站起来道:“大哥,天也不早了,我先回府。你赶紧回房哄大嫂。”

  李汝安送走李汝定,看看时辰,便叫小厮提了灯笼照路,往罗文茵院子里走去。

  至荣华阁门前,却是一怔,院门关得紧紧的。

  他便叫小厮拍门。

  一会儿婆子在门后道:“老夫人已安歇了,明天再来!”

  “是我,快开门!”李汝安沉声喝道。

  婆子听得声音,吓了一跳,忙忙开门给李汝安进院。

  他很快进房,众婆子和丫头见他进来,自是行礼,瞬间全退了下去。

  罗文茵正在灯下卸钗环,见得李汝安进来,不由暗暗叫苦:我叫人闭了院门的呀,他怎么又来?怎么不去陪着那个兰姑娘?

  李汝安走过去帮罗文茵取下最后一只钗子,看着她长发披散了一肩,娇艳异常,喉头不由一紧,带些鼻音喊道:“茵儿!”

  罗文茵身子稍稍仰后,想避开李汝安的呼吸,心下念头急转,怎么把他轰出去呢?

  李汝安见罗文茵仰身子,罗衣贴在身上,更显曲线,一时浑身热腾腾的,一伸手,已是拦腰抱起罗文茵,低下头去。

  罗文茵身子一软,狂呼系统:系统君,天爷,救命!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晚上十二

  点或者还有一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人来人往30瓶;画笔小新5瓶;谬谬3瓶;用户60106561892瓶;微雨、sakura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