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26章第26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6章

  罗文茵正吩咐田妈妈,却见李管家进来禀道:“老夫人,崔将军提着段管家来了。”

  话音一落,厅外脚步踏踏声,崔元舟提着五花大缚的段管家进来了。

  他一进来,把段管家往地下一丢说:“把你做的事再说一遍,有一字不对,我就割了你舌头。放心,飞马侯不会因为一个管家跟我对恃,你也别想着飞马侯会给你做主。”

  原来崔元舟怕京城有肖小之辈对李府不利,派了护卫时不时巡视李府,以保罗文茵安全,今早护卫见李府一众人出门,不久又有李飞捷和李飞章等人出门,似乎有事发生,便去禀报了崔元舟。

  崔元舟一听,便问李府一众人往什么方向去了,自己领人骑马去追。

  他到得白马观山门外时,恰好见得段管家领人飞奔出来,骑上马就走。

  他心下生疑,再一想之前护卫禀过,说段管家和张姨娘来往频密,不知道段管家今日行径跟罗文茵有没有关系,因想了想,就拍马去追段管家。

  段管家见有人追来,因心中有鬼,不由惊慌,大力拍马快跑。

  可惜他遇到的是骑术精湛的崔元舟,只一会就被崔元舟追上。

  @无限好文,尽在哒小说网

  崔元舟伸手臂一伸,就把段管家从马上提下来,当场审问。

  他审问的方式也简单,直接道:“我知道你和张姨娘做的好事,精的就赶紧全说出来,我饶你一命,不好好说,我就割了你的头,让你去跟老天爷说。”

  段管家最怕的就是这种军中不讲理的人物,当下便把张姨娘如何找到自己,让自己去给方若成送信,又领人上白马观,借机骗了方若成和罗文茵共进壁画室,再让人去捉现场诸事说了。

  崔元舟听完,便令人缚了段管家,提来李府。

  此时,正碰上李府在审两位姨娘,两位姨娘哭泣自辨清白中。

  当下段管家看看满厅的人,看看张姨娘,再看看崔元舟,知道躲不过,到底心一横道:“没错,张姨娘是我干女儿,她来求我帮她一把,我看在她往日常礼送,对我有孝心的份上,就决定助她一把。”

  “就昨儿,她托丫鬟给我送了将军夫人一封手书,让我把手书送至方侍郎手中,说到时方侍郎看了手书,自会到白马观中见将军夫人,待他们相见,我就引李主事进去捉现场。”

  “将军夫人被捉现场,过后在府中定然没了威信,她们再拿着这个把柄,说不定将军夫人会同意分家,或者让出管家之权,那时她把持府中事,自会给我送大礼。”

  李汝定问道:“你说张姨娘有大嫂的手书?手书是从哪儿来的?”

  段管家道:“张姨娘善书,她会模仿别人笔迹。那封将军夫人的手书,其实是她仿着将军夫人笔迹写的。”

  李汝定恍然大悟,又问道:“手书上写了什么话?”

  罗文茵一听问到这个,也颇好奇,一边又暗暗

  嘀咕:好了好了,手书是不是会提到荷包的事?若提到,我要如何抵赖?且先听听如何说。

  段管家复述手书的话道:“上面写着,方郎,荷包总要物归原主,白马观见!后面是今日的日期。”

  罗文茵:果然避不开荷包!

  张姨娘见得段管家指证她,本来脸如死灰,待一听荷包两个字,马上又死灰旧燃,喊叫起来道:“我敢问主母一声,是不是送过方侍郎一个荷包?”

  罗文茵脸色如常,冷笑道:“你一个姨娘,竟敢诬蔑主母,还敢质问?奇了怪了,谁给你的胆子?”

  张姨娘破罐子破摔,瞪大眼睛道:“主母敢送方侍郎荷包,就不敢认么?”

  众人听着张姨娘这话,不由面面相觑,心中各各生疑。

  李汝定:什么,大嫂还送方侍郎荷包?不知道我大哥当年有没有收到她的荷包?

  崔元舟:表妹送过方若成荷包?我怎么不知道?我跟表妹从小玩到大,她连毛也没送我一根,方若成若有荷包,看我回头不弄死他?

  张姨娘说着话,又指向周姨娘道:“此事她可作证。”

  周姨娘这会缩成一团,再没了勇气,闻喃喃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别问我。”

  张姨娘火了,大声道:“又是你说的,道是二姑娘上回陪主母去慈云庙上香,在桃花坡见到侍郎夫人持一只荷包问安王妃,知否是谁人所绣。安王妃认出荷包是当年罗府姑娘所绣,便叫主母上去分辨,主母一看荷包,说荷包是贵妃娘娘所绣。可是你当年在罗府侍候主母,知道贵妃不擅长刺绣,也没有绣过荷包。那只荷包,分明是主母所绣的。”

  “主母绣的荷包,自是送给了方侍郎。因此我一封手书,让方侍郎持荷包到白马观相见,他马上就上白马观了。”

  众人听得惊奇,一时分不出真假,皆寂静无声。

  罗文茵却鼓起掌来,“张姨娘,你果然很会编故事。但是你编的故事,漏洞太多。”

  “第一,你说我送了荷包给方侍郎,哪为何荷包是在侍郎夫人手中呢?难道是方侍郎收了荷包,转送给侍郎夫人?”

  “第二,你说手书一封,让方侍郎上白马观和我相见,他为何不单独上白马观,却拖家带口,领了夫人并女儿一起上白马观呢?难道我的荷包是送给他们一家人的,他要还我,就要一家人整整齐齐,一起跟我见面,然后再还我?”

  “第三,安王妃让我分辩荷包是何人所绣,我瞧着荷包眼熟,一下子分辨不出来,但

  当场又不想让安王妃和侍郎夫人失望,便口称是贵妃娘娘所绣,这样侍郎夫人拿着荷包,便会好好珍藏,如珠似宝,一天好心情。我不过想让大家欢欢喜喜,在你这儿,却臆测出荷包是我送给方侍郎的。”

  “张姨娘,你好大的脑洞!”@无限好文,尽在哒小说网

  罗文茵的话,一句一句把自己撇清了,又句句指责张姨娘妄测。

  众人一听释疑,齐齐骂起张姨娘无耻。

  张姨娘不甘心,继续哭着道:“纵如此,我一个弱女子,哪有指使段管家的能力?分明是段管家害怕崔将军,崔将军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谁个又不知,崔将军是主母的表哥,最听主母的话呢?主母要收拾我,崔将军自会帮着。这番给我安个罪名,把我处置了,还要让我儿子无处申辨,认定我是罪人。”

  罗文茵气笑了,这位张姨娘,果然是一位人物呢!今天不令她服服贴贴认罪,我不姓罗!

  她转向周姨娘,缓一下语气道:“周姨娘,今日的事,证据已确凿,但看在你育了一对儿女的份上,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好好说出跟张姨娘所谋的事,我就不为难你,会送你到田庄上好好养老,也允许你儿女定期去看你。”

  “此话当真?”周姨娘本已绝望,闻得此,又燃起希望,抬头看着罗文茵。

  罗文茵点头道:“一厅子人在此,全可作证我说的话。

  周姨娘当即再不犹豫,一五一十把自己跟张姨娘所谋要陷害罗文茵和方若成的事,全说了。

  张姨娘见周姨娘也指证她,指着周姨娘尖叫喊道:“你就一辈子只配当奴才,世世代代只配当奴才。”

  她喊完,惨笑一声,梗着脖子朝罗文茵道:“当初飞马侯把我送给将军,如今主母不要我,便把我送回飞马侯府罢!”

  李飞章也为她求情道:“母亲,姨娘虽千错万错,到底是一个弱女子,求母亲饶她一命。”

  罗文茵叹了口气,朝李汝定道:“二弟,如何处置张姨娘,便由你作主罢!”

  这个时代敢陷害主母的,罪名极大,自己也不可能轻饶张姨娘,但真要下狠手处置,到底又有点……

  这件事,还是交给李汝定去办罢!

  将来李飞章要怨,也怨不着自己,只能去怨他叔叔。

  罗文茵站起来道:“我也累了,先回房!”

  说着就走。

  罗文茵在房中睡了一觉,至傍晚时分才醒来。

  田妈妈见她醒了,忙服侍着洗漱,给她端了一碗汤道:“老夫人午间没吃什么,先喝碗汤暖暖胃。”

  罗文茵就着田妈妈的手,喝了半碗汤,这才问道:“二老爷可走了?”

  田妈妈答道:“他和崔将军皆未走,还在厅内。”

  罗文茵一怔,“姨娘们的事没有处置完?”

  田妈妈答道:“处置完了。周姨娘按老夫人的意思,着人送到田庄上养老。张姨娘则是着人领去发卖了。段管家则是被崔将

  军打了一顿,着人送回了侯府。二老爷还写了信告知段管家勾结张姨娘陷害老夫人之事,请飞马侯自己管教。”

  “事情既然处置完了,他们为何不走?”罗文茵颇奇怪。

  田妈妈听得询问,这才道:“因发生了这样的事,崔将军便说,李府不安全,他近段时间会守在李府,看护老夫人,直至确认无事,才回自己府中。二老爷不同意他守在李府,说若要守李府,他会守,不须劳动崔将军,两人说着就僵持上了,因齐齐不

  走。”

  罗文茵愕然,还能这样?

  一会儿,吴妈妈也进来了,禀道:“二老爷和崔将军今晚要待在府中,我已着人给他们备了酒菜,打扫了厢房。”

  罗文茵摇头道:“府中自有飞白等人守着,何须他们?待会儿让飞白去赶客。”

  吴妈妈道:“老夫人,今儿的事情确实好险,我想起来还是后怕,今晚各人怕也睡不好的。二老爷和崔将军守在府内,大家安心。”

  听得如此说,罗文茵只得作罢。

  她这时又想起吴妈妈在白马观被推得摔跤之事,忙问道:“当时摔了,可伤着什么地方?快些让人给你涂点药油。”

  吴妈妈虽摔了,回来一堆事,到底顾不上自己的伤,当下闻得罗文茵询问,撩起裤管一看,膝盖一片青紫,一按,痛疼难忍,不由“嘶”了一声。

  罗文茵一瞧,失声道:“伤得这样重,你为何忍着?快,着人去请白御医,让他过来开药诊治。“

  宝珠忙忙出去,让管家去请白御医。

  她出去一趟,回来便跟罗文茵道:“老夫人,二老爷跟崔将军在厅内吵起来了。”

  @无限好文,尽在哒小说网

  罗文茵:“……”真是心烦,两个大男人不回自己府,偏要在这儿对吵,有什么意思?

  此时厅内,李汝定冷嘲崔元舟道:“别打量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这不是瞧见皇上发诏令,勒令夫婿已亡,年未满三十八的妇女再嫁,因此对我大嫂动了心思么?这是想守在李府,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我告诉你,我大哥一日没有消息,就一日有生还的希望,你尽早打消心思为好。”

  崔元舟也冷笑了,“你没上过战场,是不知道战场凶险处。一年未归都要当作没了,何况八年未归?你要以你大哥没有消息说项,倒不如说你自己对你大嫂也有心思,这才抢着也要守在李府。”

  李汝定怒了,气道:“你以为人人像你这般么?我对大嫂只有敬重,绝无其它,你不要污蔑我!再说了,我自和夫人恩爱,哪像你至今不娶妻,整天在外浪荡,没个正经。”

  崔元舟不过想以语激走李汝定,不想李汝定词锋利,反瞧不起他至今没娶妻,当下也怒了,拍桌道:“我不娶妻才有资格待在这儿陪着文茵。文茵只要一个点头,我马上三媒六聘,八人大桥,金银珠宝奉上,风光娶她过门。还去哪儿找我这样靠谱的人?指望你那个八年未归的大哥来保护文茵么?你也不看看,今天若没有我,差点被姨娘给害了。”

  李汝定跳起来道:“这是你的功劳么?这不是我领着人上白马观救了大嫂,回来帮着审姨娘,再帮着处置了么?有你什么事?”

  崔元舟冷笑说:“竟说没有我的事?不是我捉了段管家来对质,事情能这样顺利审出来?还不得被张姨娘倒打一耙?”

  两人争吵着,谁也不服谁。

  崔元舟最后道:“我决定了,你大哥一日未归,我就住一日李府,看你能奈我何?”

  李汝定:“你这个流氓!”

  崔元舟:“信不信我打你?”

  李汝定:“你打呀,打呀!看我明天不上金殿跟皇上告你一状?”

  崔元舟:“很好,你上金殿告状,我正好趁机求皇上赐婚。就怕你不敢去告。”

  李汝定气结,指着崔元舟道:“总有人能收拾你的!”

  崔元舟:“能收拾我的人在宫内。”

  此时此刻,宫内的皇帝张子畅,

  突然打个喷嚏,自语道:“谁在骂朕不成?嗯,这阵太寂寞了,罗文茵好久不进宫了,朕明天须着人召她进宫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四更!我这么勤奋,留呢?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raindrop14瓶;真是累呀10瓶;婷宝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