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24章第24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4章

  壁画室光线昏暗,众人一涌进去,便见一个男子把另外一人按在墙上,似乎在做不雅之事。

  吴妈妈跟在后面进去,匆忙一瞥间,吓得魂飞魄散,待要喊一声老夫人,又不敢喊,只拼命想挤上前,却被人推向后,一跤跌在地下,好一会爬不起来。

  李汝定大喝一声道:“你们在做什么?”

  段管家一脸气愤,跟着大喝道:“贼子竟敢伤及将军夫人么?”

  章冰兰眼尖,已是认出男子背影是夫婿方若成,当即尖叫一声喊,率先冲向前去拉男子道:“若成,你这是作什么?”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众人乱纷纷叫喊,声音全杂在一声,一时间成了嗡嗡响。

  待章冰兰把方若成拉开,众人视线也适应了昏暗,这才看清,贴墙站着的,是一位道长,并非罗文茵。

  道长在众人视线下,神情云淡风轻,动作闲闲散散,甚至略带痞意,桃花眼水汪汪的。

  众人再去看方若成,好家伙,眉浸邪色,眼带媚风,一脸春意,分明是……

  李汝定:什么情况?

  段管家:这不对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冰兰直接哭喊出来:“方若成,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跟这位道长……”

  方若成自己用手拍了一下脸,这才略清醒过来。

  适才他动了情动了心,不能自控,把罗文茵按在墙上,一时听得外间声响,知道不妙,正要放开罗文茵,便觉贴墙站着的罗文茵突然随墙向后移动,未等他反应过来,墙上的罗文茵就被人一扯,扯开了,换了另一人抵在墙上,接着墙又移回原位,再接着,他就被贴在墙上的道士紧紧扣着手腕,状似缠绵。

  在章冰兰哭喊中,方若成火速蹿向门,跑了。

  章冰兰马上追出去,一边喊道:“你解释呀,你解释清楚呀!”

  方若成边跑边暗道:这事儿再没法解释了,就这样吧!

  这当下,李汝定则是去抓起地下的吴妈妈,质问道:“人家方侍郎和道长搅在一起,你为什么给他们守门?”

  吴妈妈知道罗文茵没有被当场抓到,一颗心才松了下来,冷声道:“我跟雪青本来守在丹房外的,见你们来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转身,便被你抓住大声质问,并不知道发生何事。”

  李汝定抬眼瞧了瞧,丹房和壁画房相隔,两个门距离极近,吴妈妈若是守在丹房外,一个转身,确然就变成站到壁画间门外了。

  他再朝雪青问道:“吴妈妈说的可是真的?”

  雪青紧张得脸都白了,胡乱点着头。

  段管家则是不敢相信,明明看见罗文茵被方若成拉进去了,怎么会变成飞尘子道长呢?

  一众人正吵嚷,丹房的帘子一揭,罗文茵衣冠整齐,端端庄庄走出来,喝斥道:“这是道观清修地,你们在这儿吵嚷什么?”

  李汝定一见罗文茵无碍,瞬间放下心来,上前道:“

  给大嫂请安!”

  李飞捷和李飞章也惊喜,跟着上前请安道:“母亲安好么?”

  罗文茵心下全是疑惑,问道:“嗯,你们怎么来了?”

  李汝定便把李飞捷和李飞章找他说的话复述了。

  李飞捷和李飞章喃喃道:“我们是听姨娘说有人想对母亲不利,也是姨娘建议我们告诉叔叔,让叔叔领人来救母亲。”

  罗文茵一听,心下稍一分析便明白了其中利害,看来此事跟两位姨娘脱不了干系。

  她们这是使了法子,让方若成等在壁画室内,再使计让自己去推门,待自己被方若成拉进去之后,随即让李汝定等人来捉现场。

  好奸计,好阴谋,好狗胆!

  罗文茵想着,一下大怒道:“你们的姨娘分明是想害我!”

  李飞捷和李飞章迷惑,齐齐道:“母亲此话何意?”

  “你们是被你们的姨娘当刀子使了,竟还不知道么?”

  站在众人身后的段管家眼见罗文茵安好,没有入圈套,还能自辩,一下忙低了头,想悄悄溜走。

  正和李飞捷和李飞章说话的罗文茵突然一指他们身后道:“捉住段管家,他也想害我。”

  段管家闻,心里一慌,没有细想,一个转身,领着人就跑,瞬间跑个没影。

  李汝定:难道真是段管家要害人?心里没鬼,就不会跑。

  飞尘子道长这时候施施然走到罗文茵身边,桃花眼眨了眨,委委屈屈道:“老道也是被陷害的。

  适才听得壁画间有动静,便推门进去,不想被方若成拖进门内,他力气大,瞬间就插了门栓,把老道按到墙上想行不雅之事。度着方若成被人下了药,脑子不大清楚,错把老道当成女人了。老道真是吃亏死了,被他……”

  李汝定和李飞捷并李飞章听得目瞪口呆。

  罗文茵重转向李汝定道:“今儿的事,我怀疑是段管家并两位姨娘想害我,适才,有人告知,说凤儿朝这边过来,一下又不见了,极可能是进壁画间了。我正想进壁画间呢,一时腿抽筋,就坐回椅子上稍歇,没承想飞尘子道长会进了壁画间,代我受了那一个罪。”

  “若我不是腿抽筋,当场就进壁画间,则你们推门进去,看到的便是……”

  “此事安排周密,亏得飞尘子道长,若不然,我跳进黄河洗不清,没准只能一死以证清白了,如此,就全了两位姨娘的心愿,府中没了主母,她们身为庶母,就能主持起府务,作威作福了。”

  她越说越气愤,自己真是甜白傻,还想善待她们呢,没想到她们却……

  经了这个教训,以后凡事要多一个心眼了。

  说起来,今天的事要好好感谢飞尘子道长。

  不知道他被方若成占了多少便宜,可怜见的。

  @无限好文,尽在哒小说网

  此时,飞尘子道长已走进丹房,隔一会小僮拿了百花蜜来了,他便喊道:“这位夫人,你要的止咳膏和

  百花蜜。”

  罗文茵忙让吴妈妈拿了,又行个礼道:“谢谢道长!”

  飞尘子道长摆手道:“你给了银子的,不须多谢。”

  罗文茵另又吩咐雪青道:“你快些出去找三位姑娘,尽快回府。”

  她吩咐完,又朝李汝定道:“还要烦请二弟跟我们回府一趟,拿住两位姨娘问个详情,我不能白受这个委屈,也不能放任这些恶毒女人待在身边。”

  李飞捷和李飞章傻了眼,双双跪地道:“母亲,姨娘或者是被蒙敝的,另有内情也未定,儿子求母亲问个清楚再处罚。”

  罗文茵哼道:“自然会问清楚的,也会让你们旁听,不会冤枉她们。”

  吴妈妈也在旁边大骂道:“将军八年未归,搁别人府中,早处置了两位姨娘,哪会容她们锦衣玉食,安享富贵?两位姨娘倒好,不思图报,反要陷害主母,是何道理?人心坏到这个地步,叫人心惊。”

  李飞捷和李飞章弱弱分辩道:“事情还没查清楚,吴妈妈慎。”

  吴妈妈适才受了那样大的惊吓,又被人推得跌了一跤,膝盖骨正隐隐作痛,心内怒火滔天的,当下就喷李飞捷和李飞章道:“主母被陷害,差点就被捉现场,你们不思为主母找到主谋,还一心要为主谋洗脱么?主母白养你们这些年了。”

  李飞捷和李飞章被骂得低了头。

  吴妈妈经历的事儿多,心眼也稍多,这会儿骂完,突然又想起刚刚是雪青来找她和罗文茵,说是不见了李飞凤,罗文茵着急才会去推壁画室的门,那么雪青……

  吴妈妈念头一起,当即就朝罗文茵道:“老夫人,光天白日的,就有人想来害老夫人,三位姑娘在外间,也怕不安全,还得咱们亲去寻一寻。”

  罗文茵一听,脸色微变,抬步就走。

  其它诸人,也忙忙跟上。

  此时,李飞凤正和叶正毅在观前锦鲤池不远处一个幽静处说话。

  李飞灵给他们把风,背着身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

  叶正毅见李飞凤今儿打扮得俏丽,一下看得目不转睛,话都忘记说了。

  李飞凤稍一抬眼,触到他的眼神,不由嗔道:“我脸上又没花儿,这么看人作什么?”

  她平素端庄自持,极少有这样娇俏娇嗔的时候,叶正毅一见,魂儿差点半荡,喃喃道:“你脸上是没花儿,但你比花儿还娇。”

  李飞凤一下红了脸,瞟一下叶正毅,想笑又忍住了,隔一会道:“你到底是什么想法?可得

  明白跟我说,若不然,母亲就要带我赴各府宴会,到时会帮我安排婚事,那时我也身不由己了。”

  叶正毅回过神来,答道:“我对你自然是一片真心,昭昭日月可见。”

  李飞凤忍不住一跺脚,“我是说,你对咱们的事,有什么办法?”

  叶正毅赶紧答道:“这个事情,我觉着,应该由你出面,请你舅母帮你一把,别的人全不顶事。如今我若请人上你们府提亲,你母亲定要把人打出来,但若由你舅母去

  说项,没准有眉目。”

  罗文茵当年和家婆不和睦,矛盾重重,经常回娘家哭诉,两个弟弟和弟媳尽力劝慰,处处相帮,她和两个弟媳的关系极是要好,若两个弟媳出面说要帮李飞凤说媒,则事情大有可为。

  李飞凤闻,沉默一下道:“我去求舅母倒是可行,但是这事儿……”

  她虽怀着少女情意,但听叶正毅这法子,竟是自己一点不出力,却要把球推给她,让她全力去抛,一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叶正毅见李飞凤神情略有不对,马上哄道:“凤儿,为了咱们的将来,只能让你先受一点委屈了,以后,我必百倍千倍对你好补偿回来。”

  李飞凤一听,一颗心又暖了起来,低声道:“待我好好想想,改日到舅母府上,先探探口风再说。”@无限好文,尽在哒小说网

  叶正毅伸手扯扯李飞凤的袖角,“凤儿,遇见你,真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若能和你在一起,我这一辈子就值了。”

  他滚烫的情话一句接一句,直烫得李飞凤双颊全是红霞。

  两人正含情对视,突听李飞灵惊呼一声道:“母亲带人来了!”

  叶正毅一听,疾忙道:“凤儿妹妹,我先走一步。”

  李飞凤也慌了,忙道:“你快走!”

  她目送叶正毅走到拐弯处,忙回过身来,拉了李飞灵,姐妹一道迎向罗文茵等人的方向。

  罗文茵一见她们安好,松了口气,问道:“华儿呢?”

  李飞灵笑道:“二姐并不跟我们在一起,想是在观内赏花呢!”

  正说着,身后传来李飞华的声音道:“母亲,我在这儿。”

  罗文茵扫了三位女儿一眼,除了李飞凤脸颊有些飞红之外,另两个女儿看着一脸平静,并无事故发生。

  李飞凤等人见得李汝定等人也来了,忙上前行礼,又极是疑惑,问道:“叔叔怎么也来了?是带了婶婶和妹妹们来上香吗?”

  李汝定有些尴尬,回避眼神道:“是怕你们母亲出事,特来相护。好了,天也不早了,赶紧回府!”

  @无限好文,尽在哒小说网

  李飞凤等人心有疑惑,暂且忍下,想着回府再问罗文茵。

  稍迟,罗文茵一行人坐了马车回府,李汝定等人骑了马在后护送。

  与此同时,飞尘子道长遣开小僮,自己把丹房内一个小柜子移回原位,柜子上的坛坛罐罐也归置好,看着没有什么痕迹了,方才拍了拍手。

  丹房和壁画室一壁之隔,他又耳尖,适才听得动静,再往外间一瞧,好家伙,来了三批人马,有一批正在踹壁画间的门。

  若是此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他只会津津有味看戏,但是发生在那位夫人身上么,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谁叫那位夫人长得美貌,又有见识,又会说话,讨了老道眼缘呢?

  他当即就移开一只小柜子,推一把墙,瞬间把壁画间那面墙转到这边来,扯开罗文茵,自己抵到墙上,再一按一转,恢复墙状,自己和方若成缠绵起来。

  被方若成占了一点便宜,但也有利息的。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荷包,举起细看,自语道:“还挺精致!”

  他扣住方若成手腕时,顺道摸了对方一把,再顺手牵羊,把对方怀里藏着的荷包摸走。

  现下瞧这荷包的用料和配色及至做工等,皆是自己喜欢的那款。

  既然喜欢,自然要用起来。

  他解开荷包口,放进几颗药丸,再束紧了,抖开荷包带子,仔细系到腰上,招摇着走出丹房。

  想当年

  不知道多少姑娘送老道荷包,抽屉里都塞不下了,但自从当了道士,竟再没有姑娘送过荷包了,可叹!

  现在挺好的,老道又是有荷包的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第三更在晚上九点左右!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喵三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