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19章第19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9章

  程慕雪又问李府几位姑娘的年岁,意欲一见。

  罗文茵便吩咐宝扇道:“去请三位姑娘出来,说有客到。”

  宝扇应了,忙先去李飞凤院子里。

  李飞凤见她来了,问道:“宝扇姐姐,可是母亲有什么吩咐?”

  宝扇笑道:“是有客来,老夫人让姑娘出去见客。”

  李飞凤忙问是什么客,自己可要换套隆重的衣裳。

  宝扇道:“姑娘就按平日出门子那般装扮就好,不用太隆重。这来的两位夫人中,一位是姑娘见过的唐夫人,一位是老夫人旧日好友,从江南来的。瞧她的装扮,还跟不上京中时兴的式样,姑娘穿得太隆重反显她寒酸。”

  李飞凤点点头。以她的年岁,现时若有客到,还怕别人是相看来的。听得宝扇这话,对方是纯做客来了,那便不用太费心打扮。

  宝扇想了想,却又道:“不过席间有唐夫人在,姑娘还是打扮精致些罢!那唐夫人游走在各府,平日里惯会品评各府姑娘,可不要叫她小瞧了。”

  李飞凤听得如此说,便喊丫鬟拣出心爱的衣裳,打算穿得清雅些。

  宝扇看着丫头们给李飞凤搭配的衣裳,瞧着并没有差错,便转个头去了李飞灵院子里。

  从李飞灵院子出来,再去通知李飞华。

  稍迟,三位姑娘便先后到了会客厅。

  罗文茵便叫她们行礼,又介绍程慕雪道:“这位是我的旧友吴夫人,你们喊程姨便可。”

  程慕雪待三位姑娘见了礼,忙忙示意跟来的婆子给三位姑娘见面礼。

  她有备而来,婆子那里装了好几只荷包,当下遂一拿出来,给了三位姑娘,笑道:“都是江南那边所制的一些小玩意,给姑娘们玩的,且收着罢!”

  李飞凤和李飞华笑着收了,交给了身边丫鬟。李飞灵却是当场打开荷包看了看,见是一只金子铸造的生肖兔子,一下喜道:“程姨如何知道我属兔?这是特意给我准备的呢!”

  程慕雪笑道:“你叫得我一声程姨,我自然得知道你属兔。”

  她说着,又一再夸奖李府三位姑娘,说不愧是京城贵女,相貌气质真是不凡,以后谁娶到了,那是几世修来的福份云云。

  罗文茵代三位姑娘谦虚一句,又笑问程慕雪道:“你这次过来,为何不带姑娘们一道过来见见?”

  程慕雪道:“几位姑娘上京时坐船,在船中吐了一路,到得京城,全失了颜色,不敢出来见人呢。异日待她们养好身子,再带她们过来拜见你。”

  又叙了一会话,便有管家娘来请示,问要把饭摆在那儿。

  罗文茵笑道:“摆在大厅罢!”

  因只请唐夫人和程慕雪两位女客,菜式便按各人喜爱的口味略做了几样,并没有大肆铺张。

  李飞白和林修雅闻得有客,自也出来相见,再上桌相陪。

  主人桌这张,罗文茵坐了上首,唐夫人和程慕雪坐了客位,顺位分

  别坐了林修雅并李府三位姑娘。

  李飞白则和两位弟弟坐了一桌。

  吴妈妈见罗文茵看了看李飞白这桌,忙过来禀道:“老夫人放心,厨房已给二爷送了饭菜过去。”

  罗文茵点点头道:“着人去看看他服了药没有?可有发汗?”

  吴妈妈应了。

  唐夫人和程慕雪一上桌,见着李府三位姑娘餐桌的举止,自又是各种溢美之词。

  唐夫人重点夸李飞凤,再三道:“大姑娘当年养在太君跟前,跟着太君出门子时,那等风范谁不夸呢?若不是太君突然去了,姑娘要守孝,媒婆早挤破门了。”

  李飞凤被说得飞红了脸,轻声道:“夫人莫再夸了,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夫人这是疼我,才夸成一朵花,但叫不知道的听了,怕人家会说我轻浮。”

  唐夫人叹息道:“听听,这就是世家姑娘会说的话儿,守规矩,知进退,听一句夸奖也怕人说轻浮。要是我家那女儿听了夸奖呀,尾巴就翘上天去,还爱摇一摇说人家夸得极是。”

  她一即出,众人几乎喷饭。

  罗文茵失笑道:“你背后这样编排自家姑娘,若叫她知道了,怕不是要恼你?”

  唐夫人道:“你们若不说,她怎么会知道?”

  此话一出,大家又笑了。

  吴妈妈见席间气氛好,想了想便吩咐丫鬟去拿了珍藏的兰生酒出来,给各人满上一杯,另跟唐夫人和程慕雪介绍道:“两位夫人尝尝这兰生酒。”

  程慕雪不和道何谓兰生酒,唐夫人却是知道的,闻道:“自打兰生故去,他的传人酿出来的酒,却是失了那股醇香,这酒莫非……”

  吴妈妈点头道:“正是兰生亲制的酒,我们府中也只剩下几坛了。”

  唐夫人一听,肃然道:“将军夫人真的太厚看我们了,连兰生亲制的酒也拿出来待客,叫人不知道如何回礼?”

  程慕雪一听这酒大有来历,一时去看罗文茵,坚定认为对方是为了她,才拿出这等连唐夫人也夸奖的酒来。

  罗文茵听得吴妈妈极力夸这酒,便举杯,邀众人道:“来,大家干了这杯!”

  酒入咽喉,虽则也算醇香绵厚,但到底比不上前世那种精制的酒。

  罗文茵稍稍失望,嗯,这样的酒就很难得,要珍藏了么?

  赶明儿,看我酝几坛真正的好酒给你们尝尝。

  唐夫人和程慕雪尝了酒,却是一径夸好。

  林修雅怀孕,不敢喝酒,见唐夫人极力夸奖,便把自己的杯子推过去道:“我不便喝酒,唐夫人再尝一杯!”

  唐夫人是一个好酒的,闻接过,又是一口干了。

  大家喝了酒,气氛热闹起来,话匣子也打开了。

  程慕雪是一个酒浅的,当下就开口羡慕起罗文茵的人生,说她命好,从小到大有人护着,现下家大业大,儿女又出息,在府中是当家主母,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云云。

  唐夫人接话道:“吴夫人,你别看将军夫人一切都好,其实也有苦处的。若是李将军能归来,这李府门前,哪会像今日这样冷清?只怕咱们马车还挤不进来呢!”

  程慕雪道:“纵如此,文茵这般的日子,还是我们得不到的。”

  吴妈妈听她话儿说得有些酸,忍不住代罗文茵应一句道:“各人有各人的福缘,求不得怨不得。吴夫人你的日子,也是我们得不到的。”

  程慕雪听得如此说,趁着一点酒意,微带恼意道:“你不过一个妈妈,如何跟我比呢?”

  吴妈妈也小小郁恼了,淡淡回道:“吴夫人同样比不得我们老夫人。”

  唐夫人一听两人唇枪舌剑,怕闹僵了,忙打圆场道:“哟

  咱们喝了人家的酒,可不能再看不惯人家的妈妈了。”

  程慕雪突然呛出一句道:“也是,我如何比得文茵?文茵当年要不是太过傲气,只怕就当了娘娘呢!”

  她的话一出,石破天惊,众人面面相觑。

  罗文茵:要死了!这话要是被唐夫人传出去,哪不是会惹来许多麻烦?

  而且听这话,原主好像跟皇上……

  啊,不要啊,跟皇上也有纠缠,怕不是以后会死得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