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9章第9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章

  李飞华见得段玉树手执她的绣花鞋,口中欲要她喊哥哥,一下飞红了脸,捏着衣角娇羞答答。

  段玉树见得她一脸酡红,娇艳动人,忍不住跨两步台阶上去,戏弄道:“叫玉树哥哥!”

  秦平秋见得儿子欺负人家姑娘,忙喝道:“作死么?还不赶紧把鞋子还给妹妹?”

  蝶儿忙上前,怯怯道:“我家姑娘的鞋子。”

  段玉树抬眼见秦氏瞪过来,只好把鞋子给了蝶儿。

  李飞华套好鞋子,脸上犹有红霞,一时瞟段玉树一眼,正好段玉树看过来,又忙忙转开脸,赶紧跟上李飞凤等人。

  她心中叹息一声,这么着也算留下印象了罢?至于段公子会不会上心,只看缘分了。

  罗文茵这趟出来,目的本是为儿子及女儿相看对象的,现见着段玉树的举止,心下便把他排除在女婿人选之外了。

  这是一个花花公子,沾上了,只会苦恼一辈子,可不敢推女儿入这个坑。

  至于段玉容和段玉婷,相貌却是不错,现看着举止也算大方,还得再接触一下,多问几句话,才稍稍能看出好歹。

  秦氏带着儿子和女儿出门,除了上香,一样有相看的目的。

  她见李飞华掉绣花鞋,心下却是看不上的。

  庶出姑娘若是一直养在祖母或者主母身边,倒也算好的,怕就怕略长大又被生母接去抚养,带歪了性情。

  姨娘们身份地位局限着,容易小眉小眼,看事情也颇小门小道,上不得台面。

  姑娘若是年纪小,未有自己主张的,很容易被生母姨娘带坏了。

  她评估李飞华一番,便把她排除在儿媳人选之外了。

  至于李飞凤,听闻打小养在祖母身边,现下看着,举止也颇落落大方。

  像这般的相貌举止,才是嫡长媳的人选。

  玉树性情跳脱,也要一个端庄的姑娘才能压得住他。

  若是李将军还在,凭着两家的交情,少不得要说下李飞凤为长媳。

  现如今李将军没了消息,李府只得罗文茵支撑着,几个儿子又还没有功名,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撑起府务。

  这么着的,要娶他家的女儿,就要多衡量了。

  秦氏思量着,决定保持对李家不冷不热的态度。

  两家人到得庙里,便有知客僧来迎她们进去大殿。

  知客僧分给她们每人三支香,念一声佛,这才退开。

  各人跪下,各自默念所要祈告之事,念完起身,把香递给案前站着的小和尚,看着他插好香,再另拿了签筒,一人求一支签。

  李飞灵默祷一声,用力摇签筒,把一支签摇出筒外,这才拣起瞧了瞧,待见上面写着上上签三个字,一张小俏脸便绽出笑容,轻巧站起来。

  她见李飞凤也执了签站起来,便小声问道:“大姐姐求了什么签?”

  李飞凤得了一支中平签,心下颇有些不安,她求的是姻缘,

  这支签中上,是表示姻缘不容易么?

  她淡淡答李飞灵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呃,好吧!”李飞灵不跟她计较态度,依然笑意盈盈。

  李飞华得了一支中下签,心下也不安,抿着唇不说话。

  罗文茵看她们一眼,领着一道去让老和尚解签。

  老和尚看了李飞凤的签,眯眼问道:“女施主所求何事?”

  李飞凤一下微红了脸,不好意思回答。

  罗文茵见着她的神情,代为回答道:“求姻缘。”

  老和尚点点头说:“若是求姻缘,这个签却不算坏,算是四平八稳。”

  说着吟了签上的诗句,解释一下诗句原意,便喊道:“下一位。”

  李飞华赶紧递上自己的签。

  老和尚一看道:“也是求姻缘么?”

  见李飞华点头,便道:“姑娘,你这是中下签,今年所求,不一定如愿。下一位。”

  李飞华还待再问,却见老和尚已接了李飞灵的签,只好退开。

  老和尚一看李飞灵是上上签,很简洁道:“事事皆顺,好了,下一位。”

  罗文茵:老和尚,你这样解签法,谁不会啊?

  她摇了摇头,到底还是把自己的下下签递给老和尚。

  老和尚一看签上的诗句,一下皱眉了,问道:“求什么?”

  “求家宅。”罗文茵觉着,家宅安宁,则自己能安享晚年,过上想要的退休生活。

  老和尚沉默了一会说:“家宅不宁,一地狗血。”

  罗文茵:不是吧?这里求的签应该不准的吧?算了,当个玩儿而已,不用当真。

  一行四人,除了李飞灵,其它三人不大开心了。

  吴妈妈不须罗文茵吩咐,却是按着惯例,拿了银子交给知客僧,让他在名册上记下某某府某某夫人某日添油灯若干钱。

  添了油灯,知客僧这才领他们去静室中奉茶,等着上斋饭。

  斋饭就是一人一碗红枣粥,一小碟豆腐,一小碟豆苗,一小碟庙里自己腌制的咸菜,另有三碟香油炸过的豆卷。

  众人早起出门,又走了八十一级台阶,接着上香叩头,再喝了茶,肚腹早就饥饿了,见着这样的斋饭,虽觉简陋,吃起来却没停,且觉得别有风味。

  饭毕漱了口,净手毕,李飞凤便拉着两位妹妹,说要在静室中抄经给罗文茵积福。

  折腾了一个大早上,这时刻不过上午九点左

  右,按计划,还会在庙里吃中饭,吃完才回程。

  这中间的时间,不可能跟着小姑娘一起抄经。

  罗文茵朝吴妈妈道:“让丫头们留下服侍姑娘们,你陪我去庙后走一走,散散筋骨。”

  吴妈妈便交代丫头们几句,自己拿好帕子和扇子,陪着罗文茵去庙后。

  这慈云庙的庙后却是一大片山坡,坡上遍植各种花树,当下正是夏初、农历三月末,刚好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坡上一片红,触眼全是

  美景。

  罗文茵站到一株花树下,仰脸看着桃花,感叹道:“怪道说慈云庙求姻缘灵验,原来庙后全是桃花呀!等会走时,折三支桃花回去,保佑三位姑娘早点觅得如意郎君。”

  吴妈妈听得罗文茵的话,一脸怪异,欲语又止。

  罗文茵察觉到吴妈妈偏沉默,便问道:“妈妈怎么了?”

  吴妈妈叹口气道:“老夫人竟忘了当年之事么?”

  “什么事?”罗文茵感觉不妙,自己露了什么破绽出来么?

  吴妈妈幽幽道:“其实忘了也好。”

  罗文茵抚额道:“妈妈,你还是告诉我吧!我最近可能太累了,容易忘记事情。”

  吴妈妈有些鼻酸,老夫人当年才貌双全,家世显赫,本该一世顺遂安康,谁知道会碰见许多不顺心的事,以致之后忧思难消,不得开怀。这几日见老夫人似乎比以前开怀些,正欣喜,没料到老夫人是忘记一些前事了。

  罗文茵见吴妈妈不答应,便紧急召响系统,问道:我露出什么破绽了?

  系统平淡道:“你表现得像是第一次来慈云庙,又像是第一次看到坡后这些桃花,吴妈妈当然要嘀咕了。想当年,你经常到庙里来上香的。”

  罗文茵暗汗,呼,以后不管去那儿,都不能露出第一次去的模样,得装着。

  系统再补充道:“还有,你当年就是和方侍郎在这片山坡相遇的。他折了桃花给你,赞你人比花娇。”

  罗文茵:我去!

  她想像自己脑门上全是汗,不由自主就接过吴妈妈手中的帕子,做了一个擦的动作。

  帕子勾在头上钗环间,她轻轻一扯,没扯下来,怕弄乱了头发,就松了手,想让吴妈妈帮自己拿下来,谁知道一阵风拂过,把帕子拂走了。

  吴妈妈忙要去追帕子,又怕罗文茵单独一人站这儿害怕,便安抚道:“老夫人放心,庙后这儿,等闲人不给进来的,须得常去添香油的贵妇姑娘们,才让她们进来这儿逛逛。”

  罗文茵点头,才要说话,却见坡下走来一个男人,伸手在空中一捞,正好捞着了她的帕子,一抬头,看见了她,一下就呆站在当地了。

  吴妈妈也看见那个男人了,脸色却是大变,举步过去跟他讨帕子。

  那个男人没有把帕子交给吴妈妈,且不顾吴妈妈脸色难看,迈步朝罗文茵走过来,直至两步远,这才站定。

  吴妈妈快步过来,拦在罗文茵跟前,咬牙切齿道:“方侍郎,你当年害我家姑

  娘还害不够,现在还要继续害么?”

  罗文茵:啊啊,原来这个男人就是方侍郎啊!

  她忍不住好奇,在吴妈妈肩后偷瞧方侍郎一眼,当年叫原主神伤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啊?

  这一看,不由念了一声佛,呃,果然很帅一个中年大叔,想必少年时更温润。

  方若成也朝吴妈妈肩后看,幽幽道:“茵儿,你每回一见我,狠啐一口就走,不给我说一句半句解释的话,今天肯听我说两句么?”

  罗文茵听着这等话语,只觉浑身起鸡皮,但又很好奇,他要说什么呢?

  方若成见罗文茵不像之前那样抬步就走,也顾不得吴妈妈在侧了,叹口气道:“当年对你一见倾心,之后回家说服父母退婚,父母一听以断绝父子关系为协,不肯去退婚,章氏那头察觉我态度不对,也寻死觅活的,后来便……”

  吴妈妈愤怒道:“后来你就自己好好成了亲,我们姑娘却病了一场,几乎没了命。”

  罗文茵想起唐夫人所说荷包之处,这会急急拉开吴妈妈,自己面对方若成,问道:“方侍郎,你我既缘尽,你为何还藏着我的荷包?”

  方若成语气苦涩道:“虽无缘,到底不能忘,哪舍得丢弃荷包?”

  演得像痴情男子,可是行动上……。

  罗文茵摇摇头,不想跟他多,直接道:“把那只荷包还我罢!”

  方若成叹道:“前些日子,那只荷包落到我夫人手中了。还得寻机会拿回手,才能拿来还你。”

  罗文茵皱眉道:“你拿回荷包,也不用还我,直接烧掉吧!要不然,也别承认那只荷包的来历,我也只当从来没送过,这样两厢干净。”

  方若成声音低落下去,“你这样急于和我撇清么?”

  罗文茵:“……”要不然呢?

  吴妈妈见两人说个不停,怕被人看到,心下大急,才准备带罗文茵回前面,一抬头,见坡下一行人正朝这边过来,当头一人,可不是方若成的夫人章氏么?

  她瞬间失声道:“方侍郎,你夫人来了!”

  罗文茵朝前面一看,正好对上了打头的女人视线,避无可避了。

  她心下哀叫起来:啊啊,这是被捉个正着么?

  事情要大件了么?

  这会转身就跑会不会造成更大误会?

  天啊,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