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门前是非多 第1章第1章

小说:美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贡茶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章

  “老夫人,老夫人……”

  有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唤。

  罗文茵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俏丽的丫鬟站在床前,心下不由“咯当”一声,她喊我什么?

  老夫人?我没听错吧?

  老夫人到底有多老?

  我是穿来享受退休生活的,可不是穿来当一个七老八十即将等死的老太太。

  罗文茵是一个加班加得快废掉的大龄未婚女白领,每晚加完班,就会在心中祷告说:“天爷天爷,您赶紧让我过上有儿有女有钱有闲的退休生活吧!”

  可能是听腻了她的祷告,这晚她话音一落,脑内就有一个声音说:“天爷答应你了!”

  “啥?”罗文茵四处看,疑心自己幻听。

  脑内的声音嘲笑说:“你不是祷告六年了么?等天爷回应你,你又以为自己神经出现问题了!”

  “啊,你是谁?”罗文茵虽然有点惊恐,但努力保持镇静。

  脑内的声音悠悠说:“我是系统,从六年前,就被你命名为天爷。你可以继续叫我天爷,也可以直呼系统。”

  罗文茵回过神,惊喜喊道:“原来你是系统!那你刚才说答应我,是我以为的那个意思么?”

  “要不然能是什么意思?”系统的声音转为傲慢,“今晚我们系统内正好有一个穿越名额,穿去的身份完全符合你要求,你穿过去就能过上有儿有女有钱有闲的退休生活了。”

  “真的?”罗文茵狂喜,“有这样的好事?”

  系统“嗯”一声说:“你没问题我就帮你开启穿越模式了?”

  “等等,我能多了解一点情况么?”罗文茵在职场上精明能干,碰见这样玄幻的事,虽然喜上心头,还没失去理智。

  系统却是不耐烦说:“时间不多了,来不及多说,你只要说,穿不穿?”

  罗文茵是一个果断的人,一咬牙说:“穿!”

  反正父母不在了,这份工作也干腻了,又没有什么牵挂的人,能穿去过上有儿有女有钱有闲的退休生活,为什么不?

  她话音一落,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等再一睁眼,就有人喊老夫人了。

  似乎是听到罗文茵心内的嘀咕,系统冷笑说:“放心吧,这是古代,老夫人也老不到那儿去,你现在也就三十五岁,站在床边那个丫鬟,是服侍你的一等丫头宝珠。”

  罗文茵闻,这才松口气。

  宝珠见罗文茵睁眼,忙把纱帐抿向两边的挂勾上,一边笑道:“老夫人今儿却是睡迟了,大爷大夫人他们早早来了,在外面候了好一会,一直询问奴婢,深怕老夫人是夜间积食睡不好,早上才起不来,还问要不要请大夫过来?”

  “什么时辰了?”罗文茵一边问,一边翻个身,想再赖一下床。

  都穿越了,又不用上班了,还早起干啥?

  宝珠本来伸手要搀扶罗文茵起床,眼睁睁见她翻身向里,不由一怔,嘴里一边答道:“晨时

  一刻了。”

  罗文茵心里估算一下,嗯,晨时一刻就是早上七点出头。

  她打个呵欠,带着娇嗲鼻音说:“我再睡一会。”

  宝珠:“……”老夫人平时都是卯时一刻就起床的,今儿足足多睡了一个时辰,这还不起,还要睡?

  莫非还在为二爷的事儿生气?

  说起来,昨儿二爷说话口吻确实太忤逆了,也怪不得老夫人心气难平。

  宝珠身为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贤惠丫鬟,又在老夫人跟前说得上话,这会少不得要相劝。

  “老夫人若有气,也该看在大爷大姑娘二姑娘的份上,保重身体为要,可不能这样糟蹋自个儿!”

  罗文茵被宝珠的唠叨声打散了一点睡意,心下怔怔的:我睡个懒觉,就是糟蹋自个儿身体?这从何说起?

  系统的声音适时响起,带点幸灾乐祸,“你先前身体柔弱,听从御医的话,早起要练一遍养生拳,吃一盅补血的药膳,若是起得迟了,就误了打拳的时间,药膳也吃不成了,这么着打乱了养生节奏,可不是在糟蹋身体么?”

  罗文茵睡意全消了:那是说,我以后都要早起,不能赖床?

  系统:“答对了!”

  罗文茵:说好的有儿有女有钱有闲的退休生活呢?连赖个床也不行,像个什么退休生活了?

  系统:“你可以试着赖床,但估计够呛。”

  “哼!”罗文茵闭上眼睛,我就赖床怎么了?

  下一刻,门帘一掀,一群人涌了进来。

  焦急磁性的男声:“母亲!”

  忐忑温柔的女声:“母亲!”

  脆甜带哭音的少女声:“母亲!”

  奶声奶气的童音:“祖母!”

  ……

  罗文茵吓了一大跳。

  什么什么?我不是才三十五岁吗?怎么就当祖母了?

  系统系统你出来,你没有骗我么?

  系统:“我们系统,从不骗人!”

  罗文茵:“……”

  系统:“你年十五成亲,十六生下大儿子李飞白。飞白同学今年十九岁,他三年前娶林修雅为妻,两年前林氏育下一子林宾。你当祖母,已当了两年。”

  罗文茵:天啊!

  这么一个时候,一群人已齐齐跪到床前。

  男声代表众人哀求道:“母亲,千错万错是我们的错,只求母亲保重身体!”

  童音似乎在众人示意下

  也跟着喊道:“祖母,您不要不理宾儿!”

  罗文茵吓得坐起来。

  她这么猛然坐起,一群人又发出惊叫声了。

  “母亲,小心起猛了头晕!”

  罗文茵看向床边,除了一群古装打扮的年轻男女之外,果然还有一个年约两岁的小豆丁。

  小豆丁特别机灵,见罗文茵看向他,马上伸手喊道:“祖母抱抱!”

  罗文茵抵抗不了这么可爱的古装打扮小豆丁,马上

  伸手一捞,想把小豆丁捞上床。

  小豆丁很配合,撅起小屁股想自己使一点力,好教罗文茵省力些。

  跪在床边稍年长的男子也机灵,趁机用手掌在小豆丁屁股下一托,把他托上床。

  罗文茵把小豆丁抱到怀里,脸上透出怜爱来。

  嗨哟,我不光有儿有女,还有孙儿了,人生太幸福!

  系统“咳”一声提醒:“你床边还跪着一群人!”

  罗文茵回过神来,朝床边诸人道:“都起来!”

  “母亲不生气了!”众人纷纷站起,喜笑颜开。

  “我来侍候母亲洗漱!”稍年长的女子小心翼翼上前。

  罗文茵判断了一下,嗯,穿宝蓝色外袍这位年轻俊俏男子,应该是大儿子李飞白,上前要侍候自己的女子,应该是大儿媳林修雅。

  床边另一个一脸孺慕看着自己的少女,估计是自己女儿了。

  不错不错,儿子和女儿看着都极养眼,孙儿也白白胖胖逗人喜欢。

  但是等等,床边另外这几个年轻男女,是亲戚家的孩子还是?

  系统适时回答道:“皆是你儿女!”

  罗文茵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一群人,大人加小孩,足足九人啊!

  除去大儿媳和孙儿,还剩下七人。

  系统你说这七人全是我儿女!

  我才三十五岁啊,这么能生?

  系统:“你想多了,这些人中,有两男两女是你亲生的,另外三个,是妾侍生的。”

  罗文茵回过一口气,妾侍生的,那不干我事。

  系统:“你又错了,在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妾侍只是生育工具,没有什么人权,她们生的儿女,也是你的儿女,也归你教养。”

  罗文茵一听教养两个字,警惕了起来。

  “系统同学,我是来享受退休生活的,可不想包揽什么教养问题!”

  系统:“你不抱揽也行,但是他们变坏了,会影响你养老质量。”

  罗文茵一听,马上安慰自己:行吧,反正这一群这么大了,看着也不是歪瓜,点拨点拨应该会走正路。

  一会儿,乳母来抱走小豆丁,众人服侍罗文茵洗漱。

  等传了药膳,李飞白便推旁边另一个年轻男子,示意他上前。

  年轻男子低着头,捧了药膳坐到床边说:“母亲,昨天是儿子错了,还请母亲不要放在心上。”

  罗文茵有些发愣,这个,也是我亲生的吗?

  系统:“是的,你亲生的二儿子,李飞墨。”

  见着罗文茵沉默,众人以为她气还没消,纷纷责骂起李飞墨。

  李飞白身为长兄,骂得最大声,“飞墨,你明明知道母亲最厌方家的人,为何要去招惹方家姑娘呢?那方家姑娘性子又泼辣,真娶了她,还不鸡飞狗跳,家宅不宁?母亲是为你好,你别不知好歹。”

  罗文茵:等等,所以,我昨天是棒打鸳鸯当了恶人,今早还矫情睡着不起床装生气?

  孝顺儿孙们明明受了委屈,还要来给我赔罪?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当家长果然爽!

  她才闪过念头,却见李飞墨已是转过头,一本正经反驳李飞白说:“兄长错了,方姑娘一点也不泼辣,最是讲理了,是你们偏见而已。”

  “呵,还要为她说话,看来是还没死心呢!”李飞白微怒,只是在罗文茵跟前,到底还不好十分耍兄长的脾气,只冷冷笑一声。

  旁边两个少女跟着附和李飞白的话,“二哥你是被方姑娘拿东西糊了心罢?她也值得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气母亲和兄长?”

  罗文茵:系统同学,我这一穿来,就要解决家庭纷争么?

  系统:“你可以不解决,但是养老质量么……”

  罗文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