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语集:织梦书 第十二节 认错

小说:恋语集:织梦书 作者:宁馨儿1919 更新时间:2020-07-04 12:4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两人对峙之时,夹在当中的卢悠悠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感觉到李祈和杜清涟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十分古怪,回想起先前自己居然会把李祈当成猫妖的情形,不禁心里有点发虚,急忙出劝阻。

  “师父,或许这只是个误会……”

  杜清涟瞥了她一眼,“不必替他说话。敢在我百草谷中做出这等无耻之事的,根本不配我出手相救。”

  “你当我稀罕你救?”李祈冷笑一声,“枉你号称神医,却连药里有鬼都分不出来,我若真留下让你治病,还不知是生是死。”

  杜清涟:“不稀罕就走,不送!”

  李祈:“走就走,你跟我一起走!”

  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拖走的卢悠悠顿时傻了眼,“为什么?”

  李祈白了她一眼,“因为你是我的人,当初是你说我救了你,无以为报,自然要以身相报。我要走,你当然不能留下!”

  “不行!”杜清涟快步追了出来,抓住了卢悠悠的另一只手,“她已经拜我为师,就是我的人,岂能跟你走?”

  “想跟我抢人?”李祈一挑眉,“也好,三绝之一的绝剑术,我也好久没见识过了,接招——”

  话音未落,他已反手拔出腰间长剑,一剑朝杜清涟刺去。

  他的剑势碎块,杜清涟的反应更快。他一把甩开卢悠悠,将她丢到了一旁,接着一个后仰避过这一剑,翻身跃起之时,单手抹过腰间,倏地从腰带中弹出一柄寒光四射的软剑,转眼他便迎着李祈的剑势而上,回手间剑尖颤抖,连刺十二点,留下的虚影如同梅花绽放,丝毫不见势弱。

  李祈喝了声彩,愈发来了精神,挥剑而上,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脆响,连看都看不清的剑气竟被他一口气尽数接下,又趁势还击,战作一团。

  被扔到一边地上的卢悠悠瘫在那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以她的眼力只能看得出这两人都不是玩虚的花架子,一刚一柔,剑光如雪,剑气如虹,由慢到快,快得她几乎分不清两人的身影,只能看到雪练般的剑光晃得她睁不开眼,周围的花树被剑气激荡,纷纷扬扬地落下无数花瓣落叶,却又在转瞬间被剑气绞得粉碎。

  “吱吱,好可怕的人类!”小银狐不知何时跑了出来,蹿进卢悠悠的怀里,好奇地问:“那蘑菇不是致幻的吗?怎么他吃了不像那个男人一样瘫倒,反而跟人打的这么厉害?”

  “蘑菇?”卢悠悠浑身一僵,几乎听到自己脖子嘎吱嘎吱作响地转向小银狐,“是你——在药里放了迷幻菇?”

  小银狐点点头,“是啊,你为了给那人熬药都不陪我玩,我让他做个好梦,别缠着你不好吗?”

  “很好!”卢悠悠气得牙痒痒,“原来罪魁祸首是你——是你害得我在李公子面前出丑,害得他与师父反目,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啊?!”小银狐一个激灵,看看院中正打的火热的两人,再看看黑着脸的卢悠悠,干脆利索地在她膝头一躺,瘫倒在她腿上,“我死了——”

  “你!好你个小白——害死我了——”

  卢悠悠气得半死,正要动手收拾它一番,却听场中一声闷哼,抬头望去,却是李祈忽地喷出口血来,身形一晃,剑气散去,杜清涟也收剑还鞘,冷冷地站在那儿看着他。

  “再打下去,不用我出手,你也死定了。”

  李祈冷笑一声,硬撑着剑指向他,“我就算死,也能拖着你一起——”

  “住手!别打了!”卢悠悠见状一咬牙,干脆地冲进两人当中,抬起头对着剑尖,闭着眼心一横,噼里啪啦如倒豆子一般说道:“你们别打了!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熬药时不小心把山上捡到的迷幻菇放了进去。李公子误以为我要害他,才会让我尝药,是我……是我自食其果吃了药对李公子无礼,对不起。师父,你快救救他吧!”

  “真的?”杜清涟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卢悠悠用力点头,就差赌咒发誓了。

  “师父若是不信,可以去厨房看看药罐里的药渣,里面的迷幻菇应该还在。”

  “清漪,拿药罐来。”杜清涟并未走开,只是冲早就在一旁看着的杜清漪招了招手。

  杜清漪闻立刻跑去厨房,用几块布巾垫着手,小心翼翼地将药罐端到了他的面前。

  杜清涟闻了闻药味,皱起了眉,将里面的药渣倒出来一翻,果然有迷幻菇在其中,不禁气结,狠狠地瞪了卢悠悠一眼,“熬个药也能走神出错,要你何用!”

  这次卢悠悠老老实实地认错,“师父,是我不对,怨不得李公子,你要打要罚,就罚我吧,李公子伤势未愈,还要好生治疗……”

  “不必!”李祈却冷哼一声,“我用不着你替我求情,这天下之大,神医又并非他一人!你跟我走,我带你去另觅良师,不必在此受他的气!”

  “想走?没那么容易!”杜清涟心知自己误会了他,却又拉不下脸来,冷冷地说道:“我虽说了不给你医治,但你送上门来,正好让我徒弟练手……”

  “徒弟?”卢悠悠一怔,“师父,你还有别的徒弟?”

  杜清涟轻咳了一声,白了她一眼:“你一个就足够让为师烦的,还想要几个?”

  “那……”卢悠悠没想到天上突然掉个馅饼下来砸到了自己,喜出望外之余,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您的意思是,让我替您医治李公子?”

  “有何不可?”杜清涟望着李祈冷笑,“他不肯让我治,我也不想给他治,这百草谷中又容不得死人,你不出手,难道等着替他收尸?”

  李祈松了口气,嗤笑一声,“那也未必,说不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的徒弟,很快就比你还厉害了。”

  杜清涟:“就她?”

  卢悠悠挺起胸来,“师父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好好学医,早日替您治好李公子,绝不辱没了您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