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语集:织梦书 第十一节 幻觉

小说:恋语集:织梦书 作者:宁馨儿1919 更新时间:2020-07-03 13:21: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真·吊打了小银狐一番之后,卢悠悠又重新点香熬药,这次一点儿也不敢走神,一板一眼地按照杜清漪说的步骤放药煎药,小心翼翼地看着火,总算守到了三碗水熬成一碗水的时候,整个人也蹲得腰酸背痛腿抽筋,起身拿药碗盛药时,然没注意到被吊了半天的小银狐小爪子动了动,挑起一株落在药篓里的蘑菇丢进了药罐里,转眼就沉了下去,不见踪影。

  看着卢悠悠倒出药汁,端了出去,小银狐耸耸鼻尖,“主人居然为你罚我,让你也尝尝我的厉害!”

  卢悠悠端着汤药走到李祈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听他应声方才推门而入。

  “今天是我亲手熬的药,你来尝尝跟清漪熬的可有不同?”

  “你熬的?”李祈略有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清涟让你做的?”

  卢悠悠得意地点头,“那当然,我已经背会而来百草图,连清漪用的药都是我采的,熬点药算什么。”

  李祈接过药碗,刚要入口,忽地闻到药香中混着一股异香,与平日的味道似有不同,心中一动,抬头望向卢悠悠,“这药你可尝过?”

  “还用尝吗?”卢悠悠一怔,“这是药又不是什么吃食,你又不是皇帝,还要人尝药……”

  “尝不尝?”李祈见她如此推托,眼神愈发暗了下去,声音也冷冽了几分,几乎将药碗怼到了她的面前,“喝!”

  “什么意思?嫌我熬的不好?!”卢悠悠顿时大怒,觉得自己一番辛苦简直要喂了狗,“喝就喝,你不喝拉倒,反正受伤难受的人是你又不是我……唔,好苦……”

  她被那苦涩的药汁一激,险些吐出来,李祈急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看着她咽了下去,才肯松手,不料刚一松手,卢悠悠就在他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后一把把他推开。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要我替你尝药!呃……我告诉你……你……”

  卢悠悠火冒三丈地指着李祈,正要大骂他一通,忽然眼睛一花,似乎看到一对毛绒绒的耳朵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原本总是端着一副高贵冷傲架子的人突然变了个模样,顺滑的长发中一对毛绒绒的猫耳,一双眼似乎也隐隐发绿,犹如波斯猫一般傲娇的模样,放在人身上是气死人不偿命,可变成猫就激萌得让人从手痒痒到心底。

  “你……你居然不是人?”

  “胡说什么。”李祈一皱眉,见她从暴跳如雷到两眼放光垂涎三尺的转变,愈发怀疑那药有问题,“你在药里放了什么?”

  “什么?”卢悠悠甩甩头,眼睛盯着他的猫耳就挪不动脚了,忍无可忍地伸手想要去抓一把,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扑进他怀中,仍不忘伸手去摸那对“猫耳”。

  可在李祈眼中,却是她故意投怀送抱,还动手动脚,顿时就恼了几分,将药碗摔在地上,伸手想要将她推开,“大胆!竟敢用药来勾引我……”

  话还没说完,卢悠悠已经抱住他的手臂,不但没被推开,反而一只手在他腋下挠了两把,另一只手则直接从他的下巴摸到而耳朵,一边揉捏着一边还喃喃自语般说道:“想不到这里不光有会说话的狐狸,还有会变人的猫。咪咪乖啊,让我摸摸,回头给你做好吃的小鱼干……”

  李祈有生以来,身边围绕的各色女子数不胜数,却从未见过如此大胆无礼之人,可偏偏再他要动怒动手之时,她的小手就如同有魔力一般,戳中了他的要穴,让他浑身僵硬无比,动都动不了一下,偏偏她的手指过处,点火般引起他体内的火苗,流窜过四肢百骸,让他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恨不得立刻将这个惹事的家伙按倒狠狠教训一番。

  可她偏偏像是逗弄宠物一般,撩过他的耳尖,又揉了揉他的头顶,松开了抱着他的手臂,却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嘻嘻哈哈地蹂躏着他的头发。

  “我叫你小七好不好?神犬小七……你的毛好顺滑哦……”

  “小七……毛……”

  李祈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黑,终于忍无可忍地低吼了一声,一把抄起旁边桌上的水壶,将里面的一壶冷水都浇到了卢悠悠的头上。

  “睁开你的狗眼仔细看看,我是谁?!”

  卢悠悠一个激灵,懵懵懂懂地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被李祈“拎”在手中,自己的一只手还扯着他的头发不放,而他的头上,哪里有什么萌系猫耳,只有一对几乎发红的耳尖,还有冒起三丈高几乎肉眼可见的黑云……

  “我是谁?怎么回事?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见她转眼就缩回手,推得干干净净的装傻,李祈咬牙切齿地说道:“装!你再给我装啊,药是你熬的,也是你拿来的,里面有问题,你还想怎么装?!”

  “我不是我没有!”卢悠悠急忙申辩,“师父开的方子,从药房拿的药,我只熬药绝对没多加一点东西,我哪里知道会有问题。真不是我啊!”

  “不是你又会是谁?”李祈冷笑一声,“这药除了迷人心智之外别无它用,本以为你可怜才让你留下,没想到竟敢把主意打到本……我身上,真是好大的胆子……”

  “我没有——”卢悠悠尖叫一声,猛地一挣,身上的衣裙刺啦一声被他扯开,李祈没想到她不肯承认还这么大的反应,一时措手不及,急忙闭上眼睛,伸手一拉,将她拉进怀中,摸索着将她的衣裙草草合拢。

  “住手!”

  听到这边摔碗的动静赶来的杜清涟,正好看到李祈对卢悠悠“动手”的模样,立刻冲了进来,将卢悠悠从他怀中拉了出去。

  “师父救我!”卢悠悠头一次觉得杜清涟也可以成为自己的救星,立刻毫不犹豫地躲到了他的身后,“他的药出了问题,诬赖到我头上,还想欺负我!”

  李祈不禁气结,“分明是你在其中放了迷药,试图引诱于我,还说我诬赖你?”

  杜清涟冷冷地看着李祈,“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关系,现在身处百草谷,就要遵守我这里的规矩。更何况,她是你让我收下的弟子,一日入门,终身为师,不再是你想胡来就能胡来的地方。”

  李祈怒视着他,“你!——竟然为了女子,如此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