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语集:织梦书 第十节 熬药

小说:恋语集:织梦书 作者:宁馨儿1919 更新时间:2020-07-02 13:30: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卢悠悠小心翼翼地端着药碗走进杜清漪的房间,见她半靠在榻上,手里还拿着幅绣花的绷架在做活,不禁有些同情她。

  “师父不是让你好生休息吗?怎么还做活?当心累着。”

  “多谢。”

  杜清漪抬头看见是她,放下了绣架,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全然不在意那苦涩的味道。

  “这点活算不得什么,累不着的。更何况,昨日睡得多了,今天也不困。”

  “你还真是闲不住的性子。”卢悠悠随手拿起她的绣架,微微有些意外,“你这绣的是山水啊,倒是少见,绣的真好看!”这种尺寸的绣帕女子绣来大多自用,多是花卉或鸳鸯,若是送予男子的,多为梅兰竹菊四君子,很少有这种写意山水,虽寥寥数笔,亦能看出奇峰曲水,相映成景。

  杜清漪低下头,面上微微泛起些许红晕,“我从小做惯了的,算不得什么。”

  卢悠悠闻不禁有些好奇,“师父被人称作神医,应该也不会缺钱缺人啊,怎么还让你做这么多事,如此辛苦……”

  “不是兄长让我做的,你别误会。”杜清漪闻连忙解释,“兄长早年并非在族中长大,我们也并非一母同胞。我娘本是夫人身边婢女,生下我后便已过世。若非前年兄长回乡扫墓,尚不知有我这个连族谱都未上过的庶妹。”

  “原来你也是庶女出身啊,没什么,我也是。”卢悠悠倒是全然不在乎出身,“要不是我跑的快,差点就被我嫡母和妹妹姐姐绑去嫁给一个死人陪葬。”

  杜清漪吓了一跳,同情地看着她,“我家夫人倒是无视于我,顶多就是府中的兄姐有时欺负我,还好有兄长……”

  “是啊,你比我强多了,好歹有个厉害的哥哥救你出火坑。”卢悠悠叹了口气,向往地出神,“我要是像你一样,有个名扬天下的神医哥哥,那比当公主都神气呢!”

  杜清漪听得忍俊不住,两人你一我一语的,越说越是投机,相似的出身和遭遇,截然不同的性格,反倒让她们更为投契。尤其是杜清漪,说起昔日被欺凌的事来,听卢悠悠吐槽那些兄姐,出些古灵精怪的主意,换做是她,会如何如何对付那些人,说得兴起时,仿佛连自己都能代入其中,回到过去,一一将昔日的屈辱回敬过去,开怀之余,那些积压在心底的怨恨和苦楚,不知不觉间便如冰雪遇到阳光,消散得无影无踪。

  在门外听到这一切的杜清涟,素来清冷无波的面容上,也难得出现了一抹温和之色。

  李祈见状,也忍不住打趣,“想不到,冷面冷心的三绝神医,对一个庶妹都如此上心啊!”

  杜清涟面色一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哪里敢跟你比,你为个路上捡来出身不明的女子不惜身体,冒雨寻人……”

  “咳咳,”李祈急忙掩口低咳,拉着他就走,“我又不舒服了,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杜清涟哼了一声,“裂开也是自找,活该!”

  “今日开始,李公子的药,就由你负责。这是药方,去吧!”杜清涟依旧是一幅冷冷淡淡的模样,可卢悠悠从他手中接过药方时,分明感觉到了与昔日的不同。

  似乎……没有再驳回她师父的称呼。

  “遵命,师父!”于是她这次答应的也格外响亮,不就是熬药吗,谁还不会么!

  等到了药房,看着那整面墙的百子柜,听杜清漪一边抓药一边给她讲述熬药的注意事项,卢悠悠才发现自己又跳进了一个大坑里,熬药,压根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药材得先泡两炷香的时间,然后再用水煎半个时辰,头一炷香的时间大火,后面得小火,三碗水煎成一碗水就差不多了。还有,你得注意,附子得先煎,可以减轻毒性。这包里面的几味药得在最后一炷香的时间再放,放早了药性就容易散了……”

  卢悠悠听得头大如斗,简直想抱头痛哭,“一炷香……清漪你能不能说清楚,这一炷香到底是多长时间啊!”

  “一炷香……差不多……应该……”杜清漪眨眨眼,不解她为何如此痛苦,但说到时间长短,她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小半个时辰吧?”

  卢悠悠从扶额到抹脸,知道这是跨越时代和技术的鸿沟,完全没法沟通,“算了,你给我几炷香,我点香看着时间吧!”

  “也好。”杜清漪安慰道:“一开始或许会辛苦点,多熬几次药,就能掌握时间和火候了。”

  “好吧,熟能生巧,我明白。”卢悠悠能怎么办,自己答应的事,挖个坑也得自己跳进去填土,老老实实地从头练起,别无选择。

  杜清漪同情地看着她,“姐姐真是用心,这位李公子身子不好,每年都要到谷里来调养一阵子,兄长与他是旧识,口上虽时有争执,用药却极为精心。为难姐姐了。”

  “没事,不就是熬个药吗,想要学医还能怕熬药?”卢悠悠一想通,也不在乎这点麻烦,手一挥,扫去烦恼,拎起药包就去厨房开始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熬药。

  这次不用小银狐帮忙,药炉的火也能自己点着,只是看着那一炷香半天也不到头,一双眼都快瞪成了斗鸡眼,手里的扇子从一开始风风火火到后来有气无力,才知道这小药童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噗——”

  香头上的火星被人用力一吹,忽然蹿起火花,蹭蹭蹭地一大截下去,这半天没动弹的一炷香转眼就到底,卢悠悠的瞌睡劲顿时全消,两眼冒火地看着呼哧哧吹光了这柱香的小银狐,从牙缝里一字一顿地蹦出问话:“你、在、干、什、么?!”

  “我在帮主人干活啊!”小银狐得意地说:“你不是一直问这柱香什么时候烧完吗?我一吹就烧得快了,怎样,我厉害吧?”

  “厉害,你真是太厉害了!”卢悠悠气得抄起扇子就朝它头上敲过去,“你简直要害死我了,还得点香重来一遍!”

  “啊!”

  “吱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