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语集:织梦书 第四节 狼面

小说:恋语集:织梦书 作者:宁馨儿1919 更新时间:2020-06-30 16:14: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休……休想走!”

  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入卢悠悠的耳中,卢悠悠一抬头,看到那个带着狼面具的男子竟不知何时扒在了马车的后辕上,差一点点就爬上车厢了,只不过因为刚才马车突然加速才被甩飞出去,现在只有一只手抓着车辕,另一只手拿着根鞭子,双目赤红如喷火一般,一看到她,就一鞭子朝她抽了过来。

  “啊!——”

  卢悠悠尖叫了一声,不但没有后退躲避,反而向前一扑,扑到了马车的后辕处,那鞭子抽过去扫过车内的几案和车厢,哗啦啦地散落了一地的木屑,仍是有一小部分抽在卢悠悠的后背上,疼得她一个激灵,眼看着狼面男子就要爬上马车,赶紧用力掰他的手指,想将他推下马车。

  狼面男子冷哼一声,鄙夷地白了她一眼:“就你这点儿力气还想推我……啊?!”

  卢悠悠也发现自己这点力气对于他来说就是蚍蜉撼大树,不但没把他推下去,反而眼看着他收起鞭子就要上另一只手爬上马车,顿时急了眼,一张口就朝他的手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狼面男子一怔,完全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尖牙利齿带来的痛觉,还没有那柔软温热的舌尖带来的触感给他的刺激更大,他见过的中原女子不是矜持高傲,就是矫揉造作,哪里有这般大胆的敢咬人的……这简直比塞外的女子还要像只小狼崽子。

  这一怔神之间,他的手一哆嗦,下意识就松了松,这一松手,整个人就一个后仰摔了出去,直到砰地一声摔落在地上,他还保持着伸直手臂的僵硬姿态,看着马车越来越远,而卢悠悠趴在车尾处朝他得意地做了鬼脸。

  她的唇角,甚至还带着一丝血迹,染得樱唇殷红,灿若春花。

  狼面男子索性就躺在了地上,抬起手来,将手腕上那一圈带血的牙印送到嘴里,也跟着吮了一口,唇角露出一抹笑容来,似乎这血的滋味,比最烈的酒还要醉人。

  卢悠悠见那狼面人终于摔下马车不追了,刚松了口气,就忍不住咝咝呼痛,摸了摸自己的牙,又酸又痛的,似乎都流血了,真不知是咬出了他的血,还是自己被那坚硬得犹如石头般的手臂给硌得牙出血了。

  小银狐忽地从她怀里钻出来,一脸敬佩地看着她,“主人你还真够厉害的,连狼王都敢咬啊!”

  “狼王?”卢悠悠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人的模样,“不就戴了个狼头面具吗?也能叫狼王?难不成……”卢悠悠瞪大了眼睛,“他跟你一样?也是妖怪?”

  “你才是妖怪!”小银狐跳了起来,毛茸茸的大尾巴啪的扫过卢悠悠的面颊,恼怒地叫道:“那臭烘烘的狼王能跟本大仙比吗?哎呀……”

  卢悠悠抓住它的尾巴将它倒拎起来,戳了戳它气鼓鼓的面颊,“怎么说话呢?我可是你的主人,滴血认主过的,忘了吗?”

  小银狐被戳得吱吱叫了两声,前爪拱起作揖求饶,“主人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吱!小心!”

  卢悠悠还没来得及教训它,马车忽地一震,整辆车如同喝醉了酒一样歪歪扭扭地跑起了蛇形走位,晃得她差点就滚出车厢,还好小银狐机灵地抱住车辕,将半边身子都甩出马车的卢悠悠又拉了回来,骨碌碌地滚进了车厢里,好巧不巧地再一次撞在那个受伤的男子身上。

  那人闷哼了一声,卢悠悠却顾不得去看他的死活,而是手脚并用地朝着车头方向爬去,一把掀开了前面的车帘,刚想骂那车夫一顿,可一掀开车帘就傻眼了,前面哪有什么车夫,早不知是跑了还是受伤摔下去了,眼下车夫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倒是驾车的两匹马屁股上插着几支箭,疼得马儿嘶嘶哀鸣,眼看就要不行了。

  而前方已看不清道路,只能感觉到一路上行,穿过山林,地面坎坷不平,使得整辆马车都快要被颠簸得散架了,就连车厢四壁都被树枝抽打得出不少裂缝。

  小银狐更是吓得吱吱大叫起来,“快!快停车,前面没路了啊……”

  卢悠悠大吃一惊,她可没有小银狐的视力好,大晚上还能看清楚这山林中有没有路,却也知道在这会儿马惊路没,会有怎样的后果。

  回头看了眼依然昏迷不醒的男子,卢悠悠一咬牙,忍着痛爬到马车前的位置上,伸手扯住缰绳,用力往回拉,想要拉住那两匹惊马。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以她的力气,别说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两匹马没受伤在官道上跑着,她也未必能拉得住,更何况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惊马被卢悠悠一拉缰绳,咬口勒紧,本就被箭矢射伤受惊,如此一来更是慌不择路,长嘶一声,人立而起,竟将整个马车也掀翻过去。

  “小心!”

  卢悠悠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吩咐小银狐施展法术,就听到身后传来个低沉的男子声音,继而一只手臂横过腰间,将她拦腰一抱,在马车翻倒之际,抱着她一骨碌滚了出去……

  一阵天旋地转,卢悠悠感觉自己犹如坐上过山车一般,比小银狐的浮空术还要来得刺激,周围的草木、夜空、山林……在翻转颠倒的视线里如万花筒般旋转变化,唯有那只紧扣在腰间的手牢牢地搂着她,忽然之间身下一空,卢悠悠整个人向下一坠,那揽住腰间的手没能抓住她,眼看她就要掉下去时,猛地一抓,总算抓住了她的手腕。

  卢悠悠这才发现两人这一路从山坡滚落,下面竟有一座断崖,幸好那男子的一只手及时抓住了山崖上的松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两人就这样挂在山崖间,头顶无涯星空,冷月残照,脚下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有多深,更不知下面是什么地方。

  “放开我吧,你自己上去!”卢悠悠忍着疼,冲着那男子说,她自己明白若是摔死任务就失败,可重来一回,也总好过连累一个无辜路人。

  男子却低哼一声,垂首望着她,一滴血顺着他的下颌滴落下来,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在卢悠悠的眉心,卢悠悠一个激灵,尽管看不清他背光的脸上是何表情,却能从那双幽黑深邃的眸中,看到一抹笑意。

  哪怕知道这是梦空间,卢悠悠也被这深深的一眼看得浑身发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石子轻轻落入心湖,倏忽不见,却震起一圈圈涟漪,久久不散。

  “别怕!”他忽地张口说了一句,手一松,用力一拽,拉着卢悠悠一起跳了下去,卢悠悠吓得魂飞魄散,在心里冲着小银狐喊了不知多少声“浮空浮空快快快施法”,却在转眼间,已脚踏实地,落在地上。

  她还没站稳,身边那男子却已然力竭,倒在了地上,卢悠悠一惊,急忙跪坐在他身边,手忙脚乱地检查他身上的伤口。

  “你怎么样了?让我看看你的伤……”

  “咳……我没事……”

  那男子咳了一声,吐出口血来,月光洒在他脸上,愈发显得苍白憔悴,本是丰神俊逸的容貌,也变得脆弱如瓷如玉,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碎裂消失。

  “都吐血了还说没事!”卢悠悠不禁有些生气,“你都这样了,还怕我对你怎么着吗?我要是坏人想杀你,丢下你不管就行了,何必多事?”

  男子看了她一眼,苦笑一下,“姑娘大可将我丢下,不必多事。”

  “你!——”卢悠悠气得一咬牙,站起身来,“走就走,谁爱管你是死是活,哼!”

  说着,她气哼哼地转身就走,刚走出没多远,忽地抬头,望着两人滚落下来的山崖上方,面色一变。

  “居然还有人追来……”